Vol De Nuit

暂时停更 有事私信


就像晨曦之于夜晚,就像风之于山顶。
有些人有些事,只是存在,就能安慰所有的辛苦与等待。


Only for
🐯&🐰

互相折磨到白头Part. Ⅰ

      deftxmeiko ❤❤❤

     

      请勿上升真人x3【听说重要的事要说三遍】

     

      基地那里瞎憋的 与现实有出入别在意030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被旅馆旁边新干线的轰隆轰隆声吵醒。田野不耐烦地翻个身,用手捂住耳朵,微弱的光线顺着窗帘间的缝隙撒进来,在他柔软的黑色头发上描摹出好看的轮廓。新干线开走以后,四周又是一片寂静。他眯着眼睛摸到昨天放在桌上充电的手机,点亮屏幕,屏保依旧是被自己拉着合照的一脸不耐烦的他,眼睛瞟了瞟左上角赫然的"6:30",田野打了个哈欠,纠结了一会儿,还是选择继续睡觉。

        世界上最幸福的事不就是睡了一半突然醒过来结果发现时间还早吗!田野重新闭上眼睛,啊…不对,世界上最幸福的事,应该…应该还不止是这个。

       在他想七想八着又快要进入梦乡的时候,桌上的手机突然开始嗡嗡地震动着,每一下规律的声音都在鼓噪着田野的耳膜。

         田野心里默默骂了一千遍这个打电话来的丑B,又翻了个身回到2分钟之前的那个姿势,拿起来手机,看都没看直接按了接听。

       那边竟然没有人说话,只有电流微弱的滋滋声,还有遥远的不知道在说着什么的人声。田野越等越皱起来眉头,草,就算我的卡是全球通的,这么打也是很伤的好吗大哥。到底是哪个傻嗨,真是烦死了。他刚准备拿起来手机看看是谁,听筒里却像有感应似的突然传出来一个声音。

       

        "Good morning meiko."

        田野瞬间清醒过来,像有一盆水从头浇到脚,脊梁骨一阵阵发凉,脑袋里一片空白。为什么给我打电话?他要找我说什么?他竟然在现在给我打电话,他在干什么?最近还好吗?过得开心吗?突然关了FB是为什么?他难道是来向我道歉的吗?不对,他没做错什么为什么要道歉…

        一瞬间田野的脑袋里又塞满了东西,像宇宙里行星爆炸,一切被收缩挤压的消失不见后猛然地全部炸开。他觉得现在头昏脑涨,说什么都会咬到舌头,于是坐起身来,握着手机的手用力到泛白。          他谨慎又小心地思考着回应,发现平常如此贫嘴的自己在这一刻是这样的词穷,然后他说了一句感觉完全没经过大脑的话:

         "who are you?"

         说完就想打自己嘴巴子,田野,你怎么这么蠢,蠢的自己恶心自己。

         那个人似乎没想到他的这个回应,停顿了一下,说:"I am your AD."

         田野努力让自己慢慢冷静下来,他穿好拖鞋,走到窗边,一边走一边强作无事的样子:"What's up?"他一把拉开窗帘,看着窗户外有些距离的新干线轨道。

       那人好像有点疲惫,声音低低的:"how are you recently?"田野盯着远远开过来的新干线列车,这通毫无重点毫无营养还要花很多很多钱的电话,却让他永远不想结束。

        "I'm fine..and can you.."田野话说了一半,却突然被听筒传来的难得的大声打断:"Meiko!!!I want.."声音的主人很少这么激动又大声地说什么,除非在打比赛的时候。田野吓了一跳,却感受到一只耳朵里是说话声,而另一只耳朵里充满了新干线开过轨道发出的轰隆声。他手忙脚乱地将窗户关上,把噪音隔绝,但才意识到其实自己他说的什么都没听到。

        听筒里是他依旧高昂的最后一个尾音"…please!!"  

        "I am sorry..I can't hear clearly just now.."田野不自觉地把声音放低,他感觉这几秒里,他错过了非常非常重要的东西,那是可以让他后悔一辈子的东西。他看了看外面,决定今天就换个酒店,贵点没关系,旁边没有新干线就行。他还在想着别的,却没注意听筒里长久的沉默。

        "田野。"字正腔圆,发音准确,像练习过很多次。

        "啊?啊!" 田野一愣,完全没想到他会这样叫自己,什么时候学的?一直都只会叫meiko meiko来着。

        田野马上笑着回应"김혁규。"一样的标准好听,嗯,这个真的偷偷练了挺久。

        听筒那边传来轻轻的笑声,田野愣愣地听着,他感觉第二辆新干线就要开过来了,看了看紧闭的窗户,似乎还是有点不保险,于是往里走了很多很多,缩在角落里,把另一只耳朵捂着,盯着天花板。好的,可以继续了。田野心里想着。他们却像在打哑谜,没有人先开口说话,暧昧的气氛在沉默中蕴育得越来越浓。

        像是等待了一个世纪那么长,等的感觉快要捏不住手机,等的脑海里再没有别的声音,等的他闭上眼就想见到他。突然一个声音像从一个遥远的地方传来隐约的唱诵,像久别重逢的一声叹息,让田野从他自己的梦中瞬间惊醒:

       "Stay with me,my support. You said you will protect me."

       他的声音还是这么好听,好想见他,现在就想,再也骗不了自己了。就算他这么讨厌,在那么多人面前在自己和imp之间选择imp。但是自己就是这么软弱,生气了一下,被这么说了一句好话,就忍不住原谅他了。

       电话里嘟嘟的声音传入耳朵,田野看着手机屏幕上的=金赫奎=,突然感觉心里被什么填满了。  


        四天后才回国,直飞的机票实在太难订了。田野拖着箱子,走到基地门口,休假明明还有两天,所以自己到底是为什么要回来。金赫奎现在还在韩国吧,突然打个电话把我忽悠回来,我还就真的傻了吧唧被他牵着鼻子走了!怎么身体总是先脑子一步行动呢?再这样真的要被他牵走了的…田野泄气地推开基地门,唉,看来只有跟nice玩了。

        因为每次休假不是所有人都回家,所以煮饭阿姨还在这里打扫。田野依然笑着跟她打了招呼,去自己的房间放好了行李然后走向了练习室。本来想去金赫奎的休息室偷窥一下的,但是想想真的是太变态了,田野还是做罢。

        他走到自己的电脑前,按下开关,突然门外传来nice的叫声,他笑着回头刚想让nice过来,却看到了站在练习室门口的那个自己想了很久的人,他也在看着自己,脸上却看不出情绪。

        田野的笑容一下子僵住,有些手足无措地站起身来,膝盖撞在桌腿上一阵生疼,却又只有强忍着:"why are you here?"

         金赫奎挑挑眉毛,眼睛扫了扫田野因为疼而有些颤抖的腿,没选择接话,直接走过来把手中多的牛奶放在他面前,喝了一口自己的,很自然地抬了抬下巴,"Play with me."似乎是问句又像命令的语气,然后径直坐了下来。  



【玛德 妹驼妹真的太难写了

其实写到现在我还是比较偏向驼妹的……希望各位可以提出宝贵的建议QAQ

想剧情真的好痛苦 太容易卡了

人物崩坏什么的。。不要太在意细节。。

第一次尝试写这种 感觉还蛮有意思哒!!

欢迎各位来勾搭我233333 叫我关关就好030

根本不高冷哦】


评论(18)
热度(55)
© Vol De Nu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