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 De Nuit

暂时停更 有事私信


就像晨曦之于夜晚,就像风之于山顶。
有些人有些事,只是存在,就能安慰所有的辛苦与等待。


Only for
🐯&🐰

互相折磨到白头Part.Ⅱ

       deftxmeiko❤❤❤

         

        请勿上升真人x3【听说重要的事要说三遍】


        


         基地冷气很足,田野却感觉自己在出汗,他推了推眼镜,膝盖绝对撞破了,真的太疼了。但是他什么都不敢说,整个人绷的像块钢板,僵硬地接受来自金赫奎的游戏邀请,排队时僵硬地浏览网页,然后僵硬地选择英雄。

         金赫奎是1楼,一进去就帮他抢了位置,并且在ban完之后直接秒选了滑板鞋。田野看着这个高冷的【sorrymybad】,好像王一样指点江山,自己还什么都没说,他却好像很笃定自己会喜欢这一切。

        田野微微抿起嘴巴,要怎么才能让他手边这个自我感觉良好的草泥马感受到来自他田野的愤怒?

         轮到他选择英雄时,田野特意瞥了金赫奎一眼,但却看到他面无表情地盯着电脑屏幕,没有像平常一样靠过来指指点点跟他一起开发新套路。田野默默转过头,鼠标在他的英雄上滑来滑去,金赫奎却一言不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田野心里对这只羊驼更加不满了。把我忽悠回来,什么都不跟我说,把我拉一起打游戏,脸却比吃了屎还臭。应该是我摆脸色给你看吧,你跟我装什么高冷。田野越想越气,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委屈了。在最后的5s中愤怒地选了凯南上单。

        游戏里队友打了一排【???】然后果然有人问【top or sup?】田野开始习惯性地咬起了手指甲,他发现,刚才一瞬间大脑充血的后果就是现在他虚的不得了。怎么办,怕真的和金赫奎闹别扭,感觉是自己想多了,可能他根本没别的意思,只是今天突然不想讲话吧…

        手边却突然传来他的声音:“No top.”

        田野身体马上先他大脑一步做出行动,他很迅速地在对话框里打出来“sup.”

        MD,又输给他了。

        田野心里问候一千遍他家人,趁着进游戏正在加载画面,于是低头卷起裤子想看看膝盖。卷了一半,听到他略带惊喜的声音“oh,imp!”

        田野一惊,猛地抬头,看了看电脑,啊…imp在对面。最近怎么这么衰啊,日子也太难过了吧,真是快烦死了。

        金赫奎似乎被突然抬起头的田野吓了一跳,瞪圆了眼睛瞪着他。田野赶紧清了清嗓子,正襟危坐好,装模作样动了动鼠标,然后偷偷侧眼看看看他,而他却已经把脸转过去了,正在低头研究自己的手。

        这个人侧脸真的好乖,手也好好看,新染的一头红毛怎么看都好帅。真是感谢这个世界把他带到我身边,不过只有他就好了,所以是为什么要带具胜斌一起啊,真的好气啊!田野一边一个人想着,一边捏紧了拳头。

        金赫奎发现他身边这个家伙总是会走神,比如现在他都已经走到红buff那里了,他的小辅助还在家里一件装备都没买的挂机,队友把信号都点飞了,他却像浑然不觉一样盯着某处发呆。怎么能这么蠢,以后他会去辅助谁呢,那个ad会不会忍不住欺负他,像我一样。毕竟他这么可爱。

        不可能,我可是个小气的人,这个人还不是别人的,至少现在是这样。金赫奎拿起桌上空牛奶盒向田野扔去,田野整个人一激灵,露出他常有的那种懵懵的表情。金赫奎笑着说“'SB,game.”

        田野感觉自己脸红到耳朵根,刚才自己在想什么啊,我的天哪,太羞耻了吧。他赶紧买了装备出门,往下路走去,视角一跳,却看到imp和金赫奎两人面对面在跳舞。公屏突然刷了一条消息,是Imp的:

        “赫奎么么么-3-”

        田野整个人一抖,鼠标一滑直奔对面防御塔,然后他看到他家ad很欢快的噼里啪啦打字“hey,哥好早啊”。

        田野看不懂他们两个讲韩语,于是问金赫奎,没想到他眼睛也没抬一下,草草说了一句nothing就继续跟imp聊天去了。他轻快地打着键盘,聊着聊着竟然还笑了起来。

       田野分明听见自己心碎的声音,这只死羊,我一回来你就摆个臭脸对我,现在跟别人聊天怎么这么嗨。看看公屏,imp竟然好像提到meiko,金赫奎打了一排哈哈哈哈过去,唔,田野大概只能看懂这么多了。

        游戏开始的很正常,对线期没什么事情发生,田野看着跳来跳去的滑板鞋,心中突然很安心。我们的下路,嗯,依旧是我们的下路。

        田野却没有想到,他的噩梦,在打团的时候降临。他的AD总是身先士卒冲在第一个,然后大招将他招回,一边叫着:“meiko!gogogo!”

         go你大爷,田野心里想。于是特别果断地回绝“No.”然后控制自己向后飞。最后的结局就是他的AD以奇特的走位死在5人围殴之下。

         “If you don't protect me, I will die.”某只羊驼严肃地,像是在训话一样对田野这么说到,“You look,my screen is gray.it's your mistake!”说完还哼哼两声表示不满。

         田野觉得自己脸又红了。我靠,他心里暗暗骂自己,还是不是男人了田野!imp很适时地在金赫奎“送”了一波以后发来一个问号,队友也开始表达他们的不解。金赫奎打了整整两排【哈哈哈哈哈哈】,看了看认真在泉水买装备的田野,打字解释道【刚才家里的猫来打扰我。】

       


        于是随后的时间中,在这只有两个人的练习室里,充满了meiko各种音调的惨叫。

        “meiko,are you ready!”

        “yes..oh nooooooo deft stop!I can't!stop!stop!I dont have flash!wtf??!!I will die...”

         “boom!quadra kill!”是金赫奎兴高采烈的叫声。

         qua你个球哦。田野看看自己0-5的战绩,已经被这个丑羊丢出去三次了。看看他的战绩,浪死几次,又快超神了。队友不停的说话,金赫奎也开心地跟他们聊天。哼,反正也是各种称赞吧。

        这群人,真丑。

        田野看着对面水晶爆炸的样子,大力地拆开牛奶包装,泄愤似的仰着脖子直接喝完。金赫奎似乎没有急着邀请他继续玩,他正在跟某个人聊天,心情很好的样子。

       田野起身去丢垃圾,“不小心”看了下他的客户端。大段大段的聊天记录,还在继续的对话,噼里啪啦不断敲打键盘的声音。

        对象不是他,是imp。

        田野忽然停下了脚步,他就这样盯着金赫奎的韩服客户端,满屏的韩文,一个字都不认识,每个字都长得那么像,密密麻麻,像织了一张网,勒得他快要窒息。

        金赫奎感受到他身后站了个人,转过来椅子看到正在发呆的,又是那样懵懵的表情的他的meiko。金赫奎脸上的笑都憋不住,扯了扯他说:“are you tired?You go room now?”田野把头低下来,似乎正在犹豫,然后他点了点头。

        金赫奎明显愣了愣,松开抓住他袖口的手,转手拍拍他肩膀说:“Goodnight.”田野没有回答,转身就走掉了。

        金赫奎看了他背影一会儿,回头打字给imp“我辅助不开心了”“meiko?why?”“因为一个小婊砸”“……???”

        田野走在回休息室的路上,手里的牛奶盒子被他捏的变了形却也茫然不自知。

        好累,好累,在意过了头,每一步都变得小心翼翼,看不穿对方的想法,胡乱猜忌又觉得自己滑稽可笑。以前自己明明不是这样像个小公举一样想七想八的,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多愁善感了。

        田野洗过澡之后看到练习室那边传来亮光,他还在玩。洗澡水刺激地他膝盖的伤口一阵一阵疼,希望不要感染了才好,不大不小一道口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好。田野推开房门,伤口被门刮了一下,疼的他叫了一声。他赶紧把嘴巴捂住,啊,可千万别被那只死羊听到。他跑进房间翻箱倒柜地找创可贴,却发现他的房间里其实什么都没有。唉,原来自己以前这么不注意照顾自己啊…

        走了几圈,毫无收获的田野躺在了床上。走廊上的灯光透过门缝溜进来,在地板上拉的很长。

        他摘下眼镜捂住脸,回想这几天的一切,感觉自己像一个被耍的团团转的傻13。自己做这么多,其实只是想看他因为自己开心地笑,看到那个笑,自己也会变得很快乐。

        但是今天为什么,感觉一直是imp在逗他开心,自己什么都没做,反而受了一肚子气。他跟imp总是有那么多可以聊的,我和他语言也不通,我这个人也很蹩脚,不会整天么么哒么么哒,也不能在ad这方面给他建议,感觉各个方面都输了好大一截…好泄气…

        田野想着想着,开始在床上滚来滚去,啊啊啊,真的好气啊!

        田野滚得正嗨,突然脚腕一凉,他条件反射地一缩,却像被什么抓住了一样往床外扯。田野吓得大叫:“Deft!Deft!”

        床头台灯忽然被点亮,没戴眼镜的田野什么都看不见,只看到一个人正站在他床边,一只手捏着自己的脚腕。田野心里有个可怕的预测,却不敢自作多情地确认,知道这个人没恶意,只有小声问道:

        “where is deft...”

        果不其然,田野听到了那个熟悉的声音从面前传来,扼杀了他所有的感觉神经:

        “Meiko,i'm here.”


——————————————————————————

“赫奎么么么-3-”

“hey,哥好早啊”

“一会一起玩吗?”

“不了,在跟我辅助一起玩”

“meiko吗 有他在你就可以打的很好啊”

“哈哈哈偶尔啦 我们总是玩一些奇怪的组合”

“感觉你最近一直很开心”

“有我辅助在啊 他好可爱哈哈哈”

“哼哼 下次一定要跟哥一起玩 哥吃醋啦”

“跟哥玩总在输 允许我拒绝”

“QAQ你不要哥 要那个小辅助吗”

“我的辅助可不是小辅助 哥你等会等着掉分吧”

——————————————————————————

【最近脑洞好大哈哈哈

现在已经是驼妹了不改了哈哈哈

我觉得他们两比较适合暧昧的时候来点虐【x

告诉我你们想看he还是be!!!

这里关关 欢迎来跟我一起玩泥巴233

ooc别在意细节

食用愉快~~】


评论(25)
热度(62)
© Vol De Nu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