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 De Nuit

暂时停更 有事私信


就像晨曦之于夜晚,就像风之于山顶。
有些人有些事,只是存在,就能安慰所有的辛苦与等待。


Only for
🐯&🐰

互相折磨到白头Part.Ⅲ

        deftxmeiko❤❤❤

       

        请勿上升真人x3【听说重要的事要说三遍】

       

        田野感觉自己好像在做一个奇奇怪怪的梦。

        梦里那个看不清脸的金赫奎抓着躺在床上的他的脚踝,他们用一种无法脑补的姿势对峙着。绝对是梦,这也太超出正常理解范围了,田野闭闭眼,心里默念着,继续睡,继续睡…是假的,是假的…

        金赫奎看不懂田野在搞什么,索性不管这个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辅助,他就着灯光看了看他膝盖上的伤口,然后把他的腿放下来,弯腰拍拍他说:“I go to the market.”然后转身离开了房间。

       田野赶紧把眼睛睁开,啊…不是梦!天哪,刚才金赫奎在干什么?关心我腿上的伤吗?他知道我受伤了?心里有一百个疑问,却听到基地大门被关上的声音,像一颗石子,投在田野的心底,激起千层浪。

        过了大概十分钟,田野却好像在床上煎熬了一个世纪。 窗户突然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声音越来越大,最后一层一层的水幕遮盖了田野看向外面的视线。

       下雨了?田野从床上跳起来,金赫奎他好像没有带伞啊!我得去找他。

        翻箱倒柜了半天,没有雨伞,只找到一件一次性的雨衣。这么大的基地一把伞都没有?但已经没有时间再继续去找了。田野想都没想,打开门就往外跑,心里只有一个目标,就是把这件雨衣送到金赫奎手里。

       雨开始下的很大,把田野的视线完全遮住了,他镜片上全都是水珠,他用雨衣把脑袋包住,虽然并没有什么卵用。

        离基地最近的药店要走过两条街,田野拿出他高中田径考试都没有过的速度一路狂奔,看了看时间,已经快九点了,不知道那里关门了没有。

       当他终于气喘吁吁地跑到的时候,却发现金赫奎根本不在这里。田野跑进店问店员,得到的答复是,10分钟前来过一个人,但是已经走掉了。 怎么可能?我一路跑过来会没看到他?他难道没有往基地走?这么大的雨,他能去哪? 田野胡乱地扒了扒自己的头发,感觉脑袋里乱乱的。

       还好是夏天,湿透了也还不算很冷,可是刚刚这么想着的田野马上被一阵穿堂风吹的狠狠地打了个哆嗦。

        再不回去,会生病的。

        可是金赫奎,你在哪啊?

        田野走出药店四处看了看,看到街对面有一个二十四小时便利店,可以过去买把伞。田野想着,就又跑了过去。

        刚刚在便利店屋檐边站稳脚的田野,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店里走出来。那个人也一下看到了这个被淋成落汤鸡的人,好像十分不敢置信地叫了一声:“meiko??why?” 田野此刻内心几乎是崩溃的,他看到金赫奎手上拿着一把刚买的雨伞。于是他小声地为自己找理由:“you dont have umbrella..”金赫奎还是很吃惊的表情:“so why?I can buy it myself.”你真的是不懂吗?田野感觉有点泄气,低着头没说话。

       金赫奎向他走进了一些,看了看他被雨淋湿正在滴水的头发,手中捏着的那件雨衣,冻得有点发白的嘴唇,以及田野的闪躲回避,好像一瞬间明白了什么,他突然觉得有一股不知名的怒火在脑袋里飞窜,压过了所谓小小的感动。

       “You dont know how to protect yourself.how can I believe you will protect me?You really SB!”

       他第一次这么凶地跟我讲话,田野一边偷偷看金赫奎拧起的眉头一边想着。听到这些,虽然知道他说的气话,但心里还是有些难受的。

        雨还在继续下着,在这个有点偏僻的位置,没有什么车辆,没有什么行人的街边,路灯发出昏黄的颜色。两个年轻人站在灯光透亮的便利店前,不发一言,好像周围只剩下了雨声还在不识相地发出声响。

       金赫奎连续深呼吸三下,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他现在真的很生气,看到田野现在整个落汤鸡的样子,就这样被雨淋着跑过来,脚上还穿着基地里的拖鞋,记得他刚才好像才洗完澡吧?腿上还有伤,被这么脏的雨水感染了怎么办?他气田野根本不爱惜自己,他气田野总是把别人放在第一位,他气田野的这种温柔,在他离开后终将属于别人。

“You stay here.”

       田野听到金赫奎出声打破沉默,抬起头来看到他往店里走去的背影。他心里一阵郁闷,怎么就突然把他弄生气了…真的好凶啊,听说他以前在三星的时候心态很容易爆炸看来是真的。

        金赫奎再回来的时候手上拿了一条毛巾和一件上衣,田野说了声谢谢伸手就想去接,没想到金赫奎一巴掌拍开他的手,然后一把将田野扯过去自己帮他擦。

        田野脑袋嗡的一声,好像有什么被抽走了一样。感觉到他的手有些用力,并不温柔地揉着自己的头发,头被带的晃来晃去。啊,好晕…现在这是什么,感觉一晚上好多无法理解的事情发生了…大脑马上就不够用了。以田野的身高正眼看过去,他们之间的距离不超过15厘米,低头就可以看到金赫奎分明的锁骨。

       啊…田野感觉,再这样保持十秒,他就要爆炸了。

       还好金赫奎很快地往后退了一步,然后把衣服和创可贴递给他。看他的意思,是要自己在大街上换衣服?这也太羞耻了吧!田野有点不可置信地看着阴沉着脸的某人:“NOW?”但田野得到以沉默作为的答复时,他还是觉得有点难以接受。

        万一被看到了…第二天网上不就会有“某知名职业选手半夜街上裸奔”这种新闻了吗。田野拿着衣服犹犹豫豫地走来走去。金赫奎看他迟迟不作出任何行动,一下就看穿了他的想法,火又一下子窜上来了,丫是想得病吗?伸手就去扯田野的衣服,田野吓了一大跳,往后退了好几步,赶紧说:“wait wait!”说完跑进了旁边一个背光的小巷子。

        田野被金赫奎这一下吓的不轻,赶紧抱着“比起奇怪的新闻还是不要让他生气”的心理跑去换好了衣服。往外走的时候,金赫奎已经站在那里撑着伞等他了。田野赶紧屁颠屁颠地跑过去,钻进伞里。啊,感觉脑袋晕晕的,脸好烫,身上好冷,好像还是不可避免地有发烧的迹象了…田野心里想着。却发现金赫奎一双大长腿走的超级快,他一下被落在后面。

       按照平常他这时候肯定要抱怨几句的,但是眼下这个情况,还是闭嘴赶路比较好。田野跟在旁边大步快走,逐渐感觉有点体力不支。本来之前就是跑步过来的,现在又让自己这样走路,长时间没有剧烈运动的身体已经有点支撑不起了。

        还有一条马路就要到基地了!田野感觉找到了救赎,更加卖命的往前冲,却被耳边传来的越来越近的刺耳的刹车声吓的清醒了一半,眼睛里只有闪亮的车灯,让他下意识闭了闭眼。

        卧槽,玩脱了。这是田野内心最后的想法。

        手腕一阵剧痛,一道很大的力量扯的田野整个人往后跌了两步。田野瞪大眼看着前面,还没有从惊吓中完全恢复出来。手腕被谁捏的这么紧,感觉都快断了…田野想把手抽出来,却发现自己失败了。

        “诶,你松开…”田野脑袋晕了一晕,下意识的说道。他感觉牵着他的那个人的手在颤抖,用的力气是一分未减,时间静止了五秒,然后是金赫奎很低很低的声音闯进田野的耳膜:

       “You go die,tianye…you go die…”他憋了很久,好像在寻找合适的词汇,最后说:“You 有病?”声音拔高了几度,索性不找词汇了,直接用韩文骂了起来。

        田野一下子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以后,他赶紧抬头去看金赫奎的表情,急急忙忙的解释:“I am so sorry…啊!!”

       金赫奎似乎没有听他继续说的话,而是拉着他往前走,田野手腕被扯的生疼,却不敢反抗。

       等下回去,真的要认认真真地认错了。

       回到基地的时候,已经快十点了。金赫奎进门以后就把手松开了,田野望着自己通红的手腕,他也没想到,这个瘦弱的男生,会有这么大的力量。他是因为我生气的吗?啊,这不是显而易见的问题吗…田野看着他的背影,心里七上八下的。

        就这么一路走到田野寝室的门前,金赫奎站在那里看着他,好像在等他进去。田野跑进门,回身看着站在门外的金赫奎,发现他顿了一下,好像转身要走掉。田野赶紧叫道: “Deft!Are you angry…”田野话还没说完,却被他硬生生打断:“No.”田野一下子哽住了,看着他的脸,不知道说些什么。“ah…just want to say thank you,and I won’t do that..”田野说完,却发现他的脸上没有出现什么特别的表情,也没有说些什么。

       田野自讨没趣,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完了,真的跟金赫奎闹掰了。只好转身往房里走。 刚走没有两步,突然感觉身体重心一个不稳,背后伸过来一双手臂,将自己紧紧从背后抱住了。

       熟悉的气息瞬间将田野包围,好像是得到了渴望了好久好久的东西,有幸福的不真实感,田野脚有点软:“Deft…”

       背后的人没有回答,他只是紧紧地拥抱着田野,好像很怕很怕失去他一样,双手迟迟不愿意松开。金赫奎闭着眼,下巴搁在田野的肩膀上,觉得怀里好充实,他的田野还在这里,哪里都没有去,不属于除了他以外的任何人,现在他的所有温柔还可以由他一个人享受。

       “Meiko,don’t leave me alone.”

        田野虽然不太知道他突然这么做这么说的理由,但是感觉现在的金赫奎就像一只寻求慰藉的猫。 他转过身,伸手摸了摸金赫奎的脑袋,同样回身拥抱着他。

       “I will always be here.”

——————————————————————————

【昨天没有更真的万分抱歉🙏

因为昨天我们傻白甜野直播了 一看就看到结束

今天赶紧来一发!

本来想虐的发现写不出来 我果然是亲妈

啊说一下基本设定是他们现在还暂时只是队友没有任何关系田野知道自己喜欢驼驼 但是不知道驼驼对他是什么感觉  大概是这样啦 以上!
感谢各位一直的支持!

有你们我就有动力!

ooc不要在意细节啦 欢迎跟我一起玩泥巴233

接下来我好想虐驼驼 好想 好想

请放心食用~】

评论(10)
热度(45)
© Vol De Nu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