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 De Nuit

暂时停更 有事私信


就像晨曦之于夜晚,就像风之于山顶。
有些人有些事,只是存在,就能安慰所有的辛苦与等待。


Only for
🐯&🐰

我承认曾幻想过永恒

deftxmeiko❤❤❤

请勿上升真人x3【听说重要的事要说三遍】

中长篇  日常向  ooc慎 实在虐不动的我_(:3」∠)_请叫我小天使!准备写番外所以有什么意见可以尽管提_(:3」∠)_】

推荐阅读BGM:sg wanna be的歌【所有x】


我想把我的心事写在天上,说给风听

那样你就可以听见了   可以看见了

最普通的三个字

可能我这一生都不会说出口的那句话

我爱你


         半夜十一点的上海,好像才刚刚开始属于它的时间。街道上车水马龙,灯火阑珊,田野闭了闭眼,不想去看。

         他觉得,眼睛好痛,酸胀难忍,拼命忍住的眼泪,好像在体内一点点蒸发,蔓延到身体的每一个角落。好重,胳膊抬不起来。手指也不想动,脑袋也懒得转,认真看过路上风景以后才发现除了基地和赛场以外很少去这个城市的其他地方,这里的一切都是如此陌生,真的好想家啊…那个可以逃课打游戏,同学一起开黑互相对喷,充满了各种实力带不动的时候,但却无忧无虑开心的像条狗一样的日子。

        我田野,曾经信誓旦旦地在摄像机前,在那么多的支持我的人面前立下诺言说,会证明自己是一个有能力站在金赫奎身边保护他的人。

        啊,真是丢脸死了。田野把自己的脸埋进手里。当初为什么会这么自信,这么轻狂地说出来这种话,一度以为自己可以做到,但是看过平野绫的老牛是怎样在10人之中穿梭着保护imp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安妮甚至比金赫奎的金克丝更加脆弱,谈何保护?他只有一次一次闪现离开他身边,用自己的身体去开团,他做不到,为了团队,他的安妮做不到保护。

       他发现金赫奎总是在团战的时候皱着眉头,抿着唇,手上的操作一刻不停,额角会有汗水浸出来,他这个时候,是最认真,精神最集中的时候。这是他最喜欢看的他的样子,他觉得他的AD,这个时候一定是世界上最厉害的AD。

       “田野,快下车。”

       是坐在他旁边明凯的声音,田野这才发现已经到了基地。他赶紧走下车,四周没什么人讲话,大家都默不作声的,没有往日的打闹笑,好像谁先讲话谁就触犯了禁忌一般。

        回到练习室,教练马上就召开了会议。田野感觉自己心思完全不在这上面,他知道自己的失误实在是太多了,那个存在了整整半场比赛的真眼,被LGD辅助压制的视野控制,团战时的保护,开团的时机。太多太多,田野想着就非常头疼,还有比赛时总是爆炸的心态,现在依旧爆炸着。不甘,愤怒,难过,失望,好像所有的负面情绪都汇集到他心里了。

        会议结束后,教练让大家好好休息。

        田野一个人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他休息不了,他怎么让这样的自己休息,他摘下眼镜,趴在桌子上,感觉鼻子一酸,眼泪又要落下来。

        “Meiko,are you OK?”是金赫奎的声音。

        田野不想抬起头来让他看到自己这个样子,于是没有说话。

        “today's game...”金赫奎似乎想要说什么,田野一听,以为他要说他的问题,惊的瞪大了眼。你知道吗,我宁愿被一万个人说菜,我也不想从你口中听到我比别人差。田野猛地把头抬起来,说:“I am tired.Goodnight!”一边站起身来就要走开。

          金赫奎好像被他的表情吓到了,突然看到田野要走,于是想都没想上去拽住他的手,说:“Wait,tianye.I think you..”“No!I want to sleep!”田野甩开他的手,大声地说。

        田野的力气甩的金赫奎一个趔趄,但他并不知道,径直转过身往前走了。金赫奎愣愣地站在原地,他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心里一阵一阵的难过涌上来,好像之前输了比赛也没有这样的难过。他看着田野消失在拐角处,捏了捏自己的拳头,他觉得心里好像漏了个洞似的,一阵阵凉风灌进来。自己又做什么了惹田野不开心,本来只是想跟他说今天被imp打爆了,想让他来安慰自己的。啊,都快忘记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好像没有以前那么看重这些东西了。比赛被打爆,被压制,外界无休止的言论,给自己取的奇怪的外号,对现在的自己来说,已经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了。他只是想要知道田野对他的重视,怎么这么难呢。

        第二天,田野依旧和金赫奎一起在韩服双排。今天的田野,和往常不一样,顶着一个明显是通宵没睡的黑眼圈和麻木的表情,意外的沉默,有什么要说的也只在游戏里打字。金赫奎进入加载画面以后才把视线移回自己的电脑,却看到了排在对面的imp。

        啊…又开始慌了。金赫奎不自觉的开始敲着键盘,田野斜了斜眼,看到他的动作,又转过脸去,说:“we will win.”金赫奎点点头,但心里还是没有底。

        稍微问下好,便开始对线。打野游穿三路,带了很好的节奏。接下来田野离开他身边去和打野一起游走,金赫奎一个人面对imp,他感觉自己手开始有点发抖。

        一次次与他在比赛上单挑却因为太慌而落于下风的情景浮现在脑海,他知道,自己太想赢过他,他太想在所有人面前证明,自己不比imp差,对线,单挑,一个都不。但上天总是这样,越想赢,却越压下你,imp总会比自己多出一个两个暴击,好像天注定一样的,注定自己打不过imp。兵线很好,imp率先发难开启大招上来猛点,金赫奎吓了一跳,但也马上沉着应对,走a,破财,闪现,治疗,两人互相秀操作。田野也在往这边赶,不断发着“叮叮叮”的信号,都只有四分之一血了,金赫奎又有点慌,他只祈祷着最好全都是暴击,然而这时,imp连续点出了两个暴击。金赫奎知道又打不过了,下意识地想往后退,却在这个时候点到了一个小兵。他脑袋一炸,完了,要被imp哥单杀了。

        田野看到他已经有双手离开键盘的架势,慌忙喊到:“I'm here!You go!”但他离金赫奎还有一点距离,就差最后一下平a就要死掉的deft,已经停在了塔下,没有任何动作。田野感觉那一瞬间自己的手速爆炸,闪现给他套了一个盾,反手一个控制将已经进塔的imp吹起来白白承受两下塔的平a,最后金赫奎回身点了一下收掉人头。

        金赫奎却好像还在梦游,在塔下没有动作,田野看了看他,发现他确实在发呆

,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过了许久,他才说:“meiko..”“uh?You B.” “You flash E?” “嗯”  “thank you.” 作为辅助,这点自觉他还是有的,adc大于一切,为他交一个闪现是值得的。

        随着游戏的进行,小龙处发生了遭遇战。田野脆脆的风女开启大招后无法快速从被分割的战场里脱离,被留住后很快就死掉了。田野啊了一声:“No flash..”金赫奎正在操作的手顿了一瞬间,然后按得好像更加用力了起来,imp装备没有金赫奎好,很快也死掉了,直接打了一波ace,ADC完成了最后的收割。   

        这局毫无悬念地赢了。但是打完以后金赫奎依然在发呆,田野的游戏邀请也没有接收,这个人真的好奇怪啊,田野推了他一下说:“你干嘛啊,game!”

        金赫奎突然摇了摇头,斩钉截铁地说:“solo rank.”田野一愣,为什么?突然怎么了?想了想,还是不要问他吧。

        好像从这天以后,金赫奎的训练时间越来越长,除了教练特别要求他和田野双排练习外,他很少再邀请田野一起玩。田野每次问他要不要一起玩,他总是摇摇头说:“I have partner.”

        田野第一次听到他这么说的时候,一个人默默的生气了很久。什么叫他有搭档了?自己难道不是他的搭档?宁愿跟别人玩也不跟我玩,为什么?难道是嫌我抢他人头?嫌我技术没有mata,heart好?自从输了那几场比赛以后,他就这样了。

        田野心里非常,非常不是滋味。这难道不就是他对自己实力的一种异向的否定吗?17岁的田野,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的时候,从没看到金赫奎看向他时眼里深沉的无奈,他选择用同样的姿态回应他。

        我非要让他知道,到底是谁才最有资格站在他身边保护他。

        又是一次统一的训练赛,一向喜欢gank下路的明凯却发现找不到时机:“deft meiko把线放一下。”“诶线放一下啊压这么前干什么?”“听不懂吗放线啊!”明凯急了,这两个人怎么打的这么凶啊,五分钟已经压了10个刀了对面要报警了好吗?但他们好像听不懂一样继续疯狂压制着,虽然感觉两个人操作配合真的越来越好了但是这样会被对面gank啊…明凯思考了一下,选择反蹲。

        “Care jungle”明凯说着,把挖掘机停在了三角草丛那里。果然对面酒桶挺着大肚子就过来了,明凯却听到田野说:“kill them.”酒桶直接E闪,田野一个走位帮金赫奎挡下,回身勾住adc.,再E三人,金赫奎来回走a,对面adc开始慌了,走位失误被点死,田野吸收成吨伤害后及时闪现脱离战场,adc单人完成三杀,明凯急急忙忙挖个洞过来击飞只混了一个助攻。

        什么玩意?明凯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回头看看一脸严肃的两个人,好像都没有像以前一样大叫nice的趋势,觉得一个人喊实在没趣,只好默默去刷野了。

        打完训练赛以后,明凯过去拍拍田野和deft,夸奖了一波:“玩的真溜啊,进步好大,这样s5肯定没问题!”田野把耳机一摘,没回答明凯,而是直接看向金赫奎:“deft,Play with me?”“Not enough,sorry.”说完他就站起身离开了。留下发呆的田野和莫名其妙的明凯。

        “野神,你们怎么了啊?”“没事我们来练野辅双游。”田野揉了揉眼睛,把脸转了回去。“还练啊?去吃饭吧!”明凯拍拍他,“我觉得你最近太努力了,可以不用对自己这么狠的。”“我还不够强,”田野小声说着,“还不足以做他的辅助。”“你说什么?”明凯没有听清他在嘟囔些什么。“你先去吧,我不想吃。”田野说着又点开了排位。明凯知道马上要s5了,虽然他们预选赛打过了有了门票,但是对于这个辅助来说,压力绝对不会小。还好,他和以前的自己不一样。明凯自嘲地笑了笑,转身去找童扬了。

        金赫奎,我要怎样,才能配得上你。田野脑海里回荡着他离开前的最后一句话,看着自己身边的空位,突然没来由的一阵疲惫。为了有资格站在你身边,你知道吗?我好累。

        

        时间缓缓流逝,s5迫在眉睫。飞往柏林的飞机上,田野为了倒时差,一直在睡觉。他身边坐着的金赫奎,也戴着耳机闭目养神。田野觉得睡得非常难受,万米高空的气压很低,氧气含量也很少,让人越睡越晕。

        田野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他梦到金赫奎站在自己面前,背对着他往前走,明明他的步子不大,却可以轻易将田野甩下,他不停的叫着他的名字,不停地向前奔跑,叫到嗓子都嘶哑,脚也再迈不开,他却没有再回头。

        田野被自己心里的痛苦和绝望生生吓醒,却感觉有人在搂着他。那只手一下一下地拍着他,好像要给他安慰,却又笨拙地不知道该从何下手。田野感觉到他正在枕着金赫奎的肩膀,那个瘦弱的,自己这样想要依靠的那个肩膀。田野本来吊着的心,突然安静了下来,啊就这样吧,最好永远不要让我离开他。他动了动身体,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靠着金赫奎的肩膀,继续安稳地睡去了。

        

        到了场地以后,第三天就是比赛了。所有人都在这两天里拼命调整状态,什么儿女情长,也都顾不上了。田野这几天很少去想七想八,他只想专心致志打好比赛,做好辅助,不给队伍拖后腿,可以战胜lgd的下路组合。

         他也想让金赫奎感受到,与他田野做搭档,是一件让人永远都不会后悔的事情。

       那时田野不知道,在他这么想之前,金赫奎早就这样觉得很久了。不过这都是后话。

       而年少的田野,想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辅助出来的金赫奎,是全世界最好的adc,然而他也确实这么做了。在S5赛场上,田野证明了自己,压制全场的野区视野控制率,每一个精准关键的Q,团战时关键的控制留人,保护后排,每一项他都做的很好,解说啧啧称赞,最终决赛打出GG的一瞬间,台下掌声雷动。没错,他不比任何一个人差,夏季赛场上屈辱的过往,好像已经被掌声洗刷干净。

        田野摘下来耳机,开心地回头看着坐在他身边的金赫奎,却发现这个人在盯着胜利的界面发呆。他站起来拍拍他的肩膀,“deft,we win!”金赫奎这才慢慢站起来,却被飞奔过来的明凯抱了个满怀,五个人陆陆续续走到一起,他们紧紧相拥:“we are the best!”漫天的彩带飘了他们满头,年轻人脸上洋溢的是激动,快乐的笑。

        这个冠军,不仅仅是edg的冠军,更是中国的冠军。

        当晚,lgd与edg一起欢庆。田野换了便服,举着酒杯,被来自四面八方的敬酒弄得招架不住,心情却也格外的放松。不过刚才一直坐在他旁边的金赫奎呢?他到处找着金赫奎,却没有在会场看到他。问了问正准备跟明凯出去的童队才知道好像被imp叫去了走廊。田野心里一颤,放下酒杯,快步往外走去。

         走廊有些昏暗,田野偷偷贴着墙角向前走,果然不远处,出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田野背紧紧贴着墙壁,他不敢出声,只有屏气凝神地等待着,聆听着那边的一举一动。

        那边声音开始很小,后来金赫奎的声音逐渐大了起来,满满的韩文,过快的语速让田野半个字都没听懂,语气听起来很像吵架,但仔细听又好像只有金赫奎的情绪非常激动。

        说着说着,他声音又低了下去,竟然还呜咽了两声。田野一惊,向前走了两步,却看到了背对着自己的金赫奎微微耸动的肩膀。他在哭?为什么,在冠军之夜哭?田野心里一千一万个不解,低头掏出来手机,思考了许久,还是拨通了他的号码。

        他听到金赫奎手机铃响,他看到他掏出手机来看了一眼,imp好像也跟着看了一眼,然后在金赫奎询问的目光里向他摇了摇头。

        田野感受到自己的电话被挂掉手机发出的震动,他的心在滴血。金赫奎,你究竟在做什么,你究竟在想什么,你回头看看我好吗,我求求你回头看看我。他不能再忍了,田野深呼吸一口气,他要告诉他,他所想的一切。田野向外走了两步,刚准备喊deft,却看到imp将他紧紧抱住的画面。imp好像看到他了,还向他笑了笑,也可能是幻觉吧,但这都不重要了。

        田野感觉自己的心脏漏跳了一拍,血液冰冷了一瞬间,他以为自己看错了,但事实就这样摆在自己的眼前,残酷又可怕。田野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到会场的,田野不记得自己到底喝了多少酒,田野不记得那天晚上发生的所有事,只记得那个拥抱,是他一生刻骨铭心的疼痛。

        金赫奎,难道你给我的所有温柔都是假的?难道我再怎么努力,也不可能追赶到你?难道我再怎样挽回,也不可能留下你?田野一直睡到第三天下午,醒来的时候,头痛欲裂。明凯正在他房间里翘着二郎腿和童扬一起看电视,听到声响,把头转了过来,看到田野慢慢坐起来,调侃到:“野大睡神你终于醒了?你已经睡了整整一天半了,是多欠瞌睡啊,训练的时候累坏了吧,还喝这么多酒,为情所伤啊?”田野瞪了这个bb机一眼,有气无力地说:“我还活着?”明凯走过去把他从床上扶起来说:“是的我们田娘娘现在请去沐浴更衣吧。”

        田野洗完澡出来,发现明凯和童队正在沙发上讲悄悄话,别提多开心了。他狠狠地咳嗽一声打断他们:“大家人呢?”明凯脸色不好地转过头来说:“早都去机场了。”“去机场干什么?”田野不解。明凯看他的眼神却越来越不善了:

        “送deft啊。”

        田野伸手去拿杯子的手一下子就僵住了。他有点机械地转过头:“他去哪?”“回韩国吧,突然订的机票。”“为什么…”田野还是有点不相信,眼眶却不争气地红了。“人家回国哪有那么多为什么,田野你好奇…”怪字还没说完,看到田野表情的明凯突然明白了一切。“那么,他还回来吗。”田野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字一样。明凯想了想说:“好像不再了吧。”

        而田野没有再说话,他默默地给自己倒水,然后默默地把笔记本电脑打开,去搜索关于他们夺冠的信息。

        满屏满屏的祝福淹没了他,他走马灯似的看,然后再索然无味地关掉。正在他百无聊赖地浏览着网页的时候,他的手机震了两下。田野迅速抓起手机看了一眼,心里的期待却变成了失望。你还在期待着什么啊田野,现实不是小说,学会接受吧。是翻译哥哥发过来的短信,他让田野查看一下邮箱,说是有一个很重要很重要的信,一定要让他看。

        田野打开邮箱,在漫漫信海中找到了那个普通的邮件,点开以后,是翻译哥哥的一句话“这封电子邮件本来是全韩文的,只是某人托我翻译成中文然后再发给你,这翻译费我就不收啦。另:祝贺夺冠!”

       田野动了动滚轮继续往下翻,看了两行,他却如遭雷劈。


“给最爱的田野:

        没有办法跟你说再见真的十分抱歉,这两天每天都去找你,可是每次你都在睡觉,我也不好打扰你,我怕你的起床气又会犯,又要凶我。不过现在我好后悔,应该去缠着你让你起来跟我一起玩的,你凶我也没有关系,至少你还可以向我大声嚷嚷。现在却不行了,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应该已经在回国的飞机上。

        首先,我想说,谢谢你,田野。谢谢你对我所有幼稚的包容,谢谢你给我的每一次保护,谢谢你在我独处异乡的这段时间里,给我归属感。原谅平常的我从来不会说这么肉麻的话,我相信你也不喜欢听。我现在可以想象到你的样子哦田野,那种嫌弃的表情,哈哈哈。可是无论你是否嫌弃,这都是事实,是我一直以来想告诉你的事。

        其次是,对不起,田野。夏季赛决赛到s5比赛的这段时间,对你非常冷漠,我是故意的哦,我知道你也不开心,但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了。我那时候觉得自己简直是一个一无是处的adc,是一个会害死自己辅助的adc,明明是自己能力不足的问题,却要用你的生命作为代价。我每次想到这里,就会很生自己的气,我不知道为什么,imp哥和pyl两人配合就像是互相扶持互相给予动力一样,但我跟你配合时,好像总要依靠你做出巨大的牺牲,我才能取得优势,有的时候,甚至不能取得优势。

         而除此之外最让我觉得生气却又无可奈何的,是我有一天突然意识到,我并不属于这里,总有一天,我会离开你的身边。而你的身边,又会有新的adc,你又会为了那个adc而闪E,你会为那个adc挡下一切技能,你会在和那个adc完美配合后默契地笑。那曾是我和你都做过的事,而自私的我,却不想这些被别人拥有。

        这次终于打败了imp哥,真的谢谢你,给予了我很大的力量。其实我不是很善于察言观色,也不是很会分析别人的心理,这段时间翻译总问我是不是惹你不开心了,我以为你是在为s5而紧张着。毕竟是你职业生涯中第一个s系列的比赛,你拼命训练,也是因为这个吧?真的很棒啊,田野。

        如果和以后的adc配合不好,请多想想跟我一起的时候吧,你一定会觉得我是最适合你的人!

        说了很多乱七八糟的废话,谢谢你有耐心看完。前天冠军之夜的时候,没有接你的电话。因为我那个时候心里真的好乱,imp哥一直在安慰我,你知道吗,我不想这么快离开,我还想多跟你们待几天。但却因为这个,甚至没有跟你好好地告一次别。

        田野,我曾幻想过永远跟你在一起的样子,可惜美好的东西我总是很少记住,那些描摹的细节,我都已经遗忘的三三两两。但是我却能一直记住你的温柔,那真的是我至今为止短暂的人生中,难以遗忘的一部分。

        有太多话想跟你说,真的给我这个机会时,我却不知从何开口。离开的太匆忙,没法当面跟你说这些,我非常后悔。对不起,可能这样说很自私,但是我真的想要和你永远在一起。


                                                       金赫奎”

        “写的真烂。”田野一边说着,眼泪却一边止不住地流,滴在键盘上,发出沉闷的声响。路过拿水的明凯,看到那个很少哭泣难过,总在不停地讲话,不停地逗别人开心的傻白甜野,现在在一个人不停地流眼泪。他奇怪地走过去,却看到田野突然一把合上笔记本拼命抱在胸前,开始嚎啕大哭起来,他胸前的这个笔记本,仿佛是他最重视的珍宝一般,他哭到无法说出完整的一句话,却仍然在一直抽抽噎噎地重复着说:

        “Deft,we will win,so don't leave me..”

    

        好像时光又倒流回相遇的那个时候

        他桌上还放着那盆未死去的仙人掌

        自己怀着兴奋又期待的心情向他伸出手

        “Hi,my name is meiko.”

        那个人回身挑眉一笑,淡入春风,不着一色,于他回忆之间,恍如初见。

        那时懵懂的自己,还不知道这个人在将来的生活中,会变得如此重要。

        难过的他,开心的他,懊恼的他,愤怒的他,犯傻的他,躺在自己腿上睡着的他,自己一直深爱的他,无数个他,无数个瞬间,无数次想告诉他,金赫奎,不只是你,我承认,我也曾幻想过永恒。


评论(31)
热度(71)
© Vol De Nu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