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 De Nuit

暂时停更 有事私信


就像晨曦之于夜晚,就像风之于山顶。
有些人有些事,只是存在,就能安慰所有的辛苦与等待。


Only for
🐯&🐰

我承认曾幻想过永恒【番外】

 deftxmeiko❤❤❤

请勿上升真人x3【听说重要的事要说三遍】 

2016 凛冬 上海

        田野一个人偷偷跑去基地外面买热咖啡喝。他点了每次和金赫奎来都要点的香草拿铁,熟练地往里面加了半包糖,手中捏着剩下的半包,却突然愣在了原地。

        啊,以前都直接递给他的,现在多出来的半包怎么办,田野想了想,舍不得扔,于是放进了外衣口袋里。他端着咖啡,慢慢地往回走。

       上海的冬天,真的好冷啊。田野紧紧捂着咖啡,生怕流失一点温暖。韩国是不是也和这边一样冷,你已经离开我两个月了,这两个月里,再没有人指着我用蹩脚的英语说:“meiko,SB.”再没有遇到一个像你一样的ADC。你一直在打韩服排位,我们有时还可以排在同一场,我们还会互相开心的问好,但却没有多余的话了。好像谁都不知道该开口说些什么,不习惯过于生疏的“你最近过得还好吗”,又没有办法过于亲热地交谈,哪里都是怪怪的。

        唉,田野轻轻叹了口气。突然感觉放在裤子口袋里的手机震了一下,他腾出手来把手机拿出来,看到是明凯,便按下了接听:“喂?”“喂,田野你在哪里啊,”“在买东西。”田野声音淡淡地,有点心不在焉。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发出一阵笑声,然后是明凯由远及近的声音:“明天去机场接人,早点起床啊。”田野心脏一缩,该来的还是会来吗,我身边的那个位置,还是属于别人了。“我知道了。”田野努力压抑语气的起伏,迅速按掉了电话。

        根本不想回基地。田野抱着咖啡,找了基地外花园里的一把长椅坐了下来。他看着天空,努力回想着金赫奎的样子,每一幕,每一帧,他表情的每一个细节。他害怕太久的不相见,会让他忘记他的眉眼。还好,现在我还可以完整的回想起来你,可是一年以后呢?两年以后呢?你的声音,你的样貌,你曾经跟我说过的那些想要珍惜的话,甚至是那封信,我会不会慢慢遗忘?我怕自己越是强调记忆,反而会有反作用。

        寒风猛然刮过,田野打了一个喷嚏,他缩了缩脖子,却突然看到了那个曾经帮他翻译金赫奎信的那个翻译。他向田野打了个招呼,田野点点头算是回应,没想到他直接走过来跟田野开始讲话:“野神干什么一个人坐在这里?”“思考一下人生。”田野深深呼吸了一口寒冷的空气,感觉大脑清醒了很多。

        那个翻译端详了一下田野的表情,想了想似的说:“可能一切没有你想的这么坏。过去这么久,即使他走了,你心态容易爆炸的习惯还是没有改掉啊。”田野猛然抬头,一瞬不瞬地盯着他:“你什么意思?”“没什么,deft想表达的不就是这个意思吗。”

        田野站起身来,觉得这个迷一样自信的翻译有点烦,他不喜欢别人用这种模棱两可的语气跟他说话,他也不想装作跟他很熟的样子。最重要的是他现在暂时不想从别人的嘴里听到他的名字。田野意味深长地看了翻译一眼,转身走掉了。

        

       第二天一觉醒来,已经快十点了。田野慢悠悠爬起来,洗漱完毕换好衣服的时候,发现明凯早就在会客室等着了。他看到田野拖着步子走进来,眉毛跳了跳,说:“野神不要梦游好不好?快点走吧。”

       这次接机只有明凯和田野还有几个工作人员一起去,不知道是什么adc这么有架势,估计又是路人王吧,那种没出过rank前十的。田野想着,却越觉得无趣,看着窗外,努力地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真的不想让那个位置被别人坐,那个位置只属于一个人,而我田野也只想辅助那一个人。明凯看着田野的脸色,知道他在想什么,故作严肃地说:“你敢欺负别人你就完了。”田野沉默着,不想说话。他好累,他宁可认为今天没有到来过,他宁可侥幸地认为那个位置他会回来坐,他宁可活在自己的幻想里,那样他至少不会觉得孤单。

        明凯好像心情特别好,一路上有讲不完的话,一会儿跟田野说他们的现在的adcjinjiao怎样怎样,说koro最近背不会再频繁地疼了,一会儿说nice毛掉的越来越多了,最后讲的田野也没话接了,他竟然好像打算讲冠军之夜的时候他和童队出去干了什么。田野赶紧让他打住:“明凯,别这样了。”

        明凯顿了顿,看向田野皱紧的眉头,空气好像凝滞了两秒,说:“你才是,田野,别这样了。”“我怎么了?”田野声音都低了两分,有点心虚地低头看手机。明凯张了张嘴,最终却选择保持沉默。

        田野心神不宁地看着手机,喜欢金赫奎这件事,难道被明凯发现了吗?但愿他什么都不知道,明凯这一个大直男,肯定会看不起我的。

        路上堵车了很久,各怀心思的人到了机场,明凯赶紧跑下车去看飞机起降情况。田野在机场大厅里,找了个位置坐着,又开始低着头看手机。田野打开浏览器,一下一下地毫无目的地按着刷新,啊糟糕,又有点想喝咖啡了。田野这么想着,站起身要去找咖啡店。

        没想到明凯很快又跑回来了,他气喘吁吁地跟田野说:“完了完了,本来你就起晚了路上还堵车,飞机已经到了一刻钟了。”

        田野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这种相见,能拖一分钟是一分钟:“应该在拿行李,我去买咖啡。”明凯愣了一瞬,反应过来后抓住他的手臂,大声道:“田野!我跟你说了!别这样了好吗?”田野背对着明凯,声音低低地:“我怎样了?我又怎么样了?我现在是怎样?”他猛然转过头,把明凯的手一点点拉开,“我好的很,只是突然很渴,你有没有什么想喝的?”

        “田野,我知道deft.的离开,你心里至今难以接受,但是今天我们…”“没有。”田野打断明凯的话,“我没有,我很开心。说真的,你想喝什么?”明凯神色复杂了一瞬间,想了想似的说:“那我先去接他了。”

        田野一个人找到咖啡店,又点了一杯香草拿铁,机场的咖啡店,没有提供自取的糖,田野有点手足无措地四下张望,摸了摸口袋,突然发现这里有上次剩下的半包。他把那半包糖拿出来,看了很久,还是倒进了咖啡。

        金赫奎,你不在这里,所以我有多出来的半包糖。或许明凯说的很对,我不能再这样了,你每天也在前进着吧,只有我一个人深陷回忆不能自拔,这是不是太可笑了。但是我怕前进的自己会忘记你,我舍不得你,我还没有好好地跟你告别,你就要被别人取代。

        我不甘心啊。

        田野捧着咖啡,往到达口走过去。你不会被取代的,永远都不。

        

        到达口挤满了接机的人,田野踮着脚,根本无法从人群中找到明凯。因为不愿意接受的原因,他根本不知道是哪个航班,这可怎么办啊。田野捧着咖啡,晃晃悠悠的差点洒出来。

        田野只好退后很多,站到人群外围,低头默默喝着咖啡。手机震了震,是明凯的电话。“喂,田野你在哪啊?”“到达口。”田野又啜了一口咖啡。“知道了,站在原地别动。”是明凯急急忙忙的声音。“明凯,我准备好迎接我的新生活了。”他突然讲了这么一句。从今天开始,我决定要往前看了,是否忘记你,我不想在意。因为我宁可在现实中偶尔做梦,也不想在回忆里寂寞的吊死。

        明凯那边好像沉默了几秒:“我现在就把你的新生活带到你身边,可以回头了。”“哈哈,我觉得他肯定比我还小……”

        田野笑着回头,却只看到了不远处明凯笑的灿烂的脸,然后自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他身前的这个人,比他高出一点的肩膀,挡住他本来就放的很低的视线。

        田野手一抖,本能的往后退,抱住他的人却不让他走,双手用力地拥住他。田野大脑还处于当机状态,心里想的是,这新人也太猛了吧,这样喜欢我吗,等会儿给他签个名好了…

        恍惚中的田野却突然听到了有人在喊他的名字,不是明凯,不是任何人,那个声音,每一个音色,每一个起调,每一个字里行间的情绪,都熟悉的让他想要流泪。

        在做梦吧。田野闭了闭眼,我终于做了一个和你有关的梦了,在我终于决定放弃你之前。以前每天每天想着你的时候,你从未出现在我的梦里,到了如今,你又来搅乱我的决心。你说你不擅长察言观色,这不是做的挺好吗,你看,就是这么简单,我又放不下你了。

        田野的耳边,是他温热的吐息,真实到田野不得不睁开双眼望向他。

        长黑了一点,壮了一点,头发被剪短了,不过还好,还好,不是别人,是你。

        

        金赫奎放开田野,田野看了一眼一脸计划通模样的明凯,明白了一切。收回目光,仿佛要用尽全身力气似的注视着金赫奎,他想把这个人的模样刻在骨子里,最好可以像血一样伴随他一生。

        田野缓缓朝金赫奎伸出手,好像一切都从头来过,自己还是那个无知的辅助。那天下午,阳光正好,所有寒风都被温暖,而我和你曾一起幻想过的永恒,本无人陪我演这剧本,却终于在这一天,由我先写下开头:

        

        “Hi,my name is meiko.”

       

——————————————————————

      

        明凯和童扬临危受命在酒店里照看这个喝醉了的未成年少男。金赫奎跟他们说这次离开也是秉持着早去早回的心理,所以才这样匆匆离开。韩国那边还有很多手续要办,不能一拖再拖。

        嗯,他只是去服役。明凯大手一挥让金赫奎速速离开。没想到他家辅助醉酒清醒以后第一个问的就是deft。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田野这个小不点才能喝成这样,明凯心里打着算盘。田野跟金赫奎两个人之间有粉红泡泡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作为队霸,他还是懂得。

        田野问的每一个问题,明凯都是“仔细思考”了才回答。他总觉得,田野对自己认识的不够彻底,不够清楚,那么就借着这一次机会,让他彻底认清自己的想法。

       明凯以为田野回去之后会到处问,问deft去哪了,什么时候回,那样就不用他自己来解释了,毕竟基地里大家都知道的,没想到他这个bb机突然什么都不说了,每天就是跟jinjiao.打打磨合,不紧不慢的训练赛,不远不近地跟所有人保持着距离。

        他爱怎么样怎么样吧,明凯愤愤地想,这么一想,就一直到收到金赫奎要回来的消息。

        金赫奎说想见田野,非要让明凯带过来接他。明凯路上演戏演的辛苦,又对田野现在这种淡淡的状态很不满,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还好他们终于在一起了。明凯此时内心是欣慰的。

        我姑且算做了一件好事吧?我敢打赌,金赫奎的这次出场,田野肯定一辈子忘不掉。

——————————————————————

终于在半夜把这个写完了…

其实不想写这个番外的 觉得正文就够了

加番外有一种写悲硬说甜的感觉

但是各位小天使拿着菜刀【?】等着我

我只有乖乖就范TAT

不过确实需要he

  以后会有各种番外123456

都是日常向哦233      

欢迎跟我一起玩泥巴_(:3」∠)_        

        

评论(19)
热度(53)
© Vol De Nu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