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 De Nuit

暂时停更 有事私信


就像晨曦之于夜晚,就像风之于山顶。
有些人有些事,只是存在,就能安慰所有的辛苦与等待。


Only for
🐯&🐰

互相折磨到白头Part.Ⅳ

deftxmeiko❤❤❤

请勿上升真人x3【括号里的东西不想打了】

推荐阅读bgm:星屑ビーナス(星屑维纳斯)-Aimer

       

         田野最近很烦恼,因为他有个女同学来了上海。

        按照田野的性子来说,是根本不准备鸟她的,但是没想到,别人就是看准了田野在上海混的风生水起,所以就着老同学的名义对田野死缠烂打让他带她出去逛。马上就要预选赛了,田野的压力堆成山大,哪有闲工夫管这个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同学。

       但别人好说歹说,不知道从哪搞来他们的作息表,把田野的作息摸的清清楚楚,知道田野有一天休息,一副“你不带我飞我就吊死”的样子,死活让田野陪她出去半天。田野也不好让以前的同学觉得自己来了大城市就六亲不认,只好半推半就的答应了。

        那天他们全基地都可以休息,金赫奎一起床就让田野跟他双排,田野迟疑了好久,最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向金赫奎说:“Just one hour.”然后脚底抹油似的溜出了基地。金赫奎看着田野几乎是飞奔着离去的身影,还没说完的话卡在喉咙里,想帮他把头发捋捋顺的手还举在半空,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一脸莫名其妙的表情。

        他眼疾手快地抓住给童扬打水路过的明凯:“what will meiko do?”“play with girl.”明凯不知其中端倪,眉飞色舞地添油加醋了一番。金赫奎的脸突然冷了下来,“where?”“the mall in the next block..”明凯不知道自己小学生水平的英语金赫奎听懂了没有,有点担心地看了看他的表情,但却发现这个人脸比锅底还黑。“deft,duo with me..?”明凯以为他找不到人一起玩,于是试探性地问了问,却被他一口回绝:“no.I have something to do.”

       田野这边,一边胡乱地整理衣服,一边往商场赶。时间还很早,赶着商场开门的第一波进去,应该可以早去早回吧。田野想着金赫奎难得邀请他一块双排,心里一阵扼腕叹息,但毕竟答应别人在先,也只有先放一下金赫奎的鸽子了,这简直就是自作自受啊。见到同学,田野愣了下,原来不止一个,是班上一群女生,都热情地向他打招呼,本来就是之前玩的挺要好的,但田野还是有点局促,只是点头向她们微笑了下。

        逛街的时候,女生们叽叽喳喳,田野却总在低头看手机,想着什么时候才可以回去。女生们看他这样,硬是把他拉到货架前,不让他看手机,围着他问东问西,说说近况什么的。田野无奈地收起来手机,先是默默听着她们讲最近发生的事情,从她们的对话中,他发现自己也有点想隔的很远的同学们,特别是以前的好哥们,不知道都过得怎么样了,还有自己的家乡父母,没过一会儿,他们就聊得热火朝天了起来。

        正讲到上学时候的趣事,田野和女生们笑做一团,却就在这时,在有点空旷的商场大厅中央,他看到了一个人。眼神瞟过那个身影的一瞬间,田野愣在了原地,有点不敢置信地眨了眨眼睛,看着那个人熟悉的身材,熟悉的走路姿势,熟悉的发色,他的不相信也变成了相信。

        金赫奎也会逛街…田野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地想着,还是一个人逛街…情调挺足的。看来下次可以约他出来逛商场!田野左想右想,好像突然发现了新大陆似的想到这样一个自以为“绝佳”的点子,想着跟金赫奎两个人逛街的样子,田野开始一个人傻笑了起来。

        “田野?”女生们看他突然开始放空然后又突然开始傻笑,有点被吓到了,“你没事吧?”“没事…我去下洗手间。”田野回过神来,感觉无数道关切的目光向自己袭来,才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脸迅速地烧红起来,赶紧找了个借口逃离这里。

        哎,真是丢脸丢到家了。田野一边洗手一边叹气,看了看确认无人的厕所,刚想放开嗓门骂几句脏话,发泄心里的愤怒,却忽然感觉背后一热,好像有什么东西贴了上来。田野撑在洗手台上的手一抖,以为遇到什么奇怪的人了,到嘴边的脏话匆忙咽进肚子里,慌慌张张抬头看洗手台上的镜子,却看到了正把下巴搁在自己肩膀上的金赫奎,金赫奎没有从镜子里看他,反而是田野自己一脸惊慌害怕的表情,像是被不怀好意的少年围在巷子里的十六七岁少女。金赫奎双手支在田野的身侧,将田野困在自己和洗手台之间,让他动弹不得。

        田野一下反应过来,脸涨的通红,刚转过身去,却对上了一张金赫奎放大了无数倍的俊脸,他温热的鼻息就扑在田野的脸畔,让田野的大脑有一瞬间的当机。“deft...what are you doing..”田野不敢看他,眼神四处飘忽着,他怕一看到金赫奎的眼睛就会暴露自己此时内心该死的愉悦。

        金赫奎没有说话,他慢慢抬起他支在田野身边的右手,摸上了他的后脑勺。田野一副不明就里的样子,有点警惕地看着现在正在跟自己用暧昧无比的姿势进行肢体交流的他。好像被压的有点不舒服,田野有点用力地用双手抵着金赫奎的胸膛,想把他支开一点,但却发现自己的手用不上力,又急又不知所措的田野感觉自己的脸已经烧的不属于自己了。身后水龙头发出滴滴答答的水声,在安静无人的厕所里覆盖住了两个人都已经紊乱的呼吸声。时间仿佛凝滞了几秒,几乎是一瞬间,田野只看到金赫奎眼神暗了一暗,就感觉放在自己后脑勺的那只手猛然一用力,把自己的头压向了他。田野还未来得及反应,就感觉有什么软软的东西贴在了自己的嘴唇上。

        生平第一次,田野被吓的一动都不敢动,整个人僵硬的像一块钢板,脑袋就是超负荷运作的计算机,现在显示在脑海里的好像只有“等待响应”和“关闭程序”。

        只是贴了一贴,金赫奎就很快离开了,他看着脸红得跟猴子屁股似的摆出懵懵的表情的田野,突然忍不住低头抿着嘴笑了。“deft..”过了几秒,好像田野的灵魂才回到自己的身体里,于是脑袋也迅速称职地作出反应,让他意识到身为一个男子汉大丈夫竟然被强吻了这一个事实。

        我靠,被亲了?田野心里一下子涌起各种各样的心情,五味陈杂,既不敢相信又感觉伤了自尊,最可怕的是自己还开心的不得了…田野你真是病了,病的厉害。他抬头,看着金赫奎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更是被一种叫做自尊心的东西打击的体无完肤。

       “deft你混蛋!滚!”田野根本不敢再多看金赫奎的脸,只顾低着头拼命去推开他,但他根本没有用全身的力气去拉开距离,这种行为在金赫奎眼里看起来就像欲拒还迎。于是金赫奎顺应田野的“意思”,反而双手用力,将他死死抵在洗手台前,不留一点让他喘息的缝隙。“meiko,why,do this can make me feel happy.”他故意停了停,仔细观察田野的表情,好像看到他眼里有什么一闪而过,金赫奎才笑了笑,右手一用力,把田野的脑袋抬起来正视他的眼睛,“Are you happy?”

       田野被迫抬起脑袋对上金赫奎的视线,他感觉自己快崩溃了,金赫奎每讲一个字,一个单词,温热的气息都吞吐在他的耳边,让他脚软酥酥的,头皮发麻,简直想瘫倒在地上永远不醒过来。        
        “No.”田野发现自己的声音都软软糯糯的,带着一丝根本不是自己故意加进去的撒娇的语气,说完自己都想咬舌头。

         田野刚说完,还没看清楚眼前这个人的表情,就感觉后脑勺的手又一用力,他条件反射一样的闭上了眼睛,他知道等待他的是什么,然而因为他心底这该死的期待,他不会选择去推开他。

       这次亲吻,却不像上次的试探性的浅尝辄止,而是一个掠夺呼吸甜到腻死人的长吻。金赫奎先挑逗似的舔了舔田野的嘴角,感觉到怀里的人受惊一样的抖了一下,便加重了手上的力道,灵活的舌头也慢慢引导笨拙的田野张开嘴巴,唇齿纠缠间,金赫奎似乎有点着急,只想一味的掠夺,占有,宣布他对田野的主权。本来是田野自己站着的,到后来几乎是靠到金赫奎怀里,完全靠他托着,不然田野怀疑自己真的要瘫倒到地上,而且他不会用鼻子呼吸,根本不会换气,一口气撑到最后,实在被憋到不行,只能唔唔唔的表示反抗。金赫奎这才放开他,而田野眼里已经有了被憋出来的眼泪。

        卧槽,差点自己把自己憋死了…田野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愤愤地想着。“meiko..”金赫奎突然出声,田野又吓了一跳,这才发现自己还软软地趴在他怀里,赶紧把他推推开,跳到一边站着。金赫奎好像也有点不知所措,好像想过来帮田野摸摸头发,看着田野现在完全一副炸毛的样子,想了想又放弃了。“you first time do this?”金赫奎试探性地问了问,田野没好气地从鼻子里出声:“嗯。”

       金赫奎那边沉默了一会儿,过了许久,他才憋出来一个词:“cute.”田野一听,感觉血马上就要把天灵盖顶破了。被一个男人夸可爱!还是一个明明自己这么可爱的人!我男子汉的心今天真的受创啊!不行,下次一定要亲回来。

       金赫奎不知道田野脑内剧场这么丰富,看他沉默不语着,以为他因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而不大开心,摸了摸脑袋,说:“have a good time,bye.”然后准备转身离开。

        “wait!”田野想都不想就脱口而出,金赫奎听到声音,停下了脚步。而这时门口进来了一个顾客,那人看着两个男人满面潮红的站在厕所门口叽叽歪歪,忍不住奇怪地多看了两眼。田野被这么一看,脸就绷不住了,想想要是他们再多亲那么一会儿,被这样看到了的话,他田野下半辈子还过不过了?职业还打不打了?

        越想越觉得脊背发凉,看看眼前那个好像还没有意识到严重性的金赫奎,更是气不打一处来。“deft,”田野走到他身边,用很严肃很严肃的表情跟他说“dont do this any more.there are many people.”

       “Meiko...”金赫奎转过身来,看着田野紧锁的眉头和红扑扑的脸蛋,感觉心跳的很快很快,像个偷糖得逞的小孩子,而且刚刚吃完糖的自己,非常非常地想吃更多,更多…最好自己每次想吃都可以吃到,那简直太幸福了…但当他看到田野的表情,心还是冷了一冷:“I am sorry.”

        “田野!”厕所外传来女声,“你在搞什么?都站在门口了,快出来啊!等半天了!”田野神色变了变,回头看了看黑着脸的金赫奎,踌躇了一会儿,还是向他挥了挥手,“see you later.”

        田野一边往外走,一边摸着自己的嘴巴。感觉像自己幻想出来的场景…这些动作,对话,像假的一样。世界上哪有这么好的事啊,我喜欢你你也刚好喜欢我,不过这也就算了,关键是我是个男生啊。

         啊不过,他嘴唇,好软好软啊…       

        明凯觉得最近他们家下路两只很奇怪。这已经是一天里第n次了。

——“meiko...”是金赫奎拖的长长的声音。

——“啊?啊?”然后是田野很奇怪的巨大反应。

——“give me..”是明显还没说完话的金赫奎。

——“okok!”然后田野就跑出去给他拿什么回来,两个人特有默契地相视一笑,金赫奎接过东西的时候还捏了捏田野的手。

        噢不,明凯揉了揉眼睛,为什么田野要像小媳妇儿一样的脸红?这扭扭捏捏地回座位姿势是什么玩意儿?这是什么新梗?年纪大了跟不上时代,也并get不到笑点。“明凯,能不能不要躲在椅子背后面偷看,把脚从椅子上拿下来。”童扬已经对这个八卦婆忍无可忍了。

        明凯正因为自己认为的代沟而伤心不已,被童扬这么一说,顿时觉得一张老脸没处摆,看了两眼已经戴好耳机的田野,才放心地转身坐好,一转头就去凶童扬:“说说说,说你妈!”“我妈最近还好,谢谢关心。还有你什么时候得口吃了?得治。”童扬看着游戏屏幕,头都不带转的面无表情地回答。         “?????”明凯觉得今天心好塞,想狗带。          预选赛马上就到了,金赫奎最近压力非常大。田野知道,他对自己要求很高,他对未来的期望也很高,他已经清楚的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他估计也不想再犯。在韩国比赛的日子,将他变得脆弱又敏感,他是那种就算把自己逼死,也不愿意成为队伍包袱的人。田野在自己能力所及的范围之内,一直在给予他自己所认为的能给予的最大支持。

        本来很想问他那个时候为什么要吻他,但是每当田野看到金赫奎认真地练习的脸,他也想追随他的脚步,于是田野选择抛开这些杂念,专心训练,他要陪他在这条路上走的更远才行。

        预选赛一大早,田野爬起床,本来想给金赫奎的房间打个内部电话,叫他起床说几句话然后一起去吃饭的,结果一直是无人接听的忙音。

        田野安慰自己是他还没睡醒,或者正在上厕所,努力让自己不去担心,但最坏的状况还是发生了。

        “deft选手因病无法参加彩排,请在宾馆的其他队员迅速下楼集合进行彩排。”是领队发来的消息。         田野握着手机的手有点颤抖,但还是哆哆嗦嗦地穿好衣服下楼。空着肚子站在那里,看着身边空荡荡的位置,努力憋回去到嘴边的每一句问话。明凯看到神色局促的田野,了然地用胳膊肘捅了捅他,耳语到:“好像是肚子疼。”田野听到这话的一瞬间,向明凯投来感激的眼神。“不知道他预选赛还能不能打,看病的情况吧。”“嗯,谢谢。”田野看了看明凯,感觉他始终都是这么可靠,一直都扮演着知心大哥哥的形象,让人愿意依赖。

        田野现在想看到金赫奎,又不想看到金赫奎。在休息室里焦急的等待的时候,田野从来没感觉时间如此的漫长,是坐也不是站也不是,问也不好总是问,生怕回答不是自己想要的,就又要黯然神伤半天。所以当三少带着金赫奎推开房门的一瞬间,田野几乎是立刻就站起来了。久坐突然站起让田野脑袋充了一下血,然而就是这一下眩晕,让他被隔在人群外。

        田野几次张了张口,却发现自己连金赫奎的头发都看不到,更别谈跟他讲话了。他被很多人围着,所有人像列队一样迎接他回来,但却没什么人说话,大家只是看着他,他走的每一步都如此沉重而艰难,痛苦的样子让人想帮帮他,却都因他周身却散发着闲人勿近的信号而退避三舍。金赫奎被扶到离他很远的地方坐着,他脸色驼红,嘴唇苍白,一手撑着脑袋,一副恹恹欲睡的样子。 这样,还要比赛?田野心痛而震惊着看着正在吃药的金赫奎。田野这一刻,再也没有其他的想法了。只要他上场,我会一直保护他。 ——————————————————————————

大家好😁

我又回来填这个坑了

不记得前文的小天使如果感兴趣可以看下 不看也没关系 因为感觉没有什么联系kkk

脑洞开始是zzm直播的时候说田野出去玩了👫

然后是驼的生病 😣 这个主要下章写吧

我会跟着他们的日常一直更_(:3」∠)_

大概是这样计划的↑

所以还没有定好什么时候完结

不知道小天使们喜不喜欢这个设定

我好方呜呜呜😢😢😢

谢谢你们  你们的喜欢是我的动力~~~么么艹😂

评论(15)
热度(60)
© Vol De Nu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