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 De Nuit

暂时停更 有事私信


就像晨曦之于夜晚,就像风之于山顶。
有些人有些事,只是存在,就能安慰所有的辛苦与等待。


Only for
🐯&🐰

原来我们活在两个世界『Ⅰ』

        deftxmeiko❤❤❤

        请勿上升真人x3_(:3」∠)_

        是之前放过预告的那篇文】


        田野最近找了一份在咖啡店打工的工作。当他用自己修长的手指去摆弄那些咖啡用具的时候,总有一种不真实感。

        明明已经过了这么这么久了,还没有习惯啊。田野叹了口气,慢吞吞地去收拾吧台上的咖啡杯,望着落地窗外繁华的街道车水马龙,行人车辆川流不息,好像所有的一切都在改变,只有这座忙碌的城市,默默无声,未曾改变,偷偷地记录一切匆匆过路人的故事。

       今年,是他来到上海的第七年,退役的第五年。时间过得好快,快到他好像把以前的一切遗忘到只剩下打游戏的本能。这个忙碌城市,是不会允许你驻足于过去苟且偷生的。

       下班以后,田野像那些年轻的白领们一样,为了省几块钱的地铁费,去挤两元就可以从头坐到尾的公交车。在公交车里被人山和人海挤得东倒西歪的时候,田野的表情只剩下麻木。

        刚开始这样过日子的时候,每天都想回基地,每天都想坐基地里冷气充足的接送的大巴房车,每天都想吃基地里的饭,每天都想玩基地里的电脑。人总是这样的,心里即使有愿望,可特别是当意识到自己绝对不可能实现的时候,会慢慢选择淡忘它。像现在,他已经慢慢学会习惯。

        车开过人民广场,广场边商场的大屏幕上放着各种广告,发出各色光芒,在人们头顶闪耀,而在各色LED交错光辉中,一个熟悉的图标却成功吸引了田野的注意力——英雄联盟新五大区开放,全新5v5地图,更新操作界面,还有新英雄。不过只是预告而已,国服应该还没更新吧。田野思索着,反正一直都是比韩服慢的,不过新的地图,倒是可以玩一下,也真的许久许久没玩了,还挺想念的。

        自从他们EDG拿了s5冠军,这个游戏便由火爆变成了超级火爆。明凯在他职业生涯最辉煌的时期静静地选择了退役,没过多久,童扬也跟着他离开,去了别的城市。然后只剩下他,pawn,和那个人。

        田野一想到他,本来以为自己可以一笑带过的,但心里还是隐隐地抽痛了一下。也是好久没见他了,金赫奎…如果不是自己,他应该可以安稳地在中国打完s6,说不定他可以再拿一个冠军之类的,然后再风风光光地回韩国,完成他的职业生涯。只是现实是他还没摸到s6的门票,就狼狈地逃回了韩国,从此杳无音讯。

        没有田野的金赫奎,像没有利刃和护盾的战士,除了一腔孤勇,什么都没有。他想起来离开柏林的那天晚上,星光撒在他年轻的脸上,而他温柔地注视着自己,眼睛里闪烁着细碎的光芒,仿佛隔了千年,他对他说出这样一句话,不是表白的表白。

        过往你给过我的所有温柔,如今就变成了无尽的折磨。

       

       公交一个急刹车,田野随着人倒向一边。他现在已经练就了在人与人之间轻易就能找到一个很好的姿势以稳住自己的下盘的独门绝技,正所谓熟能生巧,练成这个,也是一个让人心酸的骄傲。而他身边那个人明显没有他经验成熟,往后跌了好几步,在他的脚上连狠踩几下。"你大爷的!"田野疼的一跳,瞪了那个人一眼,而就是这么一瞪,他却发现这个人十分眼熟。

        这个人带着一顶鸭舌帽,帽檐压的很低,像是故意为了遮住脸而这样戴的,但他的死鱼眼还是因为回头看田野而露了出来。那人的眼神没什么波澜,好像面对着暴怒的田野也毫不畏惧,他低头看了看田野的脚,调整了下自己的姿势,才将目光又调回田野脸上,淡淡地说了一句:"抱歉。"

        田野本来有点气的,但看到他的一瞬间,却不知道该怎么向他发火了。我靠这个人,长得真像明凯,就是性格不太像啊。他忍不住多看了那个人两眼,越看越觉得奇怪,当他还在踌躇着要不要问问看的时候,公交已经到站了。

        那个人径直越过他下车了,田野终于还是叫着出声:"明凯!"响亮的报站声压过了他的呼喊,缓缓关上的车门将他的声音关在车厢里。那个人好像没听到,田野有点气馁地想,正以为自己累到出现幻觉了的时候,他却看到已经下车的那个人回头看了他一眼。

        "卧槽他妈的!"田野脑袋里仿佛有什么轰然炸响,疯了一样推开人群挤到门边,累了一天的他在这一瞬间爆发出了很大的力量,"师傅停车!明凯!明凯等下!"但公交却已经离站混入车流,车门也不会再打开。田野贴在门上,使劲朝明凯下车的方向望着,但除了无数张相似的路人脸,那顶鸭舌帽却不知顺着人流去了哪里。

       

         田野一回到家,就冲到电脑前按下开关,熟练地上官网下载游戏,等待的间隙,他翻了翻手机,找到明凯的电话号码,迫不及待地打通了它。

        等待他的,却是意料之中的通报已经关机的冰冷女声。明凯这个号码应该不用了,也不知道他这几年去了哪里,他也从来不主动联系,发生那件事以后,好像他们五个人就没有再联系过了。

        明凯来上海干什么?童扬和他在一起吗?不知道他和金赫奎有没有私底下联系过…田野的疑问太多,全部涌进脑海的时候,就不知道该从何下手。

        如今的网速已经飞快了,田野去泡了个面加看个新英雄介绍视频的时间就已经下载好了。

        田野双击点开图标的一瞬间,他的手有些抑制不住的颤抖。

        想起来五年前怀着从哪里开始就从哪里结束的绝望心情申请冻结了自己所有的账号,发誓再也不碰这个游戏,把它从硬盘里完全删除以后,还畅快淋漓地去酒吧喝醉大哭了一场,仿佛是对告别过去做的某种仪式一样。

        真是幼稚的可笑啊…田野想着那时候仿佛丢了全世界的自己,还是忍不住有点心酸。

         都过去了,过去了。

         田野不停地安慰着自己,但还是觉得胸口有点堵。他去申请了一个新的账号,熟练地登陆游戏以后,发现客户端界面已经变得有点看不懂了。

        田野看着流畅的UI,小细节的处理,想到以前自己用的客户端,忍不住叹了口气。

        原来真的已经过去好久好久了啊。

        好不容易找到了开始游戏的按钮,田野按了开始以后,不到三秒就可以进游戏了。真是快…田野嘴角抽了下,看了看琳琅满目的英雄,随便选了个没玩过的按下了确定。

        快速地按照推荐出装买了装备,来不及看新装备,就走向了中路。

       这个一直有着三条支路的地图给他带来过荣耀,数不尽的掌声,喝彩,让他这个从遥远的边界来到大都市的小孩子站到过世界的顶端,也给他带来过绝望,难过,失望,决裂,争吵。

        一直以来的辅助定位让他仿佛觉得下路画面里的每一根草都可以描述出形状。而那个人的每一个走位,细微的心思,就像下路的画面一样,田野对每一分都了如指掌。锤石闪e的一瞬间vnq跟上把对面钉在墙上顺利击杀,他们之间每一个完美配合的时刻都充斥在田野的脑海里,像无数帧时间久远的默片,让人舍不得尽数扔掉,但回忆起来的时候又让人心痛。田野对着下路发了很久的呆,都没注意自己把英雄停在了中路的正中间。

        当自己的画面出现被攻击的警示时,田野才一个激灵调回视角,结果看到对面的中单在平a攻击他。田野默默地把英雄往回挪了挪,打开tab看计数板。"wodikimhyugyu…"田野忍不住跟着念出声,念完以后自己先出了一身冷汗。这个名字拼起来念,不就是金赫奎吗…而且…而且这个是很久很久以前他只用过很短时间的一个ID啊。

       对面的中单难道是自己的远古粉?田野心里偷着乐,看我秀他一脸!

        然而过去了20分钟了,田野心情很沮丧。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是自己玩的太菜还是对面太厉害,明明自己手速还是可以跟得上的,但是对面的那个人明显手速比他快出不止一点点。被单杀一次,补刀压了快二十刀,田野内心有点崩溃,于是决定龟缩塔下。现在高手都这么多了吗…田野决定把希望寄托于其他路,结果发现他们辅助也是个耍杂技的家伙,年轻时候的暴脾气一下就上来了,飞速地发了句所有人"why this game cant win..""。"

        他的意思是这种五级的匹配他这当年的世界冠军竟然会输,他不服。不过不服也得服,田野气了一会儿,却又马上消气了。毕竟五年了,再熟练的事,也会遗忘的差不多吧,除非已经习惯到成为了本能。

        很快地按下了投降,田野想关掉游戏去吃面,但左下角却弹出来一个聊天框。

        "hi." 是对面的中单。

        难道认出来我了?这得有多喜欢我才能看出来…田野狐疑地回了一句"hi"

        "play with me?"

        为什么在韩服用英文交流啊这个人真的奇怪的不行。田野越来越好奇了,"why?"

        那边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回答,田野等的有点不耐,打了个88准备下线的时候,他又说话了。

        "you feel like a friend of me."

         …噢原来不是我粉丝。田野心里一阵失落,还是打字问他:"you know deft?your id."

         对面很快地回他"i was his fan"田野愣了愣,原来是金赫奎的粉丝而不是他田野的粉丝。金赫奎发生了那种事,还是有人对他不离不弃一直喜欢到现在啊,也是好难得的事。他现在要是在我身边,我就向他炫耀,展示这些,这样就可以让他露出那种有点羞涩却又天真烂漫的笑容。

        田野想着想着,自己描绘着那画面,傻乎乎地笑了一会儿,干干地笑完以后,心里忽然却空虚到感觉十分地难过。这种没来由的难过,像一大团棉花堵在心口,想要流泪发泄,它却把一切都吸收干净。好久没这样了,所以说一碰到这个游戏根本不能让他开心,全是伤心事。连他们之间的回忆都是苦的,田野已经不知道他可以依靠咀嚼什么度过余生了。

        田野没去管那人后来发的什么直接关掉了游戏,然后就去大口吃泡面。

         妈的今天这泡面怎么这么辣?田野吃了一口,不小心呛到喉咙里,辣椒刺激着他不停地咳嗽。他捂着嘴跌跌撞撞地爬起身,习惯性地往左边看了一眼,那里没有人再用温柔关切的眼神望着他,在一顿嘲笑后依然会及时地给自己端来水,现在自己身边只有空气,冰凉的可怕。

        田野一个人的上海,没有温柔的目光,没有总在手边的水,没有软软的嗓音,没有他。

        田野的喉咙火烧一样地疼,他也不想去找水了,索性蹲下身闷闷地咳嗽着,他咳得太用力,连眼泪都忍不住涌出眼眶。

       五年了,金赫奎…五年了。我怎么这么想你,这么想见到你,听听你的声音,看看你的笑容,摸摸你的脸。我已经抵挡不住这如此会见缝插针的思念了,我已经伪装不了自己了,我已经不知道我该怎么办了,你快来帮帮我,金赫奎…

        田野低声呜咽着,把脑袋深深埋进臂弯。月光透过窗户,撒在他弓起来的背上,温柔地流淌着,一切发生的无声无息。

       

        第二天田野顶着两个黑眼圈去上班,整个人没精打采的。收拾咖啡杯的时候差点把送给客人的咖啡倒进垃圾桶,把空杯递给别人。值班长有点看不下去,亲手把一杯打好的咖啡连盘子带搅拌棒一起恭恭敬敬地放在田野手里,千叮咛万嘱咐让他送到看窗户边那个客人那里。

        神游千里外的田野漠然地点点头,机械地接过盘子往窗边走去。把咖啡在桌子上放好,田野弯了弯腰说:"您点的餐已经齐了。"那个客人伸手去拿咖啡,田野发现这个人的手非常好看,出于职业病的原因,他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田野。"他还保持着那个微微弯腰的姿势,就听到一个低沉的声音从自己头顶传来。田野猛地抬头,懵了半个早晨的意识一瞬间回到脑袋,身体像不受控制似地站直,看了看声音的主人,整个人便像被钉子钉在原地一样僵住了。

        "明凯…"田野舌头有点打结,看着眼前这个熟悉的鸭舌帽,就知道昨天没有认错。

        "坐吧。"明凯抬了抬下巴示意田野坐到他对面。田野忙不迭坐下来,理了理头发,清了清嗓子,挺胸抬头正襟危坐好,像第一次上课的小学生面对班主任一样紧张。

        "明凯你回来了!"田野的声音因为兴奋有点上扬。明凯看着眼前这个没怎么变的单纯的大男孩,微微笑了笑说:

        "嗯,这次来这边是有事的。"他顿了顿,好像在整理措辞,"所有人都回来了,只是没想到你一直呆在这里。"

        明凯讲的一整句话,田野什么都没听到,就听见"所有人都回来了"。所有人,所有人…那不是意味着金赫奎也…田野几乎是跳起来的,双手撑着桌子,不顾别人异样的眼光,问道:"金赫奎呢?他在哪?"

        明凯听到他提金赫奎,脸色变了变。但还是说:"他一直在国外念书的。现在念完了自然是会回去…"

        "不过,"明凯看了看田野的表情,认真地说,"这次我们只是想聚一下。"

         "好啊!什么时候啊?"田野明显按捺不住的雀跃,撑在桌子上的手都有些微微地颤抖。

          明凯张了张嘴,好像下了很大决心,才一字一句地说道:

        "田野,对不起。"空气好像凝滞了两秒,明凯的每个字,好像都在狠狠地扼住他的喉咙,让他忘记呼吸,"金赫奎跟我说,他不想见到你。"

——————————————————————————

大家嚎 这篇文的大致构思我已经想好了

如果小天使们都很喜欢的话我会继续写

要是那啥…我就回去乖乖填我的互相折磨那个坑😢

he还是be我还是想顺其自然

总之欢迎跟我一起分享各种梗啦233

根本不是个高冷的人(○` 3′○)

我微博就是我lofter艾迪

欢迎互fo嘎嘎嘎

你们的喜欢就是我的动力!😉么么艹😘


评论(33)
热度(95)
© Vol De Nu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