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 De Nuit

暂时停更 有事私信


就像晨曦之于夜晚,就像风之于山顶。
有些人有些事,只是存在,就能安慰所有的辛苦与等待。


Only for
🐯&🐰

原来我们活在两个世界『Ⅱ』

deftxmeiko❤❤❤

请勿上升真人x3【……】

just一个脑洞の产物😭

【是传说中的周更  ooc慎  剧情向】

       "meiko."身后有人在叫他的名字,声音带点开玩笑的俏皮,低沉又动听地回响在他的耳畔。

        田野应声回头,对上了漫天星光下金赫奎温柔的双眼。不知道为什么,田野有一种一开始就知道金赫奎在这里的感觉,也有一种知道他接下来的所有行动的预感。于是他在原地等待着金赫奎向他走过来,脚踩着碎石地发出细微轻擦的声响,撩的田野心里痒痒的。

        眼前的他有着一双细长的眼眸,倒映着点点细碎的星光。细腻光滑的皮肤在黑夜中依然白得让人挪不开双眼,他的头发软软地搭在脑门上,被刮来的风微微吹乱。田野觉得时间仿佛都定格住了,天地间没有任何人任何东西,只剩下向他走来的那个少年。

         他忍不住向金赫奎伸出手,金赫奎也微微笑着,想上前握住他的手。田野快要抓住他的一瞬间,心里忽然一动,手不受控制地往回缩了一下。然而就这么一霎那,一把闪着冷光的尖刀忽然从旁的横刺出来,田野还没来得及看清楚是什么,锋利的刀便狠狠地扎进金赫奎的手里,那双创造过无数奇迹的右手,就这样被刺了个对穿,在田野面前。

       血腥味渐渐充斥在田野的鼻息间,他浑身战栗着,盯着金赫奎的那只手,想移开视线,却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为什么…为什么…不…不…不!田野看着眼前的情景,脑海里已经一片空白,眼泪疯了一样地涌出眼眶,一滴一滴不断落下。好疼…我都感觉到了…好疼…金赫奎,你不疼吗…这么疼这么疼,左胸口这里…快疼到死过去了…田野颤抖着伸出手,试图去握住金赫奎还伸在那里的那只手。

        "meiko..i was pain.."金赫奎说着悲情戏码的台词,声音却毫无起伏。田野听到他的声音冷不防地出现,吓了一个哆嗦,感觉脊背一阵一阵地发凉。

        这么一惊,田野却把自己惊醒了,窗外没有任何声音,寂静地像这世界上只有他活着。田野大口喘着气,摸着被汗湿的后背,揉了揉额角。

        又来了…已经很久没做这个噩梦了,今天一见明凯,又出现了。田野心里一阵堵,想到明凯跟他说的那些话,更是沮丧。

        他知道明凯今天来的意思,如果完全不想让田野去,肯定是根本不会来找他的,但是明凯今天他来了,就代表他还是希望田野可以去看一看的,只是不要露面。

       他知道,当年那件事,不是他一个人的责任。

         明凯告诉他,他们打算在酒吧里碰面。位置是明凯定的,这样可以让田野躲在人群里掩藏行踪。田野认真听完明凯每一句话,安静又听话地点了点头,他知道现在能见金赫奎一面已经是在多方帮助下才得到的机会,这么多年的兄弟,心思了如指掌,如今说声谢谢,也好过一再索求。

        时间平静地滑到了那一天。田野下班以后回到家,看了看手表,离约定的十点钟还有很久,于是打开电脑登陆游戏打算消磨时间。

        一上线就发现之前和他聊天过的那个家伙在线,而且已经30级了。

        点开对话框,田野打算打个招呼,没想到对面很有默契地发了一句hi。田野的话卡在对话框里,一瞬间不知道该如何接话。在游戏里讲话,多久之前的事了,点开别人的对话框疯狂地刷屏,一遍一遍打他的名字,然后看他在自己身边一边打开对话框一边温柔地笑,无奈地接受自己的游戏邀请的时候,田野就像一只得到奖励的宠物狗,开心地想告诉全世界,我和他在双排!

        好像就在昨天,他的脸还触手可及。

        田野怔仲了好一会儿,回过神的时候发现那个人发来了好多个hi,和游戏邀请。

        …好热情。田野按了下确定键,接受了他的邀请。进去了才发现是自定义模式,发了一排问号过去,对面只回了一个单词:"solo."

       啊啊,真的是受不了了…田野鼠标烦躁地在英雄上滑来滑去。他还在打职业的时候,solo这种事情,跟那个人做过以后就像中毒一样,每天都想来一盘解毒瘾,无论他愿不愿意,田野总想拖着他打,因为真的可以学到非常多的东西。

        这样以后,也不想跟除了他以外的人打自定义。

        进了游戏后,他发现对面选的是第一代的英雄安妮,而自己是随便选的一个新英雄。

        不知道为什么,从田野内心里升起来一股要被虐了的预感。

        果不其然,对面抢6一瞬间果断闪现大招完美配合被动将田野一套带走。田野的手还停在D上,愣愣地盯着黑白屏幕发呆。以前自己可以说是靠安妮而出名的,如今自己却被自己的成名英雄打成傻逼也是挺嘲讽的…

        但是对面的手速也可以媲美巅峰时期的自己了。而且对线的时候各种细节的处理也非常到位,田野有点不相信,只是一个路人,会有职业选手的水准。

        "how long have you played it?"回到大厅的田野打算问个究竟。

        "since..2012…"他手僵了一下,回到"me too."田野的手打字地飞快,"i didnt play it for about five years kkk.""for what?""oh nothing"田野打着哈哈,还好对面并不深究,只是很久没有回话。

        "how long you can reach 30?""i dont know"田野百无聊赖地在对话框里输入着回复的语句。

"you everyday online?"对面好像是思考良久才发过来这样一个问句。

        明明不是每天在线,田野却鬼使神差地发了一个"yes."刚发完,对面就一声不吭地下线了。

        大概是有事吧。田野这样想着,也没太在意,上网买了张经验卡,开始了他艰难的升级之路。

        玩到九点半,田野被队友气的口干舌燥,也被自己气的无话可说。这迷一样的狗屎操作真不是人玩出来的…愤愤地关了电脑,心里默念了一百句这游戏有毒,田野就准备出门了。

         

        从川行的车流中拦下出租车报出地名的一瞬间,田野的心跳突然开始莫名加快。

        五年了。我马上,又要见到他了。如果我们还是队友该多好,至少我可以在借着朋友的名义在他怀里睡去,至少他宽厚温暖的手掌会抚摸上我的额头。只可惜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如果,有些事发生了以后真的没办法再挽回。哪怕以我爱他的名义祈祷,上帝也听不见吧,不过他就算听见了,也不会承认我们的吧。

       出租车的刹车生硬的停顿扯回了田野的思绪,交了钱以后他迅速地下车钻进了那间小小的路边的酒吧。

       酒吧里人声嘈杂,灯光闪烁,像一个狼群静心布置的捕猎场,等待着不问世事的小羊羔。

       而田野他一个唇红齿白清清秀秀的小伙子一进门

马上就引起了各路女人的注意,见他一个人东张西望的茫然样子就知道他肯定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以后,都向田野袅袅婷婷地走去。 

        田野感觉手机抖了抖,赶紧掏出来看,是明凯的短信,让他找个位子坐下来,谁跟他讲话都不要理,他们马上就到。田野握紧了手机,手已经出了一层薄薄的汗。金赫奎…马上就要见到你了…你有想过我吗?

        手中一空,田野惊觉自己的手机被抽走了,吓得他差点喊抓小偷,却看到一个衣着暴露浓妆艳抹的女孩子站在离他很近的地方把玩着他的手机,她抬眼打量了一下田野,了然地挑了挑眉毛,挑衅似的说:"你们这群直男癌,来了这里还要玩手机,这个,"说罢晃了晃手中还亮着屏的手机,"就由我先保管了。"

       "别搞笑啊妹子,"田野有点不耐烦,"你最好还给我。"那女孩听他这样的语气,丝毫不畏惧,一双大眼睛眨了眨,反而转身走掉了。"你干嘛!等下!喂!"田野急了,拔腿就去追那个混进人群里的女孩子。

        夜晚的酒吧人特别多,人与人之间的缝隙勉强通过一个人,那个女孩子身形小又柔软,一下子就不见了,过一会儿,等田野气喘吁吁地走一段,就又马上看到她了,好像她在故意等他一样。他们一直重复着这种情景,像是进行某种愉快的捕猎游戏。

        最后那个女孩在吧台前停下了,看着田野扶着桌子喘气,有些不解地睁大眼睛:"你身体素质真的好差,要多运动啊!"田野没力气说废话,只吐出来一个音节:"还。"女孩装作听不懂他说话,自顾自地点了两杯酒,递给他一杯,说到:"算我请你的。"看了看田野毫无善意的眼神,又加道,"喝完这个还给你。"

        田野接过酒,想都没想一仰脖子喝完,被浓烈喝酒精味呛了两声,再次看向那个女生,示意她还手机。

        "给你给你。"女孩把手机递给他,"没意思。"田野把手机接过来放好,刚准备离开,却发现那女孩没有要走的意思,看向他的表情摆明了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田野心一惊,感觉不太妙,只想赶紧离开这个偏僻的吧台。然而当他走了两步时他突然感觉脸开始发烫,脑袋也开始发热。

        酒精浓度过高让田野这个不怎么能喝酒的人有点发晕,思维开始一点点的虚化,他感觉到有人扶着他在吧台边坐下,眼前的东西也一会儿双一会儿单,而耳边响起一个女孩的声音:"她们都说你肯定是新来的,果然是的。这种用来调鸡尾酒的酒一口气喝完不醉才是有鬼,蠢的可以。"

        田野眯着眼努力想对焦却发现自己失败了,这时有人把他的眼镜取下来,让他的世界彻底地陷入了一片模糊之中。手边有一具紧紧贴着的温热躯体,让心神恍惚的田野一下就想到了抱着自己睡觉的金赫奎。

        他长长的眼睫毛,微微翘起的嘴角,柔软的发梢像小猫一样在田野的手上蹭来蹭去,田野感觉自己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天,每一刻,都比刚才那一分钟更加爱他。

        

      金赫奎这个人好像有魔力,跟他在一起只会慢慢发现他更多的无数可爱之处,他的每一个动作,都把田野捆的死死的,让他慢慢沉入他的温柔中,像毒药一样

令人依赖。

        田野不知道自己早已病入膏肓,他以为自己这几年平静的时光已经将他的毒剔除干净,但是有些爱,可以深入骨髓。

        田野整整五年滴酒未沾,今天第一次喝还是一口气猛地喝了酒精浓度极高的酒,他感觉自己骨子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开始不安地躁动起来,疯狂地向他的脑海里灌输一直以来自己偷偷珍藏的与他在一起的每一个片段。

        金赫奎金赫奎金赫奎…田野的脑子里快要被这个名字挤炸了,他头晕目眩,眼前一片模糊,只有自顾自地说着神志不清的胡话。有人慢慢地牵着他的手,好像要将他带向某个地方,田野想到昨晚做的噩梦,觉得现在握住自己的那双手,或许就是金赫奎的,虽然有点小。

        脚步不自觉地跟着身前牵着自己的人移动,田野歪歪倒倒地走,心里一直有个声音让他不要去不要去,但是他满脑子的金赫奎却更加掌握主动权。

        在爱情面前,所有的理智都是狗屁。

        他想去,想跟着他去任何地方,无论刀山还是火海,只要他想去,他田野一定奉陪到底。

         

        "meiko!"恍惚听到身后有人在叫他的名字,像皮条一样被扯的支离破碎听不真切。身边是嘈杂的舞曲音乐,炸的田野耳朵嗡嗡直响,但身后的声音却越来越急促越来越向自己靠近。

        咦,已经有五年没人叫过我这个名字了…都快忘记…该怎么拼了…

        啊…这里…还有两个金赫奎…

        田野还在迷迷糊糊地想着,另一只手就被一只温暖而有力的大手握住了,那只手的主人好像才急急忙忙赶过来,手心冒着细细的薄汗。

         田野眯着没带眼镜的双眼往那个方向使劲看了看,看到了一个轮廓。

        这么熟悉,熟悉到闭着眼都可以将这个轮廓里的每一部分都填充完整。

        熟悉到还在醉酒的田野,眼泪已经不受大脑控制的像本能一样的流下来。

        熟悉到在弥漫着酒精香水气味的拥挤酒吧里,还是能分辨出他特有的味道。

        熟悉到田野几乎不敢相信,甩开另一边扯着他的那只小手,双手有点晃悠吃力地举起,好像要尝试着摸摸看眼前的人,他带着哭腔的颤抖嗓音,几乎是从喉咙里溢出来的:

        "真特么的,田野你已经想他到出现幻觉了。"

        

        不知是听懂了还是没有,那只手顿了下,而后安慰似的捏了捏田野软软的手,便用力地将他扯向自己的身后,高高瘦瘦的背影将田野完全挡住,手却一直没放开。田野感觉被熟悉的味道包围时,五年从未有过的安心感从他心底生起。像难以忍住毒瘾的少年,他贪婪地呼吸着,生怕这一切只是他自己的臆想。

        在做梦吗,是幻觉吗,金赫奎你,是假的吧。

———————————————————————————

感觉野萌萌没我写的想的这么多

果然又ooc了_(:_」∠)_

心塞2015😭😭😭

蟹蟹小天使👼们耐心的等待和支持!

感觉最对不起的是你们最感谢的也是你们

下个星期国庆放假可以日更辣!

(´Д`)欢迎跟我一起玩耍喔

👈是个根本不高冷的人

叫我下巴或者关关都可以

下一章预告   会写他们之前的事…_(:_」∠)_ 

       

评论(12)
热度(64)
© Vol De Nu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