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 De Nuit

暂时停更 有事私信


就像晨曦之于夜晚,就像风之于山顶。
有些人有些事,只是存在,就能安慰所有的辛苦与等待。


Only for
🐯&🐰

原来我们活在两个世界『Ⅲ』

       deftxmeiko❤❤❤

       请勿上升真人x3【三遍系列】


        金赫奎从没感觉过这样的害怕。

        即使小时候一个人在商场里走丢,即使上学时被高年级的学长威胁欺负,即使打职业以后面对千万人的冷嘲热讽。

        都没有比过那天在酒吧里看到醉得东倒西歪的田野被一个女生牵走时心底腾起的巨大不安。

        明明金赫奎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冷静又有分寸的人,那天他却突然乱了阵脚,相隔五年的相遇没有巧克力红酒玫瑰花,只有嘈杂的人声混乱的人群和喝的醉醺醺的他。

        这样狼狈不堪的,驼红着双脸,一点都没有长变的,他爱的那个人差点就又要从他面前跑掉了。没有描绘中的美好重逢,反而像是为了完成他五年以前没有做完的那件事一样,他扒开拥挤的人群,来到田野身前,稳稳地抓住了他的手。

        当熟悉的触感落入手中的时候,金赫奎看着田野迷迷糊糊地不知道在念着什么的样子,什么都不想去在意了,心里只感叹着这么多年了,还好你还在这里。

        不知道是因为激动还是感动,金赫奎的手有点颤抖,鼻子一阵发酸,眼泪就要抑制不住地涌出眼眶。而眼前的人显然已经被酒精麻痹了大部分神经,眼泪早他一步就哗啦啦地往下流,在昏暗灯光的折射下衬得他的脸三分苍白七分不正常的红,而他的手好像寻着自己的方向伸过来,带着点不可置信的感觉,嘴里说着含糊不清的中文。

        金赫奎心里猛然一揪,安慰似的捏了捏田野软软的手,把他护到了自己的身后。

        他承认,看着田野和别的女孩子牵手,他嫉妒得发疯。不想别人碰他,不想别人欺负他,虽然金赫奎现在知道自己没有立场说这些,做这些,但是他还是借着这次的借口,任性地发泄着自己的的情感。

        差点就被处心积虑的狼吃掉了,我天真可爱的田咩咩。

        

        田野晕了一会儿,满脑子的金赫奎在我旁边金赫奎在我旁边,想着想着自己反而不敢相信了起来。不对啊他不是不想见到我吗,现在怎么来了?果然是幻觉幻觉幻觉…

        四周喧嚣吵闹的人群,却在片刻之后忽然安静下来。田野奇怪地拉了拉金赫奎的手,想让他告诉他发生了什么。

        但金赫奎没有理他,他反而感觉到他的眼镜被递到自己手上。他揉了揉眼睛,顺从地带上了眼镜,看清了周围的一切。

        所有人都看着他们,只有舞曲空空地回响和偶尔啤酒瓶被打开发出哧的声音,他世界的时间好像在这一瞬间停止了。金赫奎站在自己的身前,挡住了本来要射进眼睛里的刺目灯光,他逆光的背影看起来特别高大,好像可以为自己挡住所有风雨。

        不知道是谁往地上摔了一个啤酒瓶或者是酒杯,突然发出了巨大的玻璃破碎的声音,田野明显感觉到身前的金赫奎整个人颤抖了一下。

        田野奇怪地从他背后探出头,而他眼前的景象,却让他的大脑一瞬间空白。

        这个场景与记忆里那个片段瞬间重合,那张熟悉的惊恐失措的脸庞,像是对田野所有与金赫奎美好幻想的制裁和扼杀,像是对他与金赫奎的所有情感宣告了死刑。

        而时隔五年的自己,还是害怕面对那张脸。

        小时候做错事,害怕被妈妈发现,害怕被妈妈责骂,害怕看到妈妈愤怒的脸。

        他发现自己可能是依旧没有长大吧,五年前低着头跪在她面前认错的情景浮现在脑海,他的头脑在最不该的时间慢慢地冷静下来,漫上心头的,是几乎要吞没他的绝望。

       

  ——五年前。

         "哈哈哈!野神你不行啊,快快快,愿赌服输,我要最贵的汽水加三个牛肉饼!"赵志铭一脚踏在椅子上,一手插着腰,疯狂的笑声穿透整栋宾馆。"我要可乐。"童扬看了看田野气鼓鼓的脸,很人道地只提了一个要求,但还是忍不住脸上的笑。而pawn一言不发,田野眼睛扫过他,看到从来没表情的胖爹朝他挑了挑眉毛,震惊之余也算醍醐灌顶,好的,就买薯片好吧。

        "田野真的,"明凯深深地看了看连输五盘斗地主,正被某醋森指挥着去买东西的某野同学,"我好同情你。"

        田野一听,双眼亮起来:"明凯你不要我买…""我要一个电源插头两瓶啤酒一碗方便面顺便童队的可乐换成矿泉水晚上别喝碳酸饮料就这样你记住了吗?"

         "全给老子滚!"田野愤怒地摔门而去,留下一房间笑成狗的大男生。

        今晚是edg登顶世界之巅的夜晚,参加完比赛后的颁奖仪式,推掉了所有应酬,七个大男生聚在房间里做着消遣时间的游戏。

        金赫奎从进房间就一直在睡,直到刚才赵志铭的魔性笑声把他吵醒。揉了揉眼,看着他们打作一团,还没问清发生了什么事,就先被快乐的气氛感染了,他笑着问旁边的童扬:"what has happened?"又看了看四周,发现没找到田野,有点着急地站起身来,pawn了然地跟他用韩文解释了一遍,并告诉他田野被萝莉这个醋森欺负了。

        金赫奎信以为真,腾地一下站起来。赵志铭本来和明凯学AJ讲话"小火鸡""里们真得拆",笑得在床上打滚,突然看到眼里燃烧着怒火的金赫奎出现在他面前,他吓得差点儿没把口水呛喉咙里。

        "卧,卧槽,我驼这是要做什么"赵志铭双手护胸,眼睛直瞟金赫奎"我zzm卖艺不卖身啊!"金赫奎憋了半天,一个字没讲出来,想说的太多奈何自己这菜鸡英语并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最后说了一个词:"meiko?"

       赵志铭愣了一下,念了一句:"啊原来不是来强奸我的要去强奸野神了…"被明凯揍了一下头,疼的吱哇乱叫,叫着"家暴了家暴了"蹦跳着下床。明凯看着金赫奎不解的眼神,于是比手画脚地加上小学生英文,向他解释了一遍田野去哪了。

        金赫奎听完以后二话不说拿起来外套就开门出去了。"诶def..."明凯话还没说完,回应他的是嘭的摔门声。明凯和赵志铭面面相觑,不明所以。下路组合的情绪还可以相隔千里这样传染?"deft认不认得路啊,这么晚了听说德国人很排外的…"赵志铭小声嘀咕着,"你别瞎说。"明凯瞪他一眼,嘴上这么说着,却还是不放心地往外看了看。 月亮高高地挂在半空,星星特别多且闪亮,昭示着第二天天气的晴朗。

       

        半夜北欧的风偷着点刺骨的寒意钻进田野的脖子里,他腹诽着赵志铭,想到他笑得一脸猥琐就想要揍他。要不是自己以为打斗地主可以战胜那个每天只会哈哈哈的傻逼,也不会落得现在这个样子。的亏金赫奎没醒…田野缩了缩脖子,放松似的长出了一口气。

         国外的空气就是好啊…都秋天了天空中还是有星星…田野抬头看了看天空,心情忽然无比地平静。想到今天下午比赛结束以后,他开心地想要放声大笑,下意识地看向自己的右手边却发现那个人也刚刚好不约而同地把头转过来看着他。

        本来自己就是下意识地看向他,想把自己的快乐第一个向他分享,而让田野没想到的是金赫奎也这样看向他,眼里亮亮的,不知是因为感动还是兴奋,这个爱哭的羊驼又要流眼泪了。

        田野看着他,刚想说两句,金赫奎却突然站起来把他抱住了。田野本来是坐着,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手僵硬着不知道该往哪放。金赫奎有着和他相同的酒店洗发水香味,削瘦的下巴搁在他肩膀上,呼出来暖暖的气息喷在他脖颈里,田野紧张地背后的汗毛都立起来了。

        好像是感受到他的僵硬,金赫奎很快就松开他,转身去和队友们庆祝了。

        "meiko."田野还在回忆着,身后却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田野猛然回头,看到了跑得直喘气的金赫奎。"why you here.."田野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看着他。"its dangerous!"金赫奎向前走了两步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就要带他往回走。

        "wait!"田野以为金赫奎说他不认得路,甩开他的手,"I know."收到这个答复的金赫奎顿了一下,还是加大了手上的力气拽着田野。

         "你干什么啊!"田野有点着急,甩开他的手,往后退了两步。而金赫奎看着他的身后,瞪大了眼睛。"wait,meiko.."金赫奎小声地几乎用最微弱的近乎哀求的语气向他说着,"Dont go..""什么啊,神神经经的。"田野四处看了看,只是站在桥上,四周没人,并没有怎么样啊。

        而金赫奎又向前跨了两步,说了一堆田野听不懂的韩文,一把抓住田野,想把他拉过来。而田野手同样用力,就是不想被他拉过去。金赫奎像走投无路一般地出声:"meiko,your back."田野回头,还没看清是什么,一束手电筒的强光就照到自己的脸上,他被吓得连退几步,背靠上了桥的栅栏。而本应该有栅栏的位置现在只有几根带子牵起来,田野背后一空,人就要失去重心地掉下去。

        就在这一瞬间,田野感觉自己的手被一道很大的力量一扯,整个人又往桥的方向倒去,而扯他的那个人,却被反作用力推出了桥。

        田野的身后几束手电筒灯光迅速聚集,充斥在他耳膜的,是奇怪的德文。他的大脑还没反应过来,而金赫奎已经做完了一切动作。听见一声落水声,田野几乎是下意识地就想跟着往下跳,而桥外一片黑黝黝的冒着寒意,加上背后有人抱住制止了他,都让他根本无法跳下去。

        当田野跟着那些拿着手电筒的当地巡逻警察跌跌撞撞地跑到桥下的时候,他看到躺在岸边的金赫奎,他差点要哭出来了。他的腿一阵发软,脑袋里嗡嗡做响,他不敢想象,要是金赫奎不会游泳,会怎么样。

        "deft..啊…"田野跑过去,把他抱在怀里,感受到他浑身在不停地颤抖,而低的可怕的体温让田野将他抱得更紧。"meiko...pain..."金赫奎嘴里念叨着什么,发出短短的音节,落在田野耳里,让他的心像被刀狠狠刺了一下。而他除了紧紧抱着金赫奎,说着对不起对不起,却也做不了任何其他事情。

        当晚金赫奎就被送到了医院,检查以后,有高烧的迹象,轻微的脑震荡以及噩梦一般的左手手腕骨折。得到这个结果的时候,田野正坐在金赫奎病床旁边发呆。

         EDG所有队员都来了,偌大的病房里,安静得可怕,却没有人讲话。

        谁都知道这个结果意味着什么,它宣告着金赫奎职业生涯的草草结束。

        那条河不深,而刚刚好就是不深的原因,他掉下去的时候可能砸到了河底的一块大石头。医生严肃地说,而且在骨折之前,他的左手就因为用力过猛而脱臼了。医生每一句冰冷冷的话,被翻译翻译过来,都让田野的手脚更冰凉一分。

        "的亏只是手。"三少说这话的时候没有看田野,田野却受惊似的颤抖了一下。他抬眼看了看躺在病床上睡得安稳的金赫奎,不知道该摆什么表情去面对他。

       

        田野整整三天没有睡觉,而金赫奎睡了整整三天。柏林清晨的阳光洒在田野脸上,他眯了眯眼,依旧毫无睡意。队员们已经回宾馆整理行李,田野坚持要留下来看着deft,大家都沉默着,没赞同也没否定,不约而同地都转身离去。

        身后似乎有点点响动,田野绷紧了三天的神经猛然颤动,转过身,就看到他一双毫无波澜的双眼正看着自己。

        阳光下他的瞳孔是好看的淡棕色,很难从中看出热烈的情感。田野走过去,坐在他床边,小心翼翼地握住他的右手。"Deft..sorry.."田野低着头,小声地道歉。"I know,"金赫奎看出了田野眼里的不安内疚,微微笑着想让他放心。"no..Deft.."田野看见他笑,眼泪几乎就要漫出眼眶,他不知道自己被我害成什么样了吗,他为什么还可以笑出来…

        "Dont cry,meiko"金赫奎把手抽出来,摸了摸他的头。金赫奎当然知道自己身体的情况,可眼前他的小辅助真的是比他还要替自己难过,一看到他掉眼泪,自己也感觉有点想哭。

        田野一哭起来,简直没完没了,擦掉了一点,就会流下来更多,金赫奎有点无奈:"how can you stop crying?""I..I..dont know.."田野一边呜咽着一边回答。

       金赫奎顿了顿,像下了什么决心,突然坚定地伸出手扶住他的肩膀:"I love you,so stop crying."

       果然非常有效,田野一下就收住了眼泪,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一脸不可置信。

        金赫奎看了一会儿他,苦涩地摇摇头,自嘲笑道,"just a joke."

——————————————————————————

手动再见  又写多了  事情根本没写完

心塞2015 😢😢😢

唉真的是  长篇写起来简直折磨_(:_」∠)_

😪国庆来啦  要开始日更喽~

各位小伙伴们国庆快乐啊!

不知道你们是在家里笑还是在景点哭kkk

我反正是死在召唤师峡谷了😂

最后  EDG!s5加油!!

『(´Д`)一篇垃圾文  大家看看就好呜呜呜  感觉这章啥也没写  宝宝们可不可以再爱我一次😭』


评论(5)
热度(67)
© Vol De Nu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