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 De Nuit

暂时停更 有事私信


就像晨曦之于夜晚,就像风之于山顶。
有些人有些事,只是存在,就能安慰所有的辛苦与等待。


Only for
🐯&🐰

原来我们活在两个世界『Ⅳ』

        deftxmeiko❤❤❤

        请勿上升真人x3【这章里很多对话  就直接设定为中文了  po主实在英语辣鸡  相信你们看起来也不方便  多多谅解啦_(:_」∠)_】

       

        田野被金赫奎突如其来的告白搞的措手不及,脑子卡了两秒,刚刚意识到发生什么的时候,对方已经恢复了原来的表情,并且表示这只是一个玩笑。

        田野感觉自己是一个被左手丢到右手的玩具,而更让自己脸红的是,面对他玩笑一样的话,心跳竟然久久不能平息,还偷偷地猥琐地想他会不会真的喜欢自己。

        真的是…田野看着因为成功哄住他的眼泪而眼神得意的金赫奎,要他不是病人,早就把他揍成猪头了。"你干嘛突然说这种话啦。"田野低着头,低声嘟囔着。

         金赫奎看着自家辅助低着头红着脸,小声地嘀嘀咕咕,心跳一阵加速,这个人真的是不能再可爱了。还在想着右手就已经伸出来,一用力就勾住他的脖子把他整个人往自己这边带。

         田野惊呼一声,重心一个不稳,便倒向了金赫奎,他整个上半身趴在金赫奎的身上,刚挨了一会儿,就挣扎着要爬起来:"nono,deft,i cant."田野的第一反应不是这么做很奇怪,而是怕把金赫奎压到了。"nothing."金赫奎又一用力把他压下,让他的脑海贴着自己的胸口,腾出右手来放在他脑袋上。

       "唔…meiko..."田野靠着金赫奎因为发出低沉的声音而微微震动胸口,脑海里一片空白,他感觉自己全身像蒸桑拿一样发烫,他只好顺势把脸埋起来,千万不能让他看到自己现在这样的表情。医院的被单散发着淡淡的消毒水味道,混合着金赫奎轻轻的心跳声,让田野一瞬间还以为自己在做梦。金赫奎没有受伤的手温柔地摸着田野的脑袋,像安抚一只受惊的小动物一样轻柔,田野趴着趴着,突然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安心,真的想就这样跟这个如此善良,善良到用自己的未来去换他田野安危的羊驼过一辈子。

        四周一片寂静的时候,病房的门被猛然拉开发出的巨响显得非常刺耳。田野吓了一大跳,马上从金赫奎的身上离开,直起身子看着眼前的来者。

        门口站着一个陌生的女人,身后是所有EDG的队员,他们全都在看着自己,而他们的脸上,是如出一辙的震惊和难以置信。

        田野心一凉,不知道他们看了多久了,脑子里刚想了个段子打算蒙混过关的时候,身后的人却蓦然出声,叫了那个女人一声妈。

      

       

       "然后呢?"赵志铭抱着童扬的胳膊,还想把故事听全。"我其实也不知道他当时怎么想的,估计…估计是真的很想和田野在一起吧…他妈妈就知道了。Deft不是这种人的,他应该知道后果,可是他还是实话实说了。"童扬顿了顿,喝了口咖啡,好像在组织语言,"田野是不知道deft已经把所有都告诉他妈妈了的。他以为他妈妈讨厌他,只是因为把deft的手弄骨折了。后来deft直接被带回了韩国,接下来他就被家里送出国了。他这次回中国跟我们相聚,他妈妈也非要陪同,估计也是因为田野。"

        赵志铭难得的没有说些垃圾话,反而很严肃认真地说:"那昨天,田野不是在酒吧出了点事吗,说到底还是见到了他妈妈啊,后来怎么样了?你和明凯一直在一起,我就直接被三少带回去吃瓜了。"

        "赵志铭!"明凯端着一杯咖啡回来,听到他又在八卦,没好气地把咖啡往桌子上一放,"闭嘴喝你的咖啡。" "嘁!"赵志铭从鼻孔里怒出一口恶气,"我这是关心萌萌野,你一定要扼杀我和他之间真挚的友谊吗?"明凯翻了个白眼,说,"别讲话了赵志铭,等下跟我们一起去看看田野吧。"

       

        田野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觉得有点不对劲。这个床,不像家里那个窄窄小小的硬板床,这个天花板,样子怎么这么奇怪,心里仿佛有个可怕的猜想,赶紧戴上眼镜四周看了看,却猛然发现这个猜想是正确的。

        "啊…"田野泄气似的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昨天怎么…突然…睡着了…现在自己又为什么在酒店里…

        下床穿好鞋,发现自己并没有换衣服,便打算打开门出去看看。田野的手刚握到把手,门却从外面打开了。"你醒了?"金赫奎一脸惊讶地看着同样一脸懵逼的田野。"…不…不…deft怎么在这里…我是不是还没睡醒。"田野摇了摇脑袋,感觉快要爆炸。"你没睡?"金赫奎理解错了田野的意思,向前走了一步就要握住田野的手。

        田野眼疾手快地一侧身躲掉,金赫奎拉了个空,手僵硬地举了一会儿又放下。"田野…你怎么了?"金赫奎有点尴尬地开口,像相隔很久相见的已经分手的恋人。"你才是,怎么了?"田野想到他那句不想见到自己,全身的血都有点往脑袋上涌,"你这几年,过得开心了?没我在你旁边烦你,害你受伤,让你的未来变得一片黑暗,你开心了?当年一声不吭地走掉,现在又突然回来,你想做什么?"

        我现在一点都不开心,还有想要田野。金赫奎心里这样想着,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出来。他一直是这样,从来都不敢直面自己的感情,也不敢为其做点什么,以至于他现在错过了很多很多。

        田野推开金赫奎,向外面跑去,跑了几步,发现身后没有任何声音发出,便回头看了一眼,然而就是这一眼,他看到金赫奎低着头,一个人站在原地,眼睛盯着刚才田野站过的地方发呆,仿佛全世界都在离他而去。

       

         田野一直向前跑,电梯都来不及坐,直接跑到了一楼,仿佛后面有个可怕的怪物在追他。

        跑到大厅的时候,刚好和进来的明凯童扬赵志铭擦肩而过。

        "田野怎么了?"赵志铭看着田野跑远的背影,想去追。明凯一把抓住他,向他摇了摇头:"估计又是因为deft,赶紧上楼看看,之前他跟我们说他提前去找田野,果然就找出事了。"

        田野拦了辆的士直接回家,一到家,他就倒在了玄关的地板上。"呼…"田野的脑子里,不断地浮现出金赫奎一个人站在走廊里脸上出现那明显的失落神情的一瞬间。

       说不想见我,又那样救我,还露出这种表情,真的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而且现在自己,也没有资格见他吧,他的妈妈,也不会让自己见他的吧。

        一整个下午,田野都有点心不在焉,启动电脑打开游戏,孤单地打了一下午匹配,打到神经都有点麻木,他才发现其实自己的注意力根本不在游戏上。

        那个人只是出现了一面,他平静的生活就被打破了。

        现在田野的脑海里仿佛只有三个字,金赫奎。

       

       田野正在盯着大厅发呆的时候,他突然看到有人m他,是那个朋友:"play with me?""oo"田野草草回应,便加入了游戏。"can you play sup?"那个人问他。田野想了很久,回到:"o,what do you play?""ad"田野想到他是金赫奎的粉丝,会玩ad也见怪不怪了,只是真的好久没和那个人一起打下路了啊…那种线上迷之默契配合疯狂压制对面的感觉,已经快被遗忘了。

       田野选了安妮,而那个人在他楼下,他仿佛停顿了很久很久,最后选了滑板鞋。啊…连我和金赫奎双排和比赛时喜欢用的组合都记得一清二楚啊,看来真的是真爱粉。田野心里感慨着,想到那些年站在舞台上听着台下粉丝大声尖叫着自己名字的时候,仿佛日子已经过去许久。

        游戏开始以后,走向下路的时候,田野感觉似乎许多事情都改变了,又仿佛什么都没有改变。蹦蹦跳跳的安妮,说话嗓音难听的滑板鞋,河道习惯性的插眼,红buff处滑板鞋的两个w,约好了一样,熟悉的像演练过无数遍的套路。

        只是这个相隔五年的召唤师峡谷,已经没有属于他的荣耀和掌声了。

         对线的时候,田野觉得,用自己的血和对面的任何一个人换就差不多可以了,毕竟是和路人配合,不指望他可以马上跟上。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发现这个滑板鞋在每一次安妮wq耗血出手的一瞬间,总可以跟上A两下打出w的被动。就算隔的有点远,他也依靠q的位移往前一点再打。

        因为这种不知道是哪里来的配合,对面竟然直接被打崩了。线上疯狂单杀,打野来了一起杀,中路游走过来直接一套带走,上路传送支援直接打了个团灭。田野丝血逃生,手心都在出汗,真想大叫nice!

         这个人,起码有当年金赫奎的一半。田野不自觉的又想起了金赫奎的滑板鞋,心脏一阵发紧。

      

         接下来的几天,田野过得平平静静,没有任何人打扰,朝九晚五上班,挤公交,回家以后和那个朋友一起升级。仿佛他的世界里,前几天出现的deft明凯只是一场梦。

        就让他过去了也好,至少之前自己一个人过得也挺好,金赫奎的蓦然出现,没有想象中的激动开心,反而是各种心情混杂在一起,愧疚,无奈,不解,愤怒。说他没长大也好,总之,他觉得自己,还放不下。

        直到有一天,田野突然接到一个电话。电话一接起来,就知道是明凯打来的:"是田野吗?""……嗯。"

        "田野,我们要走了。"

        "……"

        "我们是明天早上的飞机…如果你…"

        "一路顺风,下次来记得早点告诉我,请你们吃饭啊!"田野拼命打着哈哈,语气里强装的笑意却差点出卖了他,明凯好像刚准备说话,田野赶紧手忙脚乱地按下挂断。小小的房间里,安静了很久,才蓦然响起一声带着哭腔的呜咽:"别走…"

       

        田野茫然地登上了游戏,现在英雄联盟在搞一个活动,就是匹配时或排位时刷野怪有几率掉落一个限定头像,可以送人的。于是特别是男召唤师们,纷纷转战打野,开始了他们的疯狂刷野之路。掉落率大概是百分之零点几,很多人都没当回事,除了某些有追求的男性玩家。

        田野抽了抽嘴角,哦,比如说这位。他打开了"wodi"的战斗记录,发现他已经打了起码十盘打野,一看就是只刷野不gank的那种"目的型"打野,把把都在输,kda丑到爆炸,有几盘胜利,竟然还是躺赢的。

        啊,他有女朋友吗?田野愣了愣,也是哦,不是所有人都跟你一样的。

        跟你一样,喜欢男人。

        田野深呼吸几口气,看到那个人显示成了在线状态,便打开对话框问到:"hi!""oo,want duo?""no..I cant play today.."

        "?how"对面很贴心地问,田野看到他下面马上显示成了正在排队的状态,无奈地笑了笑,真是不愿意浪费任何一点时间。"my friend will leave me soon,sadsad"这一次,对面没有给出任何回复,状态直接变成了选择英雄中。

        田野怏怏地关掉对话框,切出去看视频了。看了大概一局游戏的时间,游戏私聊提示音突然不停响起。田野又不耐烦地切出去,却看到自己的客户端上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箱子。

       礼…礼物?田野点开,发现是一个限定头像, 他仿佛知道是谁干的了,他赶紧点开那个一闪一闪的私聊框,果然是他:

         "my cute boy"

          "be happy:)"

         而那个人的状态已经是离线了,田野手僵硬着,不知发些什么,最后还是回了个thanks.

        田野把视频最后20分钟看完,便想下楼去超市里买点东西。他刚刚下到楼梯口,却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站在花坛旁的路灯下,高挑又瘦弱的身躯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变得更加坚实,至少像个男人的背影了。

        田野硬着头皮,贴着墙根想偷偷溜走,而发出的响动在这安静的夜里格外轻易地就被金赫奎听见了。他猛然回头对上田野受惊一样的双眼,他好像自己也不敢置信似的,试探一样的问了一句:"meiko?"

        田野看着他的双眼,心里沉浸多年的情绪一阵阵翻涌着,几乎将他淹没。

       "meiko..你不开心?"金赫奎无厘头的问话反而让田野不知所措起来,他突然问这个干什么,我看到他,为什么会难过...虽然…虽然…是有一点啦。

       "你在这干什么?"田野觉得自己简直作的完美,这种明知故问的问题,他不知道自己只是因为不确定他的想法,而问过多少次。

        金赫奎沉默了一下,才回答道:"等你。"

        田野不要脸的承认,他就是傲娇地喜欢听他亲口说这些话,比如"deft你为什么单排""等你双排啊""deft你怎么不先走?""我不认得,一起走吧"他觉得自己特别心机地想从每一个缝隙中感受到他的可爱,这种日常时候的莫名小对话,都可以让自己开心好久。

        "有什么事吗?"田野努力让自己直视金赫奎的双眼,但是他发现对方的眼睛里有自己的时候,不知道为何,田野还是别扭地扭过了头。

        "田野,我要走了。"

        "我知道。"金赫奎低沉的声音在深夜里穿透凝滞的空气,每一声都砸在田野心上,一下一下的疼。

        "你说别走,我就不走。"金赫奎突然出声,面无表情地说着这样一句话。

        "……" 田野一下子被唬住了,他觉得这个人,真的好可怕,他在中国,能做些什么。还不如回韩国,利用自己的知名度,好好为自己的将来做打算。他田野,是不会再因为自己的任性而毁他第二次未来了。

        田野第一次觉得,说一个词,需要花费这么大这么大的力气和勇气,像是彻底割舍掉某段回忆,连同某些不为人知的心情,因为为了那个你想要的未来,总有一方将会选择放弃。

        你已经为我付出了太多,那么这次就轮到我了。

        田野转过身,背对着他,因为他不敢看金赫奎的表情。压抑的气氛中,田野小小的声音几乎要将金赫奎最后一根紧绷的神经拉断:"sorry.."

        田野这次学乖了,他不敢再回头看,而是一口气直接跑回了家,他怕看到金赫奎落寞的身影,他会忍不住冲过去抱住他,告诉他别走别走,我根本不想你走,都是骗你的。

        然而事实是这一切就这么发生了。

      

        田野回到家,一屁股坐在电脑椅上,双眼拼命睁大盯着屏幕,可是眼睛湿漉漉的,真是想流眼泪啊。

        田野今年已经22岁了,而明凯像自己这么大的时候,早就已经很成熟很成熟了。怎么就自己,到现在还像个爱哭鬼,这么屁大点事,还要哭成这样。

        真的是…屁大点事…不就是他走了,这么大件事吗?五年前,是他自己走了,我是被抛弃的那一个。而现在是我送他走的,他才是被抛弃的那一个。我已经报复成功了,我应该特别特别开心呀,可是现在,怎么这么想哭啊。

        田野颤抖着手,点开英雄联盟,那个还没关闭的对话框里还躺着那句"be happy:)"

        对不起…对不起所有关心自己的人,他田野做不到,做不到放下那件事,做不到忘记金赫奎,做不到让他走,做不到放弃喜欢他。

        "I...let he leave me.. "田野打着字,努力忍着眼眶里的湿润"I dont want this..."莫名地发了这句以后,田野直接关了电源,倒在地上,盯着天花板发呆。

        我爱你,我比我自己想象中更加爱你。你知道吗?如果心事可知,我们之间,是不是就不会绕这么多弯路了,我追赶你,你追赶我,赔进了自己的一切去浇灌这段感情,最后发现破土而出的浪漫的玫瑰花,却没人敢去摘下它,浑身的刺让你我还没靠近,就已经遍体鳞伤。

——————————————————————————

等等我有种不详的预感   _(:_」∠)_

是的  因为我好懒所以拖了←_←

s5比赛的爆炸时间

每天都看到三点

还为我lpl操碎了心  天天和59e吵架

这段文  进行了很多次修改

大概在下下次完结

今天是10.5号

lgd0-3  ig1-2  EDG2-1

无话可说  失望是有的  最后还是会选择去相信他们

尊重每一个职业选手!

他们都是可敬的为梦想奋斗的战士!

LPL.  S5加油!🙏🙏🙏🙏🙏

       

评论(19)
热度(84)
© Vol De Nu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