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 De Nuit

暂时停更 有事私信


就像晨曦之于夜晚,就像风之于山顶。
有些人有些事,只是存在,就能安慰所有的辛苦与等待。


Only for
🐯&🐰

原来我们活在两个世界『V』

deftxmeiko❤❤❤

请勿上升真人x3

        田野不知道该讨厌这么做的自己,还是该心疼自己。那夜他通宵未睡,好像找回了一点当年打职业时候的感觉。

        是的,他在通宵打游戏。

        以前总是看到自己的非主流同学,失恋了就逃课去网吧里包夜,整天整天地打游戏。每次自己和同学找到他们时,他们总是颓废的不成样子,战绩也是红红绿绿,本来就低的分段掉的更低。田野那个时候特别不理解,他不理解这些人为什么不玩小号,这么点分也不嫌丢人,还好意思在网吧玩。

        而过了这么多年,他才知道,那些人为什么会做这种事。

        太痛苦的时候,人会停止思考。脑海里没有别的东西填充的时候,一遍一遍播放的,全是他离开自己的场景,痛苦的眼神,熟悉的小动作,他身上的味道,颤抖绝望的嗓音。

        像中毒一样,还是那种深入骨髓的烈毒,麻痹了感官,入侵到神经。

        

        田野像个病入膏肓的绝症患者,努力又拼命地分散注意力,他自己不知道,这种行为在别人眼里是多么的可悲。

        对,可悲。

        既然这么痛苦,为什么还要让他走?既然这么后悔,当时为什么要做这种事?虽然田野可以信誓旦旦地保证,他这么做是为了他。但听起来依然像个荒谬的借口。

        这只是他自己的一厢情愿而已,他还没问过金赫奎呢,他真的想要这个吗?给他所谓的自由?所谓的未来?

        田野找不到答案,但是他已经做出了选择,只能听天由命。

        

        田野这几天的生活,寂静的可以滴出水来,每次有新电话新短信的时候,他都会莫名激动一下,打开看的时候,才意识到除了家人和某86,也没有谁再会找自己了。

        直到那天下午工作的时候,遇到了冒冒失失跑进店赵志铭,他还像当年,浑身的奶臭味,说话拖拖拉拉,声音却很响亮:"田野田野田野我等你下班啊!" 

        "你干嘛。"田野放了杯水在他面前,皱着眉头看着他。赵志铭却东张西望,摆出那副猥琐的表情来:"小田田,辣个美铝胸好大,嘻嘻屁股好翘,嗯?"说到一半还用猪肘子捅捅他,"有没有扣扣啊?""扣你妈,喝完就滚。"田野嫌弃地拍掉他的手,表示不屑,大胸美女什么的…还真是好久没注意了。

        赵志铭却没理他,四处张望着,兀自一人哼起了歌,翘着个二郎腿,看到田野半天没动,还挥了挥手示意田野赶紧工作去。

        "草了,赵志铭你唱歌怎么一点长进没有?给我闭嘴!"

    

        华灯初上,田野才换了衣服从店里出来,赵志铭早已顶着一张装逼脸靠在扶手边朝着街上的美女行人抛媚眼。田野看了他一眼,扭头就想走,赵志铭赶紧追上他,从后面一把搂住他脖子:"终于下班了你!"

        …这个狗儿子怎么长这么高了。田野看着他毫不费力地搂着自己的肩膀,心里有些愤愤的。"你怎么没走?"田野问道。

         "想在上海发展吧。"一谈到自己的未来,他也收起了嬉皮笑脸。灯光下他严肃的侧脸,看起来竟然有点成熟。田野呆了几秒,才哈哈笑到:"上海难啊。我租的房子马上就要拆了。现在我没地方去了,之前一直没舍得搬…""你装逼吧你,"赵志铭笑了一声,声音却也认真了几分,"是没钱租了吧?"

        "…嗯。"田野不得不承认他的囧况,"最近又发生了那种事…我估计要离开上海了。""那你去哪啊?"赵志铭声音不太惊讶,像是早有预料一样。"回去种地。"田野苦笑着,开玩笑似的说。

        "我这里有套多的房子,"赵志铭顿了顿,"你可以住一个月,找不到新地方住的话那就离开这里吧。或许这里不适合你。"

        "……多大的房子?""一两百,市中心的""卧槽,有钱啊?哪里摸的?"

       赵志铭从口袋里摸出来一把钥匙,郑重地放在田野手上,说:"小爷我觉得这里太小了所以今天我搬回我的庄园了管家还在等我。"看了看田野认真的表情,回头又补了一句:"我们之前都住那里的,他们走了,给你救救急。回头地址发你手机。"说完就转身走了,还不看背后地挥了挥手。

         ……草他娘的,田野看着那个装逼背影远去,一阵恶心。这么多年还是这副垃圾像,就今天做了件人做的事。

         谢谢啦,赵志铭。

        

         第二天,田野就忙不迭地去搬家了,开始了他在上海最后一个月的生活。

        第一个星期,没事。就是这个屋子里零食好多…

        第二个星期,没事。吃完了零食以后发现这个屋子里空荡荡的,不像人住的地方。

        第三个星期,没事。只是在衣柜里发现了几件edg的队服,每一种款式都有,直到五年前他离队的那个时代。

        

        啊,真的是,整间屋子,都充满了当年edg的味道,只是…大概…少了点狗臭吧。

        离开上海的最后一个晚上,窗外下着暴雨,伴随着电闪雷鸣,田野一个人躺在床上,拼命地做着深呼吸。

        好想那个繁忙的训练室,好想那个总是灯火通明的基地,好想那个严厉却又温和的教练,好想那只臭狗,好想他们每一个人,好想他。

        田野关上灯,用被子把自己裹紧,像一只刚刚结茧的蛹,沉睡在深秋。

        其实这几天,他总觉得金赫奎在自己身边,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感觉,特别是一回到这里,每一分每一秒,都像有人在他耳边,像只有金赫奎才会做的那样轻声又性感地笑得撩人。

        反正也想不了他多久了,田野便放任自己的脑海被他充满。

        想起来也是可笑,明明两情相悦,却不知道为什么,好像谁都没有勇气踏出第一步。自己还害他出了那种事,被他妈妈骂成那样…

        好像自己一直在自己的世界里打转,而金赫奎也是,知道彼此几乎要望眼欲穿,却没有人先伸出手来连接他们。

        没有过牵手拥抱接吻,只有不断地彼此伤害,还伤害身边的人。这段感情带来了什么吗?好像没有啊,就是因为太想得到,又太害怕失去,所以进退维谷。

        是时候放弃了吧,马上要开始新生活了。田野想着想着,心却一阵一阵得生疼,像硬生生把什么从他内心深处剥离,疼得他几乎无法呼吸。

        眼角湿湿的,被他看到就逊毙了。田野怀着最后这个想法,总算入睡。

        

       窗外雨声滴滴答答,门蓦然一响,被谁从外面打开。

        

       田野从睡梦中猛然惊醒的时候,他是感觉床往旁边凹陷了点。刚想问是谁的时候,他却在一片黑暗中看到了那样一个熟悉的轮廓。

        "金赫奎…"田野喃喃地出声,下一秒已经整个人扑过去,一把抱住他的腰,把脸整个埋在他的胸口,大口大口贪婪地呼吸着属于他的气息。

        最后一天,让我梦到他。感谢老天,你还是关照我的。田野拼命地抱紧来人,一秒钟也不想撒手,像一条濒死的章鱼,整个人都死死地扒在他身上。

        田野想到还没和他牵手拥抱接吻过这件事,想着自己已经抱了,反正是个梦,索性一不做二不休。黑暗中抬起来脸,摸着他的后脑勺,就要蹭上去吻金赫奎。

        金赫奎的嘴唇软软的,却也冰凉的可怕。接触到田野的一瞬间,他微不可见地颤抖了一下,而他怀中的温暖不安分地扭动着身子,却始终不得要领。

        田野着急得不得了,啊,接吻是这样的吗,跟电视上不一样啊!感觉在亲木头啊…唔唔唔…

       那根木头好像感受到田野的急不可耐,又或者是在等田野玩够了再来主导,一翻身就将田野压下来,把田野含糊在唇舌间的所有嘟囔和不满尽数让他吞下肚。他第一次这么温柔,即使感觉某种躁动在不停地催促着他,但是他还是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轻轻地吻着田野。

        田野的喘息声越来越大,但他好像不愿意停下来,勾着金赫奎的脖子,几次把想起身离开的金赫奎生生压下来。他此时是一个快要溺死的人,抱着大海中唯一的浮木,绝望又孤立无援。

        田野拼命地喘着气,两个肢体纠缠的人,像两条相濡以沫的鱼,这个吻谁都不想结束,好像一停下来,他们就会忘记呼吸。

        田野一边大口呼吸着,一边说着什么,安静的房间里,混合着猛烈的雨声,每一个字符,都敲打着听众的耳膜:

        "别走…别走…"

        第二天清晨。

        田野醒的很晚,他感觉非常累,头也非常疼。

        揉着头发出卧室门的时候,却突然看到有个人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开着电视机打主机游戏。

        田野呆滞了片刻,机械地退回房间里,把门关上,再打开。

        关上,再打开。

        不是吧?还在做梦?还是说昨天晚上…不是梦啊…

        

        金赫奎看到田野顶着一张懵逼脸把卧室的门开开关关了好几次,心里又好气又好笑,站起来想去把他拉过来醒醒瞌睡。显然这个容易受惊的家伙被他吓了一大跳,全然没有昨晚投怀送抱的主动的样子。

       说实话,昨天他回来已经非常非常累了,他还非来这么一下,结果最后自己却睡着了,搞得金赫奎是一整个晚上眼皮子都没合。嗯,中国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磨人的小妖精?昨晚的田野,一个大写的妖精。扒得那么紧,睡着了也不撒手,还嘟着嘴一脸无辜的说梦话。

        真的是,真的是,不把我当男人?

        金赫奎的自尊心有点受挫。

       

        家里出了很大的事,回了韩国一个月,来中国以后简直身心俱疲。只是想到还有个人儿在这里,赵志铭还发短信给他,让他赶紧回家看看。本以为是他的房子又欠费了,只是没想到迎接他的是一只睡在床上毫无防备还主动的不行的sweet野。

        差点就把他吃掉了!金赫奎走过去把躲在门后面探头探脑的田野牵出来,摸摸他白嫩白嫩的小脸,严肃地说:"田野,还要我走吗?"

        他的小辅助明显愣在了原地许久,随后头摇得像波浪鼓一样。金赫奎被逗笑了,低头啄了啄他的嘴唇。"啊!!"田野一惊一乍的,捂着自己的嘴巴,一脸的后知后觉。"不是…你不是走了吗…"

        "你没有让我走呀。"金赫奎的这句话说的莫名其妙。

         田野脑子一下没转过来,有太多疑问,不知从何问起,"这个房子是你的?""嗯。我回韩国就暂时让别人帮我保管下钥匙,我怕我搞丢了。"……赵志铭这个狗儿子。

         "这样啊…我今天就要搬出去…了…不会打扰你的。"

         "?"这个智障在说什么?打扰?他脑子有坑的?金赫奎以为田野还在想着离开他,心底升起一阵阵地火气。

        田野看着金赫奎表情不对,往后退了两步,慌忙冲他摆手,"不不不,我我…"

        "你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看看?"某只羊驼要爆发了。

         "我错了我错了…"田野委屈地道歉,但话锋一转,"可是你也别走。"

         "……嗯。"金赫奎走上前抱住田野,像拥抱了他心中最后的温柔。

        如果我们永远都可以这样,不离不弃就好了。

       

 ------------------

刚刚看完lgd最后的比赛

啊啊  踏马的

真是又燃又绝望  心情非常非常复杂😩😩😩

索性把文写了

下章就完结啦

今天掌萌的deft的采访真的虐死我了『其实是被自己的脑洞虐到了』

所以这章并不想写虐

我不管了我把下章的东西放到这章  有点虐的全部删掉了

只是为了甜.😋😋😋😋😋

想到deft要走我真的…好难过啊…😟😟😟

知道他不属于这里

知道他想家 可还是舍不得。

他真的是个很棒很棒的孩子,值得这世间所有温柔。🙈

评论(20)
热度(96)
© Vol De Nu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