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 De Nuit

暂时停更 有事私信


就像晨曦之于夜晚,就像风之于山顶。
有些人有些事,只是存在,就能安慰所有的辛苦与等待。


Only for
🐯&🐰

其实说分不开的也不见得

deft x meiko❤❤❤
 
·现实向
  
·糖里有玻璃渣系列
  
·标题来自@其实说分不开的也不见得   wuli三三
  
·请勿上升真人   

--有一种踏实是当你心中有我名字--
    “田野?”金赫奎刚从睡梦中悠悠醒转的时候,就猛然看到穿着鼓鼓囊囊的羽绒服的田野坐在他床边,脸上是掩盖不了的激动与兴奋。
        ……怎么形容呢,跟五岁的小孩星期天第一次去动物园一样的表情。金赫奎不知道他又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也懒得知道,他总是这样,刚开始的时候金赫奎还很好奇是什么事,结果到最后发现他可能只是觉得今天早餐很好吃想让他吃,或者连胜个五六把想拉他双排。久而久之,知道他那路数的金赫奎,已经有了一整套免疫系统。
       金赫奎刚刚想重新把眼睛闭上,身上的被子却猝不及防地被掀开了。他还光着两条腿,骤冷的空气让他整个人几乎是瞬间就从穿上弹起来了。
     “喂!”金赫奎又气又冷,呲牙咧嘴地想去揪田野的头发,扑到一半又觉得太冷,一个哆嗦马上转身就去抢被田野抱在手里的被子。
       田野笑着站在床边,没再为难他,于是把被子递给他披着,看着他把自己像个粽子一样完全包起来,才开口道:
     “金赫奎你看外面,”说着顿了顿,似乎在等待金赫奎把目光转向窗外,“下雪了。”
       金赫奎先是看了看田野的脸,再看了看窗外素白的世界,然后才急匆匆地跑去窗边。
     “哇真的…好漂亮…”金赫奎扒着窗户,脸几乎贴在玻璃上,呼出的热气在窗户上一片片散开。金赫奎盯着玻璃上那块白雾发了会儿呆,突然问:“田野,你签名会画爱心吗?”“啊大概不会吧。”突然被这么问的田野有点愣,走到他身边和他并排站着看雪花一片片飘落。“我也不会,我只给我最喜欢的人画爱心。”金赫奎看着窗外,好似无意地说道。
     “是吗那下次粉丝不疯狂要求你画,赫奎欧巴~”田野捏着嗓子学某些女粉丝叫他名字,赶紧偷偷斜眼瞟了瞟金赫奎的表情,发现他没什么反应,有点无趣地闭上了嘴。
       金赫奎沉默着没有选择回答,而是低着头不知道在做些什么。过了一会儿,他却突然伸手把田野搂过来,将被子披了一半到他身上,然后指给他看自己在玻璃上写的那个“Meiko❤”。
       田野噗地一下笑了:“喂你什么意思,告白吗?”
     “  没啊,给你签个名。我签名很值钱的,你可以用它换零食吃。”金赫奎看着田野在雪色下白到有点刺目的皮肤,眯了眯眼,“作为交换,你不给我签一个吗?”
       田野愣了下,于是也凑上前哈了口气,在爱心后面一笔一划地写下了“Deft”。
     “喂田野,怎么没爱心啊!”金赫奎伸出手一把抓住他的手腕,被子从身上滑下来都没管,却掩饰不了眼里的失望。
       什么嘛,这个脑残真当是交换签名了。
     “Meiko❤Deft啊。”
       田野抬眼对上他的,眼底翻腾着不知名的情愫,印着窗外的大雪纷飞,在他黑色的瞳仁里,影影绰绰,恍如初见。
     “而且我又没说,给喜欢的人签名要画爱心的。”

--天光乍破遇,暮雪白头老--
      “下雪啦!!啊啊啊!!”田野和金赫奎一进训练室就听到赵志铭的狂叫声。可惜并没有人理他。
     “你们,你们不兴奋吗?”赵志铭手舞足蹈,整个人扒在童扬的椅背上,晃来晃去。“我们家乡那边很少下雪的…我都没怎么看过…”
      “ 赵志铭你下来。”童扬很冷淡地出声,刚才被他晃的差点原地闪现了。
      “哇老公好帅好总裁!”田野又开始学粉丝说话,扭来扭去地,“人家也想和老公一起看雪。”
      “田野你有病?”明凯生生忍住从脚上拔下拖鞋飞过去的欲望。
      “人家有病也是相思病老公娶我!”田野细声细气学到一半,却突然嗷了一声成功破功,“卧槽谁打老子?”
       扭头却看到已经坐下来打开客户端的金赫奎。无奈地撇撇嘴,好吧,这锅我自己背。
       雪一直在下,纷纷扬扬像要把一切污秽掩埋。
       打完排位吃完饭是自由安排的时间,田野哼着歌就往训练室跑。一会儿约了炫君儿那个Bsolo拳皇,嘻嘻最近贴吧上看到一个新套路…
     “啊哇哇哇绑架啊!”田野蹦到一半领子突然被人一扯差点摔倒,好不容易站稳才看清楚是金赫奎。“怎么啦?”啊他今晚不会要找我双排吧,我最近好抢手啊真讨厌。
       可当他仔细看了看才看到金赫奎已经穿了羽绒服,俨然一副准备出门的样子。田野还没想清楚怎么回事,他就感觉一件羽绒服披到他身上,然后整个人就被拖走了。
       别吧…我还要打拳皇呢…
       一直到花园里,金赫奎才停下来。天空还在飘着雪,而地上已经满是积雪,踩起来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昏黄的灯光照在他单薄的身子上,缥缈到有点不真实,好像一阵风,就可以把他吹得消失不见。
       田野呆了会儿,看见金赫奎一个人站在那里没动静,风却一个劲往自己脖子里灌,心里有点不舒服,语气也透着几分不耐:“你干嘛啊?”
       金赫奎这才转过身看着他,神色温温柔柔的,却只是笑,然后指了指天空。
       啊?hello?干嘛?喝冷风吃雪花?再吃就吃鼻涕了。田野很不理解,心里还想念着训练室的空调和拳皇,转身就想走。
     “喂田野。”金赫奎突然出声,田野顿了顿脚步,回头,“干嘛,我要回去了。我等会儿还约了炫…”
    “  你不是说,你想和…一起看雪吗?”金赫奎似乎没想听他讲完的意思。说完以后看着田野明显呆愣住不知所云的表情,眼里的失落一闪而过,但他赶紧低下头掩饰,说话声音都闷闷的,“算了,回去吧。”
       金赫奎走路很快,三步两步就从田野身边走过去,雪花飞舞着卷过他脸颊,落在睫毛上,头发上,是模糊的白色。
       网上见过很多类似的段子,说的大概就是两个人一起在下雪天里走,就可以一直走到白头。
       哪有那么浪漫啊,只有一个人想走,而另一个人想回去睡觉。寒风呼呼的灌,发型都没了,一张嘴说悄悄话就是满口雪,回去一头都是雪还要洗头。
       都他妈狗屁。金赫奎发誓,他再也不做这种恶心自己又恶心别人,那个别人还不领情的蠢事了,感觉自己像个智障。
     “赫奎啊~”身后突然传来某人的叫声,甜甜的像是又在捏着嗓子说话。
       金赫奎猛然回头,迎接他的却是一个圆滚滚的雪球。“啊…你?!”金赫奎被打了个七荤八素,小孩子心性一下就起来了,弯下腰就去抓雪,捏成一个球再用力地反攻,很准确地命中了某人的脑袋。
     “我是ad耶你真的要跟我比这个?”金赫奎说着又弯腰去抓雪。
     “当~然~不~可~能~啦~”田野拖长了音调,像武打片里主角放绝招之前念招式的名字一样,“吃俺老田一压!”
     “喂小心!”金赫奎刚捏好球就看到田野向他狂奔着扑来,吓了一大跳,下意识地想伸手去接。
     “嘿嘿贴吧里说要先下蹲铲!你错啦!”
       狠狠摔了一跤的金赫奎骂了句脏话,“疼死了…”
     “田野win!”田野哈哈笑着,腿一伸直接跨坐在躺在地上的金赫奎腿上。“太太团护驾来迟!老公你怎么躺在地上了快起来呀!”
     “起你大爷,让开!”金赫奎把刚才就捏好的雪球直接拍他脑袋上,雪顺着田野的头发一点点滑落,他盖了满头的雪,有的落到金赫奎身上,还带着丝丝凉意。
       田野却突然沉默了,他坐在金赫奎身上,过了许久,都没有说一句话。他只是看着金赫奎的眼睛,好像在那里面,是苍茫的大海。
     “你记不记得我还说过一句话。”他突然出声,伸出手来帮金赫奎挡住要落到他脸上的雪花。
        人家有病也是相思病老公娶我。
      “……”这个有点过了吧。金赫奎抿了抿嘴,好像尺度有点大。
        田野突然望向天空,雪花像蝴蝶一样落在他身上,再慢慢滚落。
        你知不知道世界上有一种爱就像雪花,看的人觉得美,只有站在其中,才感觉彻骨的寒冷。
        田野之所以看着别处,其实就是不想让自己看到金赫奎眼里的犹豫,纠结,胆怯。但是当他沉默着不回答的时候,田野还是叹了口气。
        算啦算啦,还是回去打拳皇吧。
       田野低下头,想站起身来。却突然感受到就在他鼻息间的温热吐息,然后他的嘴唇就被吻住了。
       金赫奎好像很疯狂,他一只手压着田野的后脑勺,另一只手抱住了他的腰,唇齿纠缠间,是从未有过的力度和热情。
       田野从他的凶猛攻占中努力寻找着空隙喘气,他不明白金赫奎突然怎么了,他吻的很用力,像是为了承诺什么一样的决绝。雪花在两个人的热度间飞快地融化,但田野还是尝到了冰凉的味道。田野双手勾着金赫奎的脖子,笨拙又努力地回应这个吻,好像在竭尽全力地回应他的感情一样。
       金赫奎闭着双眼,睫毛却在微微颤抖,雪花落在上面,像一只调皮的精灵。热度很快使它融化,它化成了一滴水,缓缓从他睫毛上滑落,顺着脸颊,一路向下。
       不知道到底是泪水还是雪水,却很快消逝在寒风中。
      多年以后他们大概彼此都不会忘记雪地里的这个吻,如此奋不顾身,无所顾忌。
       明明再在这里待一会儿,就可以暮雪白头了,可是为什么呢。
       他为什么要这样拉着我出来看雪。
       为什么要这么在意。
       为什么要这么失望。
       雪下过以后,很快就会化。太阳会来,风带不走,云遮不住。
       所有的美好,会在一夜之间蒸发。
       如果他一直在我身边,那么不需要下雪,我们也可以白头。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下完这场雪,他就要走了。
       多虚情假意的白头啊,廉价,又那么轻而易举地。不想要,我要的根本不是这个。
       但又能怎么办呢。
       我和他之间再也没有第二场雪了。

----------------fin------------------
     【很努力地尝试了一波妹驼的我失败了滚回来乖乖写驼妹
     最近下雪了,今天一个人走路的时候街上没风,雪落的很慢忽然就被这情景苏【?到了  而产生的脑洞
     另外希望自己考试顺利w  
   食我玻璃渣!!!【拜拜

评论(9)
热度(68)
© Vol De Nu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