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 De Nuit

暂时停更 有事私信


就像晨曦之于夜晚,就像风之于山顶。
有些人有些事,只是存在,就能安慰所有的辛苦与等待。


Only for
🐯&🐰

是我入戏太深#01#

  deft x meiko❤❤❤
    ·黑道梗
   
    ·一点点毒【不止
    
    ·这个田野是个机智野,但是有时候又会宛如智障】
   
    ·这个驼是个心机驼,装的宛如智障【?

    ·请勿上升真人x3

       田野不是第一次参加这种集会了。四周的各个帮派的老大们穿着合体的西服,身边跟随着几名默不作声的心腹,彼此之间微笑着敬酒, 问好,闲谈。四周纸醉金迷的气息笼罩着一切,悠扬的提琴声似乎时刻提醒着这些人品味的高尚。每个人脸上都挂着恭谦而耐心的表情,好像无论我和你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都可以装作是上辈子发生的事情一样。
       田野端着盘子,走到糕点拼盘旁边,想了想,还是下爪子抓了三个蛋糕。这一个蛋糕只有小拇指长,一口一个的节奏啊,还没烧饼好吃。
       啧,穷讲究。
       田野三秒吃完蛋糕,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
       想起来两个小时之前,他还在基地里翘着胯子调戏新人,然后突然被明凯叫过去了。本来以为被他发现是自己前几天偷偷在他睡觉时放了赵志铭唱的洋葱,结果是明凯要给他一个任务。
       一个听起来超有意思的任务。
       田野的眼睛滴溜溜转,一边往前走着避过那些眼瞧着就要贴上来的兔女郎们,一边寻找着那个目标。
       叫什么,金赫奎?听说是整个上海最懂枪的男人。
       虽然是娘了吧唧的名字,不过既然他最懂枪,那么一定是个征战沙场多年的老将,不然怎么可能让那些老油条对他心服口服。既然征战多年,那肯定是个老头,还是秃顶的那种,显得很有知识的样子嘛。
       田野点点头,被自己的一套分析给说服了。反正明凯也没把照片给他,送走自己之前一副“他这么有名你肯定知道他长啥样”的表情。
       不好意思了,你野神除了对吃的和打架最喜欢以外,别的都不在关心范围内。
       田野伸长脖子到处寻找着目标,突然就看到角落里一群老男人围在一起研究着什么。心念一动,田野马上就跑上前凑热闹去了。
            …原来在讨论枪啊,咦不过说不定那个金赫奎就在附近啊?
       这群老男人好像在比拆装枪械的速度,桌上摆着两堆枪的零件。田野抬眼看了看这些人,发现都是没见过的面孔。哼要说到这个,在我们基地,没有人比我更快了。田野好整以暇地看着他们,我倒是要看看童扬手下的人有什么能耐。
       其中的一个秃头站出来开始组装这把枪,嗯,手法很熟练根本没有出错,不错,是个懂枪的人。田野看着心里也赞叹着,等等,秃头…这人不会就是金赫奎吧?
       田野还没看清楚那个秃头的样子,就看到有一个年轻的男人走上前了。
       啊…田野莫名其妙就顿住了脚步,他盯着那个年轻男人的脸,有一瞬间失神。他看到这个男人双手拿起来枪的零件,然后闭上了眼睛。
       不好吧,金赫奎前辈还在这里啊,能让你这么装逼?闭着眼睛装枪?给别人点面子好吧。
       田野知道这个人绝对比那个金赫奎更懂枪,因为他从他出场的一瞬间就感受到了。
       那是完全不一样的气场和自信。明凯这个傻狗又骗我,还什么最懂枪的人,实在是谎报军情。
       那个年轻男人快速地闭着双眼装好枪,像在做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好像是闭着眼也会走路一样。四周不知什么时候围了很多人,在他熟练地装好枪然后把子弹上膛的一瞬间,人群中爆发出一阵掌声。那个年轻人这才睁开眼,向人群微微一笑,然后礼貌性地鞠了一躬,转身离开了。
       田野却走不动了。
       去他的跟踪金赫奎,先把这个人搞到手再说。
       田野想到就做,他跑了两步,刚好看到那个年轻人一个人在向端着鸡尾酒的兔女郎拿酒喝。
       “喂!你等等!”田野叫出声,看到那人把头转过来,眼睛里是深邃的黑色,愣了一下又马上随口扯个话题:“请问你知道金赫奎在哪吗?”
       那个年轻人怔了怔,有点不敢置信的样子,但他神色却突然一缓,向着田野笑到,“你找他干什么?”
       “啊,我我只是一个仰慕他很久的无名小卒,今天知道他来参加这个集会,我就求老大给我个机会让我来见见偶像,我想让他做我老师。”田野编起谎来梗都不打。
       “既然这样,明天中午去a区。”那个年轻人又向他笑笑,然后冲他举了举刚拿到的酒杯,像在敬酒一样。
        “啊…这样就可以见到金赫奎大师吗?你认得他吗?你是他徒弟吗?a区是他的地盘你真的可以去吗?”
      “…嗯。”那个年轻人点了点头,没有再一一回答田野饿问题,转身似乎打算走掉。
      “等下!你叫什么名字啊!”田野还不死心。
      那人顿了顿,说道:
      “叫我Deft吧,金赫奎大师算不上,最多是个走狗。”
       “……”童扬这里的孩子都是这么说自己前辈的?在明凯那里敢这么说早就被揍傻了好吗…田野冷汗直冒,不好再多说,只有打着哈哈同意了。
       第二天一早,田野寻思着为了拉好和金赫奎的关系,就带了他最喜欢的那把狙击步枪去见他。其实最主要还是想和那个deft多聊下…
      兴致勃勃来到a区,却发现就deft一个人站在那里,背对着他,在空旷的空地上,显得非常冷清。
       啊不是吧,那个金赫奎这么大架势,这是指使他徒弟来应付我的节奏?虽然这样也不错,但是任务该怎么完成啊…算了先不管它,和deft说完了再想。
         田野抱着他的枪,蹦蹦跳跳地去找deft。
       第一天,deft很认真地教他拿枪的姿势。
       第二天,deft很认真地教他瞄准的姿势。
       第三天,deft很认真地教他打靶。
       第四天,田野有点演不下去了。因为他发现这个叫deft的大男孩,在对枪的理解,使用上都比他高出一大截。而且有的时候因为自己不是主修实战的所以姿势不标准,deft总会从后面抓住他的手教他。
       …感觉像被抱住了一样。特别是当射出子弹的时候,枪的后座力把田野往deft怀里一推,他瘦弱的小身板根本禁不住,总可以感受到deft宽阔的胸膛和心跳声,就贴着他的后背,真实的温度就这样传过来。
       田野有点糟不住了,他感觉这个人在自己面前讲每把枪性能的时候的侧脸帅的出奇,他认真地看着自己的时候,他娓娓道来自己的独到理解时,他被田野逗笑的时候。
       那么美好,美好的不真实,美好到田野忘记他究竟是来干嘛的。
       每天看着deft的脸怀疑人生的田野,在某天夜里,终于收到明凯的讯息:“你打算什么时候动手?”
       田野这才如梦初醒。
       卧槽啊这个deft,一直没有让金赫奎来见我啊!他什么意思啊?不行不行,再看着他发呆就是猪头,要克制自己,才能掌握敌人!田野对着自己的拖鞋,立了一个简短而严肃的誓言。
       第二天,田野练习狙击的时候,金赫奎又靠过来教他姿势,他的脸就在田野的脸边,呼吸暧昧地抚过他的脖颈,他温暖修长的手抓住了田野有点发抖的手,他低声在田野耳边说:“放轻松…安静下来…瞄准他…”田野耳朵被他呼出的气撩的很痒,转头就对上他近在咫尺的侧脸,但他此时脑子里却浮现了昨天那个誓言,于是他马上丢掉狙击枪,一把推开了他。
       “你怎么了?”deft有点茫然不知所措,看着田野气喘吁吁地红着脸,他不觉得自己做了什么。
       “没,没怎么……”总不能说是禁不住你的撩拨了吧,面对着deft疑问的眼神,田野又开始瞎扯“我,我就是突然想问金赫奎大师他什么时候回来啊?”
       四周沉默了两秒,似乎连deft的表情都僵住了。随后田野就听到了一阵大笑声。
       “你觉得可以在a区待这么久的除了金赫奎本人还可以有谁?”
       田野看着deft的脸,半天都说不出来一句话,过了好久,似乎才慢慢地说:“不会吧金赫奎不是秃头吗?”

--------------------------TBC-------------------------------
开了个新坑  打算在三篇内完结
是个he大概【吧
太困了不知道自己在打什么…
希望你们可以喜欢吧!
😂😂真的是因为太懒了所以写不出来任何东西
之前催更的那些辣鸡们最好自己先把坑填了
晚安🌚

评论(15)
热度(62)
© Vol De Nu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