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 De Nuit

暂时停更 有事私信


就像晨曦之于夜晚,就像风之于山顶。
有些人有些事,只是存在,就能安慰所有的辛苦与等待。


Only for
🐯&🐰

是我入戏太深#02#

     deft x meiko❤❤❤
     ·黑道梗
    
     ·没有毒:p
    
     ·张嘴吃药【。
    
            ·请勿上升真人x3
 
            ·ooc?【可能
     田野向来是一个能很快接受一切现实的人。但是这一次,他愣是在原地呆了五秒钟,才反应过来。
     不会吧,金赫奎不应该是凶了吧唧,头要秃一半,胸口带着一个十斤重的大金链子的那种狠哥哥吗?
     这个瘦瘦高高,年纪看起来跟他差不多,眼睛跟眉毛一样细的男孩子,是被所有人所认可的那个最懂枪的人?
     我呸!糊弄谁呢?这细胳膊细腿的,之所以比我懂枪,不就是因为读的书比我多,实战肯定没我强,少在那里扮猪吃老虎。金赫奎这个人实战绝对是可以孤身一挑五的好吧,可是看看deft这身板,是被围殴的对象吧。
     田野内心小剧场转了又转,最后还是挤出笑容来:“兄弟我们不开玩笑好吗,我是诚心诚意来拜师的,金大师他不愿意出来,那就算了好吧,我走还不行吗?”
     田野嘻嘻笑着,装作没看到deft那变了又变的诡异脸色,打算赶紧开溜。
     身子刚转过去,身后却传来某人隐忍的声音。
     “你给我站住。”
     耳边有什么东西急速地掠过,田野感受到它螺旋的气流,以及同一时间不远处的一声明显被消音器处理过的枪响。
     不知道那个人什么时候掏的枪,不知道什么时候上了子弹,可能他一直上好了带在身边,随时准备杀什么人。田野看了看子弹的弹道,知道deft是把枪甩出来的一瞬间开的枪,因为弹道是一个完美的弧形。这是有多自信啊,早0.1秒开枪,我就倒在地上了。晚0.1秒开枪,也根本不会起到威慑的作用了。
     田野突然有点相信,这个人或许真的是自己要找的那个金赫奎。
     之前他心里一直在否定deft是金赫奎这个事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甚至当deft亲口说出来他是金赫奎的时候,田野突然就有了一种回基地跟明凯说“我拒绝这个任务我可以回去种地吗”的想法。
     好像世界上谁都可以是金赫奎,唯独deft不能是金赫奎。
     那个在自己背后温柔地告诉自己狙击的时候要全神贯注的男孩子,那么那么懂枪爱枪的男孩子,就不应该是他这次行动的目标。
     田野背对着金赫奎,深呼吸好多次,似乎在做着某种心理斗争,最后终于回过头来对他说:“好的金大师,我承认你是金大师好吗?”
     金赫奎还站在原地,眼睛里闪烁着灯光的倒影,一身随意的休闲打扮,却也衬得他身材修长。他顿了顿,才开口:“你的名字?”
     田野眨了眨眼说:“我叫田野。”
     应该没人知道他真名,因为他所有的行动都是用meiko这个代号。
     果然金赫奎一脸我没听说过的表情,对他点了点头,然后转身走回了靶场。
     田野叹了口气,算了,就当作瞎猫碰到死耗子,得来全不废功夫吧。先在他身边静观其变,正好还可以学技术嘿嘿嘿。

     金赫奎总是使唤田野端茶送水,或者帮他跑腿,似乎完全把他当作一个跟班来看待。有的时候金赫奎一来就冷着一张脸让田野发了疯似的进行体能训练,田野就知道了,啊他今天心情肯定很差。有的时候他又会带着新得到的枪在田野面前炫耀,田野忍住内心的羡慕嫉妒抓住机会拼命拍马屁,金赫奎就会格外开心,可能还给他放一天假,带他去黑市上开开眼界。
     金赫奎似乎特别喜欢看田野在看到那些他从未见过的枪的时候,露出的惊喜又渴望的眼神。田野也确实是喜欢那些枪,他看着它们的时候,虽然拼命忍住冲上去摸一摸的冲动,但眼神总可以出卖他的心情。他总是安慰自己,如果这次任务完成了之后,回去一定要让明凯把这些枪都买来,让他可以玩个够。
     可是,可是,这些枪的性能,机动性,好处缺点,到时候又由谁来告诉自己呢。世界上,应该没有第二个人比金赫奎更了解它们了吧。
     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已经从心底认可了金赫奎的实力。
     可能是他总在说着自己蠢的不行,但是又在耐心地告诉自己一切。可能是他认真擦枪的时候那虔诚又有些入迷的眼神,可能是他拥有田野从未见过的帅气的枪法,可能是他瘦弱但却有力地扶住自己肩膀的双手。
    
     这天,金赫奎让田野帮他去拿个货物。走在路上,路过一个巷口,看到有一群混混在交头接耳地说着什么,田野本没在意,但他却突然听到了金赫奎的名字。
     “金赫奎这个小兔崽子,不是说他不收徒吗,那最近跟在他旁边那个人是谁?”
     “可不是吗,那段时间给他狂的,谁来都被扫地出门。要不是有童队罩着他,他估计早被杀死几百次了。”
     “看他不顺眼好久了,童队这几天出去出任务了,也不一定要出人命嘛,给他点颜色瞧瞧。”
  “你们在说什么?”田野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大声说了句话。
      本来有人在背后说金赫奎坏话,他应该凑过去附和“诶你这说的也太对了”才对,但他今天却确实听到别人这么说他了之后心里却忽然有点难过。
     在金赫奎身边呆了两个多月,他发现这个大男孩是没有朋友的。有时候田野做点傻缺的事情,他都可以笑好久。或者田野顺便帮他带了个什么,他都会很开心地收下,像收到了什么精心准备的礼物一样。
     金赫奎没说过什么,他没承认自己是他的徒弟,也没说过“我们是兄弟”,田野感觉他只是需要一个人可以在他身边,看他像小孩一样炫耀那些枪,可以跟他一起讨论枪,可以在他不开心的时候有个发泄的地方。  
  田野从来不会觉得别人可怜,他觉得所有人承受的一切和他们所得到的一切都是对等的。但他如今却觉得这个世界,对金赫奎这个人有点不公平。
     为什么对他这么残忍呢,好像全世界的人都想要他的命,可他只是一个喜欢枪的孩子而已啊。
     “嘿嘿,meiko我就知道。”这群小混混为首的那个人突然这么说到。
     田野吓了一跳,但多年的职业素养让他脸上神色变也不变,“你在说什么?”
     “你傻逼吗?”那个小混混手上拿着一部手机,原来声音是从那里面传出来。“赵志铭?”田野听出来了,稍微松了口气,“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不能通过别的方法找你就只有这样啦,那个叫什么,金赫奎吧?你这么在意他的?明凯真的料事如神…”赵志铭咂了咂嘴,语气一转也是严肃了几分,“你别玩忘了,明凯是让你来干嘛的。信号枪拿到手了吗?你还有一个月时间。一个月之后童扬就回来了,你要是任务没成功…你是知道明凯的吧。”
     啊,信号枪,信号枪…那个全世界只有一把的信号枪。田野恍如被一道雷瞬间劈醒。明凯说,那把信号枪只有金赫奎一个人可以用,因为那是他自己设计的,而它是打开童扬整个防御工事的唯一一把钥匙。
     “我是谁?你太小看我了吧?让明凯一个月以后安排好所有的兵力,我准时给你们把大门打开好吧?”田野拍拍胸脯,如此保证道。
     “你自己说的,要是你没成功,就算我们最后打赢了这场仗,我们估计也得下辈子做兄弟了。”
     说完电话就断线了。
     田野站在原地,许久都没有动,直到路灯拉长他的背影,投在地上,显得如此疲惫不堪。
 
     田野回到a区的时候,看到金赫奎在靶场旁边的亭子里,低着头擦一把手枪,似乎在等他回来。
     田野走过去,看着金赫奎许久,才开口:“赫奎。”
     “怎么了?”金赫奎头也没抬,精力全在那把枪上。
     “我问你一个问题…如果我…”
     “擦好了!田野你来看看这把枪!”金赫奎却突然抬头打断他的话,兴奋地把手枪递给田野看。
     啊…上次黑市看到过,好想要,怎么被他给买走了。田野抚摸着枪身,冰凉坚硬的金属感入手,却让人感觉到安心。他今天说不出来拍马屁的话,只有干笑着把它递回给金赫奎:“挺好的,我是想说…”
     “送你了。”金赫奎看着田野的眼睛,似乎他今天根本没有在意田野要讲什么,想讲什么。
     田野愣住了。
     他手中握着那把枪,心里的难过却一阵一阵地往上翻涌。
     他听到金赫奎说:“不知道你生日是什么时候,就提前送给你吧。没送过生日礼物,只是看到别人收到会开心,所以…”金赫奎伸手,摸了摸田野的眉毛,“不要这幅表情好不好?”
     田野感觉自己浑身都因为难过而颤抖了起来,他也不想摆出这个表情,他其实很开心很开心,因为没有人送过他所谓生日礼物。但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越开心就越难过,他每看一眼金赫奎,就忍不住自己想哭的心情。
  金赫奎似乎有些着急,他愣在原地,估计在想自己哪里做错了。
     田野闭着眼,然后张开双臂,缓缓的拥抱了金赫奎。
     “赫奎,你为什么要把我留在你身边?如果我哪天说我要走了,你也会让我走吗?”
     金赫奎一开始僵在原地,片刻后也放松下来,用手一下下抚摸着田野的后背,笑着说,“嗯,随便你啊,想走就走吧。”沉默了一会儿,金赫奎突然说:“可能轮不到你先走,我就要走了。”
     田野一震,从金赫奎肩上抬起头来看着他:“什么意思?”
     “童队他…想调我去他身边工作,就是,大概没办法再见了。”
     “……”田野张了张嘴,然后说,“你去吧。我离开这里。”不对不对,为什么会说出来这种话,这时候不应该跪着求他留下来吗?应该死皮赖脸地说你别走你别走,我的任务还没完成呢。
     可是为什么,话到嘴边就成了这样。
     金赫奎似乎有些吃惊地看着他,然后神色一缓,说道:“你喜欢枪吗?”“喜欢啊!”田野不假思索地回答到。
     “可是童扬他不喜欢啊。”金赫奎抬着头,这样说着。“所以呢?”田野不明白什么意思。
     “所以我不喜欢他。”说完,金赫奎站起身想要离开。
     “你什么意思啊?”田野跳起来,拦在他面前,不让他走。
     “这你自己想。”金赫奎笑着,看着田野急红的脸蛋,似乎心情很好。谁知田野一把抓住他的手,一副你今天不解释清楚别走的坚定表情。“你把话说完好不好!”
     金赫奎顿了顿,然后伸出一只手扶着田野的后颈,低下头吻上他的嘴唇,温柔而又小心翼翼地。田野睁大双眼,明明可以推开,他却发现自己在一瞬间失了力气。
          “那你现在懂了吗?”

评论(15)
热度(70)
© Vol De Nu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