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 De Nuit

暂时停更 有事私信


就像晨曦之于夜晚,就像风之于山顶。
有些人有些事,只是存在,就能安慰所有的辛苦与等待。


Only for
🐯&🐰

是我入戏太深#03#「完结」

    deftxmeiko❤❤❤
   
   ·黑道梗
   
   ·完结撒瓜(。

   ·感谢可以看到最后的所有朋友
  
   ·忍住眼泪

     田野感觉最近上海的气温,在不断地下降。
     金赫奎依旧照常擦他的枪,练他的甩狙,使唤他的田野。只是在寒风呼呼地刮过来的时候,会抬抬眼皮看着在风中发抖却依然努力去瞄准靶心的田野,他苍白到有点病态的脸色在深秋的背景下常显得几分萧索。
     然后他就会好像不经意地说:“田野,过来帮我倒杯水。”田野如蒙大赦,拿着枪跑到他身边来,一边跺着脚,一边到处去找他的茶杯。金赫奎看着那个身影在他的视线里来来回回地蹦跶,忙活了半天也没找到他的茶杯,才突然想起来,他今天好像没带杯子过来。
     顿了顿,他伸出手抓住了那个人细瘦的手腕,让他稍稍安定下来。田野一脸的茫然无措,却也让金赫奎就这么抓着。长久的沉默让田野先沉不住气:“喂赫奎,你杯子呢?”金赫奎眼睛看着别处,答非所问道:“你在我这里,是不是感觉很冷?”
     田野一下子愣住了:“冷?当然冷啊…啊不,不冷!”金赫奎看着田野懵懵的表情,突然笑了:“冷的话,不想回家吗?”
     “不想!”就这么回去的话,真的会被明凯一枪杀掉的,而且他也没有哪里可以去啊,他走了的话,金赫奎不就又是一个人了。
     不走,不走,不能走也不想走。
     “嗯,那么田野你站过来点。”金赫奎笑得眉眼弯弯,虽然是坐在他的椅子上,却给人无形的压迫感。田野不自觉地往前走了两步,眼睛下意识地看向金赫奎的手,多年来的职业习惯让他防备所有靠近他身边一米以内的人。
     他看到金赫奎的手在荷包里一动,似乎是捏了什么在手里的样子。田野全身肌肉都绷紧了,他做好了如果金赫奎掏枪出来一瞬间就将他制服的准备。
     可是田野他没有。
     田野愣愣地,眼看着金赫奎将枪就这么掏出来了。他头脑一片空白,似乎身体已经做好了全副武装,可是他的思想在最后一刻都无法相信金赫奎真的会掏一把枪出来。
     金赫奎手中的那把枪,是田野从来没见过的样子。
     可能它射出来的子弹,也是自己从没见识过的威力吧。田野有点认命地想着。
     我终于要死了。
     他不知道为什么,脑袋里突然蹦出来这个想法。死在他手里,总比死在明凯手里好吧。
     田野缓缓闭上眼睛,已经开始想象这个子弹会以怎样的角度穿过自己的太阳穴或者心脏。
     “没有不让你看啊。”金赫奎的声音带着笑意,浅浅地捏了下田野的手。
     田野一下回过神来,什么意思?他睁开眼睛,看着金赫奎手里的那把枪,又看了看金赫奎。
     “嘿嘿,给你看啦,我的得意之作!”金赫奎说着,把枪塞到了田野手里,“帅吗?我从小就有个梦想,那就是自己做一把属于自己的枪。这把枪的草稿在我自己心里画了二十年,如今我把它实现了。”
     “依靠自己的双手,我做了太多。有好的有坏的,”金赫奎看着田野的眼睛,平静又一字一句地说着,“我知道想杀我的人很多,我不会恨他们,因为我也杀过很多人,但我喜欢所有用自己的双手完成一切的人。”
     田野看着金赫奎的脸,他感觉他的眼睛里有什么在闪烁着光芒,那是田野捉摸不透的情绪。
     “田野,这把枪,你帮我保管好吗?”
    
     田野一个人回到住所的时候,手里还捏着那把不轻不重的信号枪,脑海里还来回浮现着金赫奎认真看着他的双眼。
     他不知道自己今天在他掏枪的时候,心里那奇怪的犹豫从何而起。他应该将金赫奎扳倒在地然后用枪指着他的脑袋,让他乖乖用信号枪。如果他不从,那田野只有把他杀了,然后再开枪。
     无论怎么算,他的任务应该是到今天为止了。
     可现在到底是什么。
     可明天童扬就要回来了,田野你到底在干什么?
     不会是真的喜欢他了吧。
     太扯了。

     第二天就是给童扬准备庆功会的时候,童队果然不负众望,亲自上阵督军,带领手下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田野把信号枪和之前金赫奎送给自己的那把枪放在一起,插在贴身的腰带上。
     金赫奎今天似乎很忙,没有给田野留下来任何的讯息说他会什么时候回来。
     a区是一块很大的地皮,这上面所建的靶场本来是金赫奎一个人的专属靶场,只是现在主要给田野用了。今天寒风呼呼地吹过树桠房屋,偌大的靶场一个人都没有。金赫奎常坐的那个亭子里只空荡荡地放着一把椅子。田野站在那里看着这一切,手突然摸上了那把信号枪。他想,在他来之前,金赫奎就是一直一个人在这里,独自防备着可能来自四面八方的杀机,孤独地过着每一天。
     哎,自己好歹还有可爱的新人可以调戏,至少还有赵志铭那个傻逼可以互喷。
     高处不胜寒啊。
     田野一屁股坐在金赫奎常坐的椅子上,望着亭子顶,感觉有点困了。
     赫奎呀赫奎,自己一个人承担这么多,真的不累吗。
     你如果知道了你现在最信任最喜欢的我,也要背叛你,你会疯掉的吧?这时候如果给你一个机会,你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杀掉我吧。
     像赵志铭说的那样,要不我们下辈子再做兄弟吧。
     乱七八糟地想着,田野昏昏欲睡。
     冷风一吹,田野打了个哆嗦醒过来。太冷了,而且风里带着很奇怪的味道。这是酒味?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田野揉揉眼睛想要起来。
     身后传来了很杂乱的脚步声,田野腾地起身,却猝不及防地被某个人抱了个满怀,熟悉的味道充斥在田野鼻息间,他软软的头发贴着田野的脸不安分地乱晃着。“赫奎你喝醉了?”田野使出全身力气拖着这个挂在他身上的金赫奎。
     “不会喝酒就少喝点呀,我扶你回房吗?”田野摸摸金赫奎红透的脸,脸颊的温度烫得他将手一缩,却被金赫奎一把捉在手里。
     田野没想到金赫奎的力气大到这般地步,一下竟无法反抗。他就被金赫奎这么推着,直到背抵住廊柱。
     金赫奎或许是真的醉得狠了,一把压住田野还想用力的双手,推在柱子上变着角度吻他。
     田野被吻得全身发软,他听到金赫奎含糊不清地说:“你今天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田野沉默了一会儿,他看着眼前的男人往日眼里的精明深邃如今被酒精冲刷的只剩下无尽的迷恋,心脏忽然突了一突。
     但是他的手,还是将那把信号枪抽了出来,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小小的:“我想看烟花。”
     金赫奎似乎也愣了一下,然后他的声音,竟然委屈起来,像犯了错的孩子:“可是,我没有呀。”
     “我有。”田野自己都开始佩服自己的冷静起来,他把枪递给了金赫奎,像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心一样。
     童扬那些人,这个时候肯定还在参加庆功宴,和金赫奎一样喝的不省人事,没有比此刻,更好的进攻时刻了!
     金赫奎竟然想也没想,从田野手里夺过枪,就朝天空开了一枪。
     那一瞬间,田野想起来明凯对自己说的,如果见过那个信号弹一次,就永远不会忘记,那么鲜艳的,像是血一样的红色。
     美丽而致命。
  金赫奎开完枪,就把它甩到一边,然后双手一把抱住田野的腰,把脑袋埋在田野的脖子里,像撒娇似的地蹭着,蹭了一会儿就没了动静,好像是睡着了。
     “金赫奎,我要回家了。”田野伸出手,把他送给自己的那把手枪缓缓抽了出来。
     熟练地上膛,去保险,田野将枪口对准了金赫奎的后脑勺。
     “我好想和你一直在一起,可为什么结局是这样。”
     “我不知道为什么…是我遇见你。”
     “如果人真的有下辈子,我希望你还是做那个最懂枪的人,有一个坚持了二十年的梦想,然后依靠自己的双手去将他实现。只是拜托你记得,下次遇见一个叫做田野的人的时候,一定要拒绝他与你同行的请求。”
     “他是个坏蛋,还是个傻瓜。他会心软,他会崇拜你,他会慢慢喜欢上你。然后他会在亲手杀掉你的噩梦中后悔一生。”
     田野的身后警铃大作,似乎有很多人很多人向这边过来了,田野知道,只要那些人到了,金赫奎和他,就是一个生一个死。他是知道明凯的,虽然他爱才,但是童扬的心腹,他只会见一个杀一个。
     金赫奎在他怀中,依然很安稳地睡着,田野拿枪的手颤抖着,却始终无法用力扣下扳机。
     田野听到那些脚步声已经到了身后,而整齐划一的上膛声几乎就在耳边炸响。他颤抖着,犹豫着,眼前不断浮现着金赫奎把枪送他时的表情,难过像潮水一样几乎将他淹没。做不到啊金赫奎,我做不到。
     “田野,开枪吧。”如此熟悉的声音,田野的脑海几乎是瞬间就被洗成了空白。他深呼吸几次,忽然一把将金赫奎推开,不理会他眼里的震惊,转过身去大声说:“明凯你听我说,我是真的……”

     可是哪里有什么明凯,童扬站在台阶下,冷笑着看着惊惶失措的田野,像看着一个跳梁小丑自导自演的喜剧。

---------------------------------
     明凯计划吞并童扬基地的计划被彻底识破,被安排在基地外埋伏的所有明凯手下被尽数歼灭,童扬战功显赫有勇有谋,民心所向,呼声高涨。
     童扬手下名将金赫奎经此一役名扬内外,却因其曾“失手”打死同伴和打伤童扬而遭董事会驳回童扬提拔其成为副手的提议。
     天下平安,岁月静好。
     除了田野。

     那一晚,童扬把枪对着田野的太阳穴,笑得张扬:“明凯,就凭你,想制服我?”越说着,似乎恨意更盛,拿枪顶了顶他的脑袋,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田野抿着嘴没回答。越是这种时候,他骨子里的不驯桀骜就越明显。他瞪着童扬,或者说,他在瞪着站在童扬身边的金赫奎。
     他恨透了金赫奎此时云淡风轻的神色,好像自己的生死与他无关,好像自己从头到尾在他眼里不过一个耍花腔的戏子。
     “可以,有骨气啊。间谍这种,我一般都让deft处理了,看来你我要亲自审问。”童扬拿枪托对着田野扬了扬,却没砸下去,似乎思考了一会儿。然后对旁边的人说:“带到我办公室去。”
     田野闭上了眼,他想咬舌自尽算了。身后已经有人把他架起来准备拖走。
     “等等!童扬你为什么出尔反尔?”好像是金赫奎的声音。田野似乎看到,这个人一直不动声色的神色终于有了一丝裂缝,“不是一直都交给我处理吗?我……”
     “我倒是要看看这个小间谍有什么魅力,可以把deft迷到拒绝我的邀请?还可以得到明凯这般重用……”童扬看都懒得看金赫奎,向前走了两步,就要去拉田野。
     “我看谁敢碰他!”金赫奎抽出枪来,向着四周的人,他站在田野身前,后背挺得笔直。
     童扬顿住了,他慢慢直起身子,看着金赫奎,眼里闪烁着笑意。
     “很久之前明凯跟我说,爱总会改变一切,我那时候当笑话听了,如今却信了。把那小子给我抓起来。”
   
……………………………………
     金赫奎在田野被驱逐出境前被允许见上最后一面。
     金赫奎几乎是跑着去的,田野站在铁栏杆那头,脸色依然不太好的样子。金赫奎自己身上也受了很多伤,要不是那天童扬没有下令开枪,任由自己将靠近田野的人一个个杀掉直到子弹用光,他或许早就躺在血泊里了。
     他扒着栏杆,看着田野,沉默着,不知道如何开口。
     田野笑着,他向来很擅长打破僵局:“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现的?”“……从你叫我金大师的时候,在我们这里,从来没有人这么叫我。”金赫奎想起来从前,有点想笑,却又忍住了,“你那时候真傻。”
           田野却笑着,像阳光一样温暖:“谢谢你啊,放我走。”
     “所有人都想让喜欢的人活下来,你不也是吗?”金赫奎看着田野的眼睛,说着,“我喜欢所有,用自己的双手完成一切的人。”
     “嗯,如果哪天童扬不需要你了,记得来找我,我在外海的一个小岛上。”田野顿了顿,似乎在斟酌着词句,“我等你。”
     金赫奎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他给不了承诺,他的生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是终点。
     “那么,保重。”田野依然笑着,然后向着金赫奎挥了挥手,没有再多看一眼,就转身向外走去。
     金赫奎看着他的背影,不知为何,眼泪忽然涌出了眼眶,他的双手紧紧抓着栏杆,透过泪水似乎想把那个瘦弱的,不断远去的背影永远刻在心里。他这个向来不善言辞的人,也开始知道,原来分别是这么痛苦这么难过的事。他想起来田野第一次叫住他的时候,一边喘着气一边装出很悠闲的样子,他的眼睛清澈明亮,看到金赫奎的时候眼底闪过兴奋的光芒,但他却很快掩饰了,然后他问:“你知道金大师在哪吗?”这个这辈子都没人再叫第二次的称呼。
     那似乎才是一切的开始。

----------------fin---------------
昨天是情人节然而没写完所以没发
吃我一口单身狗的怨念!!!
下次再见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也许有番外
也许太懒
   

评论(12)
热度(63)
© Vol De Nu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