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 De Nuit

暂时停更 有事私信


就像晨曦之于夜晚,就像风之于山顶。
有些人有些事,只是存在,就能安慰所有的辛苦与等待。


Only for
🐯&🐰

我知道你爱我#01#

    ·deftxmeiko♥♥♥

   

     ·现实向

  

     ·现实到不能再现实的田野和金赫奎  大概只是想写我眼中最真实的他们

 

     ·开张撒瓜ლ(╹ε╹ლ) 

 

      ·周更系列

 -----------------------------------

 

  人民广场的灯光交相辉映,雨后刚刚洗刷过天空透露出一点点的苍白,汽车鸣笛声不绝于耳,这个城市的禁鸣笛令在让人崩溃的堵车面前都成了毫无威胁性的白纸黑字。

       田野戴上耳机,把让人烦躁的喇叭声隔绝在耳朵之外。他一步一步地走着,在湿漉漉的人行道上,每一脚下去,都发出轻微的水声。这里的商场永远都是这么的让人无法忍住进去消费的欲望,太过奢华的装潢,高档的奢侈品,永远光洁如新的大理石地面,面容姣好的店员,后面永远有三四个零的价格标签。

       这一切的一切,好像跟他这个从遥远的地区来的人,本来是没有任何关系的。他的周围,或许应该是天空,白云,永远认不完的兄弟,亲切的邻居,站在油菜花田里向自己微笑的姑娘,她头上可能还卡着自己送她的,用零花钱买的那个粉色发卡。

       但是是什么把他带到这里来,又把他遗弃在这里了呢。

       田野停下来脚步,侧过头去看从壁橱里倒映出来的自己的脸。可视线却穿过自己的脸,落在壁橱里的那些金光闪闪的腕表上。来了上海这么多年,也算见了不少世面,大概是从骨子里就不太在意这些事情,所以那些奢侈品的品牌他到现在都没有认全,常常在别人面前闹笑话。但是没有关系嘛,这就像卖猪,都是肉,但是里脊大腿肉和五花肉价格就不一样,反正总结来说,最贵的,也不一定是最好的,所以记那么多干什么。

       田野愣愣地看着那些奢华的腕表,心里突然有点难过。

    

       他想起来三年以前,他一个人坐在寝室里,手里握着那个手表,那种忐忑不安的心情仿佛还可以在他的胸腔里重新被点燃。

       前一天他偷偷溜出去,逛了半天的商场,什么都没有买到,在沮丧地准备走之前,看到了这块白金色的手表。那一瞬间,他突然就想到了金赫奎戴着这块表的样子,他伸出手来的时候,那块表在他的手腕上发出耀眼的光芒。就好像…好像是为他量身定做的一样。

       田野当场就拿出卡把那块表刷下来了,连价格都没有看一眼。

       原来自己也可以有这么暴发户的时候。田野拿着那块表自嘲地笑。

    

       金赫奎那时正在训练室里收拾自己的外设和粉丝送他的礼物,他左挑右拣,拿了几件觉得比较有意义的放进了背包。下午两点半的飞机,他马上就要离开中国了。

       不是休假的那种离开,而是永远地离开。他想到之前放假回韩国的时候,田野会发很多截图给他,都是中国的粉丝在算着他什么时候走,什么时候回来,拼命地表达思念之情。后面田野会发一大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也不知道他在笑些什么。

       金赫奎一边看着那些礼物,一边笑着,想到以前大家坐在一起为了一个梦想拼命努力的时候,他还是个固执又坚定的毛头小子,人生的一切好像还没有那么艰难,也不用考虑那么多,只用不停地往前冲就够了。粉丝的尖叫声有时候会让他觉得有些尴尬,他应付不太来太过于热情的粉丝,但是他也在慢慢地改,他想让自己看起来更加有亲和力一些,像田野那样。

       金赫奎一想到田野,笑就慢慢淡了。田野啊,怎么办呢,你要辅助别的AD了,你以后成长的路上,可就没有我了啊。

     “金赫奎!”田野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训练室门口,刚好看到金赫奎在对着他清好的背包发呆,听到叫声,他才僵硬地回过头来。

       啊卧槽尼玛,又来又来,别这么看着我行不行啊。田野抿着嘴巴,抑制住自己有点发抖的手,和金赫奎对视了一下,然后突然说道:“送你的!”就把装着那块表的盒子拿了出来,往前一递。金赫奎深深看了他一眼,伸手把它接了过来,然后直接打开了。

     “喂!你知不知道在别人面前拆礼物很不礼貌,你至少等我走了再……”田野正气急败坏地说着的时候,却看到金赫奎整个人都愣住了,神色看不出什么情绪,心里咯噔了一下,完了,不会买了个土牌子金总看不上……没看价格标签,难道这表就几百块?太,太丢脸了!田野想到自己这个土鸽子确实有可能做这种事,脸涨的通红,伸手就要去抢表:“算了你你你他妈还给我吧!”

       金赫奎却忽然把表举得老高,腾出另外一只手去抓住了田野张牙舞爪的手,笑的眉眼弯弯,看着田野红透的脸:“不还给你。”

 

       时过境迁啊。

       田野这么感慨到,可能他的手表已经换了很多款,也可能他从来不戴手表。

       毕竟军队里应该不让戴着手表去训练的吧,三年了,这个表的电池也不知道用完没有,哦好像记得店员说是机械表,不用电池的吧…田野晕晕乎乎,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只要一想到金赫奎,他就觉得脑袋晕晕乎乎的,词不达意,语句不通,毫无逻辑,像早些年都是跟人猿泰山学的语文。

    

       傍晚的时候回到家里,田野躺在床上,拿出来手机,才看到金赫奎给他发了几个消息。

       啊,又放假回到家里了?

    这几年来,金赫奎在军队里的时候,是不能带着手机的,只有一年里有几个假,可以回家里看看家人,也顺便联系联系老朋友。嗯,这个老朋友里包括他田野。

       害怕自己被时间遗忘了吗?

       根本不会吧,有他田野在,谁都别想忘,原地传送飞行员什么的…

       田野一边想着一边打开了消息,下午因为手机没电一直都没有收到他的消息,他发了好几条,大概就是“在干嘛”“最近怎么样”之类的,很官方的问话。

       田野觉得他可能是给列表里的人群发的,心思一扭,关了手机没回。

       过了片刻,田野的手机抖了起来,田野拿起来看了看,差点把手机扔了。“金赫奎正在邀请您参与视频通话”。

       虽然以前也不是没有过视频通话,但一般最后都找了个手滑的借口搪塞过去,可是现在…田野看着锲而不舍的提示屏幕,怀着两分他自己也说不清的期待点了接受。

       画面还没打开,一阵水声却在瞬间冲击了田野的耳膜。“操你妈!”田野一瞬间就反应过来了,他闭着眼睛,手指在手机屏幕上乱戳,手忙脚乱中听到金赫奎一声似笑非笑的:“hi”,身上的汗毛马上被炸起来两三层。

       还好关掉了。

       田野大口喘着气,手指动的飞快:“你干嘛啊?”某驼也回的很快,语气里有点理所当然:“洗澡啊。”

     “有病?”田野不太懂这个人的脑回路。

     “我记得以前,小申跟我说,直播洗澡的话,会有很多很多人送我礼物,我今天给你直播了,所以你要送我礼物。”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样子。

     “你要什么礼物啊?”田野下意识地发了出去,马上又意识到什么地改口:“不是,我是说,你到底要干什么啊?”

     “田野”金赫奎发了两个字以后一直沉默着,似乎在等田野说下一句,又似乎是因为想说的太多而几经删改,最后他终于发:“我要过生日了。”

     “啊,哦。”田野不咸不淡地回,亏他可以腆着脸来找自己要生日礼物,没骨气,“今年怎么突然要礼物啊,我像去年那样给你转个账可以吧?”

     “……”金赫奎好像被气的不轻,然后他说,“不是啊,听说你要谈女朋友了?该表示一下吧?”

       田野打字:“谁说老子要谈,都是三少说看我长这么大了还没有谈,介绍几个小妹妹给我,其实就是他自己生意上的需要吧。”他顿了顿,想到这个人远在韩国,怎么消息就这么灵通了,山高皇帝远的,管得着我么他?他马上回删,突然就不想解释了,他想看看金赫奎的反应,于是就坏笑着打字:

      “啊是的,那个女孩子很可爱啊,我和她还蛮谈得来的,打算和她交往看看。”

       他看到金赫奎“正在输入”好几次,却又什么都没有发出来,情不自禁地扬了扬嘴角,打字到:“逗你的。”却在准备发送的一瞬间,看到金赫奎发了一句:“要好好交往啊!!”似乎两个感叹号还不够,他又在下面补了一排笑脸,然后说:“加油!!”

       加什么油啊。田野突然被一种无法言明的恐慌包围了,他的手颤抖着,好像突然就不认得金赫奎了一样。

       如果放在以前,金赫奎肯定会说:“照片,照片,快点发我。”看完照片以后会说:“唉唉,你看看她,还没我一根眉毛好看,你喜欢她哪里,眼睛吗?有我眉毛好看吗?我有四条眉毛啊她只有两个眼睛,一比就输了,我劝你赶紧飞了,没有任何发展空间。”有时候还会学着那个女孩子拍照的姿势和表情拍张差不多的发给田野,田野总是被他笑的一边大叫着“妈的狗智障”一边疯狂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回过神来,赶紧把那条“逗你的”发出去,但是金赫奎却再也没有回他了。

       失去好像总是一瞬间的事。

       我们到底是哪里走岔了呢。

 

 

---------------------------------------

说不清楚是驼妹还是妹驼\("▔□▔)/

跟我开头写的一样,只是我眼里最真实的金赫奎和田野

因为怕出bug所以所有对话都默认成中文了

希望大家可以喜欢!!!!(ˉ﹃ˉ)

因为很懒所以我需要大家的督促【不是

周更【??

感谢小天使们对我的支持  哈特你们qwq

评论(26)
热度(87)
© Vol De Nu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