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 De Nuit

暂时停更 有事私信


就像晨曦之于夜晚,就像风之于山顶。
有些人有些事,只是存在,就能安慰所有的辛苦与等待。


Only for
🐯&🐰

我知道你爱我#02#


·deftxmeiko❤️❤️❤️

·现实向

·标题灵感来自《zootopia》

·讲述了一个两个骚逼互相撩的故事


田野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可以为了一个叫金赫奎的人三番五次地刷新自己的底线。
可能因为他的温言软语一直在自己的耳边缭绕,是带着点鼻音的meikomeiko,或是一字一句的学他讲话。又可能是因为他看着自己的时候嘴角微微向上扬起来,像一只期待中的小猫,如果金赫奎现在就在自己面前,他肯定忍不住想摸摸他的脑袋。
还可能,可能因为他不经意间流露的,对田野的一种深深地依赖和独占欲,类似于“你是我的小弟你不准跟别人玩只准跟我玩哼不然我会不开心”这样孩子气,又无理取闹的心情。

昨天田野收到金赫奎给他发的消息以后,不知道为什么,头脑一热,就买了隔天来韩国的班机。
田野漫不经心地玩着手里的手机,却在飞机落地的一瞬间就关掉了飞行模式。
慢吞吞连上网,刷了刷消息,没有。
田野不死心似的,又刷了刷。
什么都没有。
他发出去的那句“逗你的”还躺在对话框里,好像在嘲笑着田野昨天不经思考所开的玩笑。
田野可能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脸上的表情有多臭,他烦躁地站起身,开始像老太太挤公交去买菜那般勇猛地往外挤。
他身边有漂亮的韩国妹子,被他挤地惊声叫了一声,低着头嘤嘤抽泣两声,刚要抬起头控诉这个不绅士的男生,却发现那个罪魁祸首以很快地,几乎是不可能追上的速度消失在了拥挤的人群中,左拐右拐,身姿矫健而不失狠辣,见缝插针有空就钻,只留给她一个很man的背影。
这特么是什么中国功夫。

纵观田野这二十年人生,钱包丢了他会嘻嘻笑着说没事没事,随手就从金赫奎包里抽出来两张毛爷爷继续挥霍。
排位输了他也哈哈地说没事没事转头就去找金赫奎双排解毒。
被人喷了也根本不难过反手就把飞行员推出去顶锅。
头发被王师傅剪毁了,看看金赫奎,绝对比他更丑,他哈哈哈地笑到直不起身,心情好多了。
好像他的生活里一直都是金赫奎啊金赫奎。无论是作为榜样被教练要求学习,还是排位陪他一起疯,还是半夜跟他一起出去吃烤肉,好像全都是金赫奎。
从来都是他,也只有他。
而他却一直活在王子公主的童话里,从来没考虑过,当王子不要公主的时候,又该怎么办呢。


田野坐在出租车里,手一下下无意识地划着手机屏幕。他有点漠然地望着窗外,顺便揉了揉刚刚疯狂挤出机场的时候被撞疼的膝盖。
冲动是魔鬼,冲动是魔鬼。田野疼得龇牙咧嘴,心里默默念着这句话。不过他也相信,他下一次头脑发热的时候,自己肯定记不得这句话的。
“元硕哥,你知道赫奎现在在哪吗?”田野划够了,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给pawn发了这么一条消息。
他很快得到了答复,才得知金赫奎在家旁边的超市里。

田野下车的时候,已经下了很一会儿的雨了。天气转凉,空气中弥漫着潮湿的气息,黏得人有些难受。田野站在街边的屋檐下,只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也站在屋檐下躲雨的某人。
他依旧挺拔修长,可能是因为参军两年的关系,已经没有那么瘦了,变黑了一些,也变壮了一些,头发剃得干净利落,眼神更加坚定清澈,已经隐隐约约有点男人的味道了。
田野向来知道金赫奎这个人,man起来可以很man,他不服输又倔强固执,天大的痛哼都不会哼一声,再大的磨难也会变成眼里更深沉的坚定。
只是他们以前在一起的时候,金赫奎常常为了逗田野开心,手被撞了一下就叫着“啊痛痛痛要田野摸摸才能好”,用着也不知道哪里学的说辞,软着声音要田野陪他玩。
这就让田野总觉得自己在带小孩,一面不耐烦地安抚敷衍着他好好好别着急,一面无奈地把本来约好双排的那个兄弟毫不留情地鸽了。
他看得到金赫奎眼睛里得逞的笑意,但是他愿意让自己越陷越深,就在这笑意里,他感觉自己可以永远幸福。
真是甜蜜却让人放不下的负担。
他总是这样在田野面前东倒西歪地没个正经样,让田野都快忘了,金赫奎也是可以在最困难的时候,临危不乱地站出来拯救世界的人。也曾经是这么坚强,这么可以独挡一面的人。
也是一个,离开他田野依旧可以过得很好的人。

田野看着金赫奎的侧脸很久很久,好像在审视着一个陌生人。而金赫奎却看着雨幕出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过了许久,田野终于忍不住了,他走到他身后,想也没想就把金赫奎抱住了。
他把脑袋埋在那个人已经有点坚实的后背上,感受到他全身的僵硬,却只有无声地笑笑,连声音都闷闷地:“哎,生日快乐,金赫奎。”
半天,没有人回答他。
这也太他妈尴尬了吧?田野松手不是,不松手也不是,不会是认错人了吧?反正韩国人眼睛都那么大的,认错很正常吧…
他咳了两声,想松开手。却在整个人要站直的一瞬间,一双温暖的手,把他的双手牢牢抓住了,让他只有继续保持拥抱他的姿势。
田野冷汗直冒,他差点就脱口而出流氓了,却听到金赫奎的声音分明从前面传来,带着他的胸腔都微微震动:“我不接受你的祝福。”
田野脑袋一片空白,好像一盆凉水被当头浇下,开心和疑惑将他层层包围,好像要把他勒到窒息了。他听到自己颤抖地出声:“为...为什么?”
“因为...”金赫奎松开手,转过身来面对着田野,他仔细看了看田野依旧白白嫩嫩的脸,才好像满足似地叹了一声,“因为我不开心。”
“为,为什么不开心...”田野感觉自己马上就要委屈地哭出来了,他不知道自己除了开玩笑还做错了什么事,他不远千里来找他,只是想给他个惊喜,现在这么看,好像并没有把他惊喜到,反而是有了反作用。
金赫奎看着田野委屈的样子,眼里忽然就沾了笑意,脸上却还端的四平八稳,严肃认真又有些忧伤的样子,在田野惊恐的眼神中慢悠悠说道:“因为,你忘记我生日了。”
“???啊???”田野瞪着眼睛,微张着嘴巴。他可能自己都不知道,他这种懵懵的样子到底有多可爱,“我,我没有...”而剩下急急忙忙没说出的话,却尽数消磨在两人的唇齿间。
那是一个几乎让人窒息的,热烈的吻。
雨声好像都被拉得很长,打在他们四周,这个小小的屋檐,似乎是为了他们的重逢而专门搭建的舞台。
被吻了好一会儿,田野才猛然反应过来,一把推开金赫奎,扭头到处看,生怕被别人发现了似的。他的脸透出淡淡的粉红色,好像有些害羞,嘴上却死撑着:“金赫奎!你有病?以后能不能不要在大庭广众下做这种事?!你多大了?”
金赫奎看着他,伸出手安慰似的摸摸他毛茸茸的后脑勺,才笑着把田野拥进怀中:
“情难自禁。”



因为只有一把伞,而某金姓同学打伞几乎要歪到天边去了,所以当他们回到金赫奎的住处的时候,他自己的衣服湿了大半,可田野的衣服却干干净净,只湿了点边角。
“田野!”金赫奎一边在衣柜里东翻西找一边叫着,“你干嘛突然来我这啊。”
“...”田野正在低着头玩金赫奎的手机,却发现是带了密码锁的,“没啥啊,我最近放假,来找同学的。”
“你和那个女生说了没啊?”金赫奎一边说着一边抱起衣服就往浴室走去。“啊?什么女生?没说啊。”田野正在全神贯注地破解金赫奎的手机密码,心不在焉地回道。
密码不是金赫奎自己的生日...田野摸着下巴仔细回想着,那是什么呢?一个他很想记住的日子?...应该不会是他田野的生日,他不是这么肉麻的人吧,田野打了删删了打,最后实在想不出来,就随便打了个对自己来说很重要的日子。
手机应声而开。田野抓着手机,整个人僵硬得不知道摆什么表情。他输入的是,金赫奎离开中国那天的日期。田野看着手机桌面,只有几个常用软件孤零零地躺在那里,连墙纸都是原始墙纸,显然他这两年真的很少碰手机。心里突然涌起一阵一阵的难过,田野觉得胸异常地闷,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都说先离开的人大都潇洒,可他大概是个特例。如果田野是树,那么他就是树叶,秋风起时,无论怎样,树叶都留不下来,再怎么留恋,却不得不扮演那个无情的角色。
他把手机关上,紧紧握在手里,然后他听到自己说:“赫奎啊。”
“啊啊?要我直播洗澡吗?你上次没看到的快来快来。”金赫奎从浴室里伸出一个脑袋来,看着田野。
“我问你,你这些年,开心吗?”
金赫奎明显有点受不了田野突然这么矫情的问话,神色别扭地扭曲了一下,把脑袋收了回去,过了好一会儿后田野才听到他闷闷地回答:“现在最开心。”


金赫奎出来的时候,就看到田野撅着屁股在他衣柜里找来找去。金赫奎走过去,照着他屁股就来了一下:“喂你当矿工呢?”
“金赫奎!这个好帅好帅好帅!”田野回过头来,手里拿着一顶帽子,神色兴奋不已,好像真的超喜欢这个帽子一样。
小兔崽子眼光可以啊,这个帽子是他妈妈买来送他当生日礼物的,到现在都没舍得戴一下。
“你快点快点戴给我看!!”田野干脆坐在了地上,背后靠着衣柜,手里举着帽子,望着金赫奎的眼神亮亮的好像会发光。
金赫奎看着田野的样子,玩心又起。他接过帽子来,一下扣在头上,都不用照镜子,光是看到田野那双一瞬间又闪亮几分的眼睛,就知道效果一定好的不行。
他俯下身去,几乎和田野呼吸相闻:“这个帽子是我最爱的女人送给我的。”果不其然,他看到了田野迅速变红的脸颊,衬着一双眼睛更加清澈明亮,像果冻一样诱人。他恶作剧似的想往田野耳朵边上吹气,往前靠了一靠,却突然感觉到田野的手顺势就摸上了自己的后脑勺。
金赫奎在那一瞬间就乱了阵脚。要知道以前的所有接吻,都是在田野“一脸懵逼”的情况下完成,所有的主导工作都是他做,想把田野怎么样就怎么样,他会害羞到忘记反抗,却也不会主动回应,弄得金赫奎有时候觉得很没意思。
今天他却主动到要搂住自己的脖子?要把自己的脑袋按下去?他这么渴望跟他接吻吗?想到田野主动投怀送抱的样子,金赫奎的大脑一阵阵空白。
几乎是一瞬间,金赫奎的脸也变得通红,他闭着眼睛,等待田野吻上他的嘴唇。
可他没等到温香软玉的吻,他等到的却是一声大笑:
“金赫奎你他妈哈哈哈智障吧戴个帽子 标也不剪在那里荡来荡去哈哈哈...”有点不敢置信地睁开眼,就看到田野手里拿着那顶刚从金赫奎脑袋上拽下来的帽子,还把标签在他面前炫耀似的晃了晃。
“......”金赫奎抬手就想给自己一巴掌。
“你刚才干嘛,闭着眼睛?嗯?”田野笑的眉眼弯弯,不怕死似的继续说,“你以为我要亲你吗?哎哟,真的是傻逼。”
“......”在这个瞬间,金赫奎宁愿再原地传送一次,也不想看到田野那张脸。他有点泄气,叹了一声,想直起身来走开,去看看电视分散一下注意力。
而田野却笑着,一把拉住他,在金赫奎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在他嘴上浅浅地亲了一下。
“满足你啦~"田野笑的甜甜,猫着腰迅速地溜进了浴室里。

金赫奎懵逼了。
他站在原地,半天都没缓过劲来。所谓过山车,应该比这个刺激不了多少吧。
而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每次田野被吻的时候,都是那个表情,都从不给反应。
那是真的,做不出来反应啊。
金赫奎摸了摸如擂鼓版跳动的心脏,觉得这个吻,比以前所有自己亲他的时候,都要甜一百倍,一万倍。

想尽办法撩他,却被莫名其妙地反撩了一脸。他金赫奎的人生,真的好失败。
———————————————————————————————————————
不多说了吃糖🙄🙄🙄🙄🙄
我摔倒了 要你们说爱我才能起来🙃🙃🙃
红红火火哈哈哈说周更就周更
尝试写了下妹驼感觉不是那个味道就又改了下
希望大家可以喜欢嘿嘿🙆🏻🙆🏻🙆🏻
预告:下章开始带刀子了(。

评论(15)
热度(103)
© Vol De Nu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