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 De Nuit

暂时停更 有事私信


就像晨曦之于夜晚,就像风之于山顶。
有些人有些事,只是存在,就能安慰所有的辛苦与等待。


Only for
🐯&🐰

若生难与他相逢,死别才能够相认<壹>

       ·Deft x Meiko❤❤❤
       ·架空短【zhong】篇
       ·一个感觉不是很完美的背景
       ·不喜勿喷喷也和我没关系
       ·最近事太多了  每天都好累,希望水逆赶紧过去T_T
       ·脑洞来自👉👉【盛世回首】--慕寒


#他站在前尘风口,进不去也不肯走#
        当晚风夹杂着桃花香缓缓迎着面吹过来的时候,田野抬抬手扒了扒有点乱的刘海。
        他手中提着一把一看便是名家细细画扇面过的十二骨折扇,扇柄处吊了个白玉兔坠子。
        可惜只要在这条街上住过十年以上的人都知道,这把略显得有些浮夸的白玉折扇,只不过是他田大公子附庸风雅的文艺道具。
        而这条街上的老人家,只要说到田公子其人,那都是一张口就停不下来的架势,田家五代都是地地道道的书香门第,光是这家族史,就可以说上三天三夜。
        可老人们每次都会费尽口舌把你劝说到已经从心底里确信这个田大公子必须是一个知书达理温文尔雅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人的时候,又会立马把话锋一转,慢慢的说出他们讲了十七年都不厌的那句话
        :“可惜,这个孩子虽说姓了田,却单名一个野字,也难怪现在没有任何人管得住他。”
        
        这条街上,传得最多的,那就是田野同各家花姑娘的绯闻,从一开始的议论纷纷,到最后大家都见怪不怪,毕竟他从十岁开始,凭着那张水灵灵的白脸蛋儿,和那张甜得像是吃了蜜一样的嘴,已经俘获不知多少姐姐的芳心。到如今他十七岁,出入花楼像是出入自家后院一般轻松自在。
        诚然他总是辩解说自己只是过去教那些姐姐们画画,也是没有谁会相信了。毕竟根本没人信他会正儿八经地画画。
        按照这个势头,估计他哪天说自己是个断袖,大家也只会点点头说句哦,然后各自忙各自的去了。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女儿节,田野又早早地换好了精心准备的衣服,拿着他那把折扇,晃晃悠悠地出门去了。
        街上灯笼高挂,红色的灯海将这个小镇染得几分喜庆色彩,因为现在还是傍晚,女儿节还没有正式开始,可是有些小贩们已经出来开始占位置摆摊了。街边是一条贯穿小镇的运河,运河旁的渡家已经开始收起了撑杆,将灯笼,花,一件件挂上船篷。
        田野四处看了看,看到了画糖人儿的摊,捏面人儿的摊,还有卖面具的。眼睛转了一转,心中暗暗记下位置,拿扇子敲了敲手心,又看了看街旁蜿蜒的运河,马上生出放河灯这个想法来,于是满意地点点头,一扭头便向着花楼的方向走了。
      “娘,那个哥哥在干嘛呢?”一个摊贩的孩子站在她妈妈脚边,偷偷地观察了半天田野的行为,却没得出个结论来。
      “那个是田家的公子啊,估计是等着约花姑娘,现在正在心里打算盘呢。”
        小孩儿一知半解,咬着手指头,只觉得那个哥哥挺好看的,能被他约的花姑娘那得多幸福啊。等晚上他们过来了,要偷偷给少点那个花姑娘糖人儿,哼。
        可小孩儿等到半夜,也没等来田公子和他的花姑娘。
        这时候已经是华灯初上了,等到亥时,就要按照惯例放烟花了。
        小孩儿等得心里有些着急,搬了个板凳儿坐在街边,脚下就是清清的运河。她抬着头看着天空,努力回想着只见过一次的田家大公子的样子,不知道怎么样的花姑娘和他比较配呢?
        亥时很快到了,天空中开始绽放出烟花来,小孩儿盯着那些五光十色的烟花出神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在叫自己,“喂小妹妹,你这个糖人儿怎么卖啊?”
      “啊?啊五文钱一个!”小孩儿很快反应过来,可当她抬头看见顾客是谁的时候,还是呆了一下。
        他没有和花姑娘一起玩?小孩儿的眼睛在田野身上来回的扫,又扫了扫他身边的那人。那人有些奇怪,脸上带着一个面具,将半张脸遮去,只露出一个漂亮的下巴,双眼看不出什么情绪。
        恰逢一朵烟花炸开,田野刚好抬起头来,那烟花红色紫色的光,零散地映在田野的下颌线处,衬得他皮肤更白了些。
        田野似乎有些激动,他拉着那个和他同行的人的手:“金赫奎,你这个荒蛮之地来的土包子,肯定没有见过这样好看的烟花!”
      “……”小孩儿听了只感觉脊背有些发凉,在她的认知世界里,敢这么大逆不道地同别人讲话的大概只有田野了。
        最令她没想到的是,那个被这么说的人竟然微微低着头,什么也不说,只是向他笑得格外温柔,在烟花的照耀下几乎要滴出水来。
        小孩儿眼疾手快,心中已有三分猜测,于是赶紧抓了一把糖人儿塞到那个叫做金赫奎的人手里,金赫奎看着手上突然多出的东西似乎有些怔住了,但他很快就从袖中悄无声息地翻出银子来,偷偷递给了小孩儿,并对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小孩儿点点头,表示悟了。
        她看着田野就这么一直仰着头看天空中不断盛放的烟花,而那个金赫奎只有一只手牵着他的袖子,一只手拿着糖人儿,带着他避开人流往前走,好像田野才是自己口中那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一般。
         这是什么啊,恋爱就是这样的吗?

#他在盛世游走,却只想潦倒你眼中#
        距离女儿节已经过了一段时间了。
        这天艳阳高照,田野又拿着他那把扇子,蹬着一双在女儿节时新买的白底为边的鞋出门了。
        花楼的大娘看到他,自然地让出来一条路,弯着腰向他问安,却没问他叫哪号姑娘。
        一切如故,田野走上二楼,左转第三个房间,紧闭的房门在他面前横亘着,似乎要隔开外界的一切音讯。
        田野敲了敲手里的扇子,清清嗓子,难得感觉有点儿紧张,叫了声:“金赫奎?”
       里面静悄悄的没有人回答。
       田野深呼吸了一口气,脑袋疯狂运转着,伸手便推开了门,说出刚刚想到的借口:“金赫奎你上次问我要的那个糖人儿我来看看你吃完没……”
        话到了后面却没了声音。
        房间里没有人。
        田野一下子有点慌了神,扶着门框大声地叫着:“人都给老子滚过来!这房里的人呢?”这光天化日的,这么大个人,还给他看丢了不成?田野扫视着房间,看到窗户紧闭着,屋里也没有打斗的痕迹,心才稍稍放下一些。
        他听到背后有人来了,猛地回头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是一通骂:“你们眼睛都长到背上去了,这房里的人也给看丢……”
      “田公子,小的滚过来了。”迎接他的,却正是金赫奎带笑的眉眼。
       今天金赫奎没有像在女儿节的时候带着面具,而是露出整张脸来,温温柔柔的样子。田野盯着他的脸,一句骂人的话憋在胸口,喘了好几口气才缓过来,又看了看金赫奎手上拿着的茶壶,晓得他是去倒水了,一颗心这才归位。禁不住回想刚才自己那个样子都被他看了去,心里有些懊恼,但还是欣慰占了上风,脸上马上堆起笑来:“金赫奎糖人儿好不好吃啊?”
        金赫奎呆了片刻,不禁失笑地看向田野期待的眼睛:“好吃。”
     “是吧是吧!这个真的超级好吃!我小时候就特别喜欢吃!”田野拉他进房间,关上门,“虽然现在也是……”
        金赫奎默默无语,抬手给田野倒了杯水。
        其实他根本没吃什么糖人,他也根本不喜欢吃什么糖人。
        只有田野这种长不大的小屁孩才喜欢吃这些吧。
        前几天女儿节的时候,这个小兔崽子非说他要带他去玩好玩的,看他绝对没看过的。金赫奎看他明显是自己想玩的样子,只好点点头答应了。在街上的时候,他还特别配合田野,装作什么都没见过一样,让田野好好地风光了一把。
        然后他发现,田野每次经过面人儿摊,糖人摊,玲珑锁摊,毛笔摊的时候,总会多看两眼。
        于是他很善解人意地问田野:“你想吃糖人儿吗?”
        也不知道田野这个智障到底是怎么理解他的话的,竟然觉得是他金赫奎想吃糖人,为了尽地主之谊,他大手一挥,买了十个糖人。
        十个糖人。
        这个人就是只猪吧?所以最后他自己看烟花看的忘记付钱了,钱还是自己替他付的。
     
        田野不知道金赫奎腹诽这么多,自顾自地一口喝完了杯中的茶,被烫得骂骂咧咧直跳脚,然后一边哈着气一边从袖中拿出来了一支毛笔。
        他挽起来袖子,将茶壶挪了挪,又从柜子里抽出来宣纸,铺在桌子上,手法娴熟,竟然像是做过很多遍一样。
        金赫奎自觉的站起来,给他磨墨,也像是做过很多遍一样。如果有任何一个知道他的人在这里,看到这一幕,肯定都会惊呆的。
         原来田野,是真的会画画。
         认真起来的田野,眼神都亮了两分,他挽起来袖子的时候,手上青玉石的手链衬得他手腕消瘦又苍白,可就是他这双看起来没什么力气的手,却将笔端得又稳又平。
       
         窗外有阳光照进来,未着墨的宣纸上,层层丝雾悬浮。
       “金赫奎,别发呆呀!你今天,想看我画什么?”田野一手拿着笔一手撑着案,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你看过江南的杨柳长堤吗?肯定没有吧?那今天我画给你看吧。”
        金赫奎一瞬不瞬地盯着他,像在思索这景是否可以入画。
        这时候会蓦然想起来一句话
:“沓沓宣纸,薄如蝉翼,对光一照,万丝纵横。正所谓,横也丝来竖也丝,不写情词不写诗。”

_____________
尝试了一下新风格【】
毕竟之前一直写的是现实向
但是现实真的限制太多了😑
这种设定的话好搞事【】些,尽量!我尽量没有ooc好吧!
是个短篇  想上中下完结【或许会长些?】
之前的坑…感觉有点写不出来了…让我写点别的过渡一下哈哈哈
爱你们!哈特!

评论(11)
热度(40)
© Vol De Nu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