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 De Nuit

暂时停更 有事私信


就像晨曦之于夜晚,就像风之于山顶。
有些人有些事,只是存在,就能安慰所有的辛苦与等待。


Only for
🐯&🐰

最爱你的时候

·驼妹(tuo)

·现实向

·甜野的一篇迟到生贺【太迟到了吧喂】

·标题其实也就是突然想到的】😑

·一点点ooc

·搭配be be your love食用w

#我最爱你的时候,到底给你写过多少情话呀#
         
       
        田野十七岁那年的生日,前一整晚都没有回基地。
        俱乐部的经理临时给他放了特例假,默许他在外面玩完再回基地。所以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好好体验了一把上学包夜时候的感觉。
        虽然田野被称为韩援收割机,但他的本土lpl选手朋友也不少。
        比如,前一天他就是去参加了刘世宇的生日趴,第二天凌晨才捧着肚子姗姗归来迟。
        而那天田野回到基地的时候金赫奎早就睡了,他前段时间因为天天辛辛苦苦冲第一而耗费了大量的精力,所以这几天看起来就是又兴奋但是又很累,总是眯着眼睛迷迷糊糊地,随时随地要睡着的模样。
       田野不敢打扰他,回来草草洗过,上床的时候动作都小心翼翼的。
        而这样的心情一涌上心头,他就想起来自己刚刚遇到金赫奎的时候,不知道为何,也像这样打心底就抱着一种小心翼翼害怕他讨厌自己所以每方面都努力做到最好的心情。
        
        他努力学韩文,却从不勉强金赫奎多学学中文。
        他打不好,就自己默默地打排位不停练习辅助,虽然rank时他真的挺想打中野。
        他听到金赫奎想要干嘛,他就赶紧放下手头的工作,先满足他再说。
        跑老远拿的水,自己的也可以慢慢变成他的。
        辛辛苦苦拿来一袋零食,吃着吃着就到他手上了。
        好不容易吃个汉堡,他嘴巴一张说要吃中间夹的肉,那么田野就只有委屈地去吃面包青菜。
        其实仔细想来,他这样倒也不是因为金赫奎的幼稚无理,田野本能的就是想完成他的所有要求。
        可能因为他看着自己笑起来的样子挺好看的吧。
        田野叹了口气,这才一转身把被子盖上。
        今天就是自己的生日了啊,他会送自己什么呢? 田野心里忽然有点期待了。
        却不想他辗转反侧许久,反复闭着眼睛尝试入睡,却怎么都睡不着。
        他听着金赫奎浅浅的呼吸就在他耳边,空调发出轻微的噪音,已经有些微凉的房间空气里掺杂着入夏的闷热气息。
        田野的心,忽然就在这平常的夜里躁动了起来。
        金赫奎那样轻的呼吸声,真真切切地在自己耳边,平常从未这样注意过,如今在他听来,却恍如擂鼓。
        他只有吸吸鼻子,以掩饰他不遗余力跳动的心脏发出的声响。
        为什么从来没注意过呢,金赫奎一直在自己身边这件事。
       每天rank结束,他向来是躺在床上闭着眼就直接睡着的那个。反正金赫奎一直都睡得比他晚,而田野他自己也从来都是不累到眼睛都睁不开就不回寝室的那种人。
        所以他也就从来没有在这无声的夜里,静静地体会一次他切实在自己身边的感受。
        以往的练习室太吵闹,总是有人在大声地说话,叫喊,而他也常常是其中一员。等待室里也很难安静下来,就算输了比赛明凯也不会赌气不说话,他总会想方设法开导安慰他们。
        饭桌上,聚餐,出去玩,似乎无时无刻都充满了他自己,或者别人的说话声,而那些穿插其中的,闪躲或不闪躲的,偶尔扫过彼此的温柔的带着笑意的眼神,都被所有嘈杂抹去消失,以致于田野几乎要把它们都遗忘个干净。
         田野揉了揉眼睛,金赫奎曾经那么远那么远,让他感觉恨不得把手上所有拥有的能力都展现出来,他也大概只会给一个眼风。
         寂静中,田野的手机忽然震动出声,他赶紧把它拿起来,却惹得金赫奎不耐烦地翻了个身,不过谢天谢地似乎没有吵醒他的样子。
        田野手忙脚乱地下床,是刘世宇的电话。
        他小跑到门边才接起:“干嘛?”“My野神生日快乐!出来吃小龙虾啊!”
      “你他妈是脑子有病吧?”田野听到那边哄然的笑声,意识到这个逼可能开了免提。
        狗东西,搞我人。
     “哦~那么谢谢my香锅~”于是意识到是在众人面前说话的田野马上就转换成了乖宝宝形象,捏着嗓子如此说道。
      “滚!”刘世宇作干呕声,瞬间就挂了电话。
      “这人有病吧。”田野一边念叨着,一边回了寝室,把门轻轻带上,手机也调了静音。
      
        重新静下来的室内,又开始充满了一种古怪的氛围。
        金赫奎依旧在睡觉,他消瘦的背影裹在床单里,缩成一坨,在夜里看来竟然是如此单薄。
       
         田野悄无声息地,突然就想从背后拥抱一下金赫奎。
         可当他走到床边,就听到金赫奎闷闷的声音传来:“你真的很吵。”
         田野愣了一下,才意识到他可能没睡,或者是被自己的电话吵醒的。但他也只是迟疑了一瞬间,然后马上以更快的速度跳上了金赫奎的床,把他往旁边拱了拱,又拱了拱。
         金赫奎不耐烦的转身:“因为冷吗?关空调啊,你来我这…”话到一半,却说不出来剩下的。
         因为田野就着他转身,伸出手把他抱住了。他把脑袋埋在金赫奎胸前,满意地蹭了蹭,发出一声叹息来。
         他感受到金赫奎有些不稳的气息吹在他脖子里,暖暖的痒痒的。而自己抱着的这个少年,也暖暖的,如此真实如此贴近自己。
        金赫奎不知是因为紧张或者其他,对田野的这些行为,没有反抗,没有出声询问,他只是躺在那里静静地,任由他抱着。
         他不知道这个小辅助今晚怎么了,他只知道他现在需要这么抱着自己,所以这算是生日礼物吗?
       
        田野感觉金赫奎的气息将自己团团围住,却不敢逾矩地再贴近一些,他知道做完这些已经差不多耗完了所有勇气。
        可如果他要是再努力地贴近一些,就可以听见金赫奎比他跳得更急更快的心跳声。
        田野满足地想啊,要是这个夜晚有一辈子那么长就好了。
     
        不知过了多久。
        田野就这么沉沉地在金赫奎怀里睡着了,发出均匀而平稳的呼吸声。
      “Happy birthday,my  sup.”金赫奎在他头顶低声说道,然后伸出手来,轻轻地回抱他,像拥抱了整个世界一般的温柔而谨慎。
        他就是这样的胆小,害怕自己付出的感情得不到回报,所以宁可装作若无其事。他也害怕田野今晚这么对他,不过是弟弟对哥哥的依赖,而并非其他。反正自己从来都是想的太多的那一类,真正的感情,还是藏在无人醒着的夜晚里吧。
      

#我最爱你的时候是现在,那么之后会更爱你吗#
        田野很生气。
        非常生气。
        他拿到金赫奎给他的礼物的时候,觉得天都塌了。
        个傻逼棒子,那么有钱,前几天上第一,还拿了奖金。
        然后,送自己一个meiko,的挂坠?
       我的天,是挂坠,不是手办?
        田野握着那个挂坠,脸上堆满了笑,心里却已经轮番炸了个对穿。
       狗东西啊,不当人啊。你在我身边我过的这么最后一个生日,就这样给打发了。田野看到金赫奎笑眯眯地看着自己,于是也回报以善意的,感谢的微笑,可让他没想到的是,金赫奎笑得更开心了,他感觉金赫奎似乎根本没有接受到他眼底的愤怒的烈焰。

       
      “金赫奎!你他妈过来!”一回寝室,就看到金赫奎翘着二郎腿躺在床上玩手机。田野这下更气不打一处来了。
        金赫奎抬头,就看见田野憋红了一张脸,手里握着的是自己送他的那个挂坠,心里隐隐知道要出事了。
        田野看见金赫奎慢吞吞坐直,然后好整以暇地看着他,似乎在等他继续说下去。一瞬间,田野觉得自己真的喜欢崇拜一个白眼狼这么久,估计是小龙虾把脑袋给吃坏了。
        “你就送我这个?”田野把挂坠拿出来,晃了晃。
        “嗯。”金赫奎风雨不动安如山,话音刚落,田野眼里瞬间爆发的可以将他杀死的目光,他淡淡地选择无视。
       “再怎么说,也该是等身手办吧?不是等身,也该是超可爱的吧?这个挂坠,是几个意思?”田野噼里啪啦一通乱喷,他的心里除了愤怒,其实更多的是失望。
       “手办,太大了。”金赫奎不慌不忙地找理由。
       “你觉得大?确实是越大越贵啊,你就这么心疼你那么点钱?”田野一张嘴根本停不下来,他太失望了,太委屈了…也太难过了。
       “大了,就不能一直带着。”金赫奎看着田野的双眼,认认真真地,一字一句,吐词清晰。
       “你什么意思你…”田野瞪着一双眼睛,有点没理解金赫奎的表达方式。
         金赫奎下床,走过来,把那个挂坠从田野手里拿过,低着头,很认真地挂在了田野的钥匙上,然后再妥贴地放进他手里。
        田野全程懵逼,只能僵着身子任由他做完这一切,才有些明白他的意思。
        啊,这样,就可以一直放在身边了。这样,就可以时时刻刻看到了。
        是这个意思吗,金赫奎。
        田野看了看有挂坠的那串钥匙,突然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我很容易弄丢…这些东西…”田野小声地说着,根本不敢抬头去看他。
       “我送的,不准丢。”金赫奎强硬而幼稚地这样要求到。
       “……”田野猛然抬头,不可置信地看着金赫奎。可金赫奎马上就把脑袋转过去,眼神四处乱飘,他发现自己根本没办法直视田野的那双眼睛。
       “开个玩笑嘛,是不是要出去吃生日宴了田野?”于是他选择尽可能地转移话题。
        “…是的。”似乎转移的很成功。
            “那你先走吧,我准备一下。”田野一句话也没说,只是深深看了一眼金赫奎,就拉开门走了出去,门关上的一瞬,金赫奎突然叹了口气。
      “自己真的是太懦弱了啊……”金赫奎转身去拿之前塞在枕头底下的自己的那串钥匙,拿起来,掂了掂,它们互相撞击发出清脆的响声。而那上面,分明挂着一个和田野一模一样的挂坠。
        这样的自己,是不是很奇怪啊。

       

#你最爱的那条鱼,是不是和爱情一起淹死了#
        金赫奎到目的地的时候,就看见田野在酒吧的柜台边被一群队友,还有他认识的人们围着。
        他们大声地笑,说话,吹牛,喝酒,做游戏。
        他们说,恭喜你啊野神,要成人了,终于可以进酒吧了。
        他们说,野神野神,喝过酒吗,尝尝看,比小龙虾过瘾。
        他们说,田野你真的越来越帅了,再过段时间,别说仲夏夜之梦,你可以来个四季大联欢。
        明凯也在说,哎哎你们这些狗,别欺负别个小孩子啊。酒要喝妞要泡,我们野神一下消费不起,这事得慢慢来。先把这杯干了好吧!
        大家都在兴奋地笑着,田野站在人群的中心,脸红红的,有些害羞有些不知所措,但也有些莫名的期待从他眼睛里透出来。
        金赫奎心里一紧,快步走了过去。
        而田野这时已经一仰头,把一杯酒喝了个干净。
        金赫奎顿时顿住了脚步,隔着五米的距离和层层人群,他就这么盯着田野,耳边全是大家的叫好声,鼓掌声,振聋发聩。
        田野转过头来,好像看到了金赫奎,又好像没看到,他的眼睛亮晶晶的,就这么看着这边。
        时间仿佛都停止,那些喧嚣都被隔绝在外,灯光尽数敛入黑暗,而田野迎着金赫奎灼灼的眼神,突然就这么笑了。
       
        金赫奎不喜欢这种地方,因为他觉得这种地方太吵,太不安全,他也怕田野喜欢上这里,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而事情总是不能让人如愿,没过多久,田野就被怂恿去勾搭舞池里的妹子。
        金赫奎坐在一边,一句话也不说,只是沉默地听着。
      “哎呀,勾搭到手确实很难,这样,只要她们喝了你的酒,你就算成人礼过了好吧!”有人开始出谋划策,大家也觉得欺负一个小孩子不太好,于是纷纷赞同。
        “没问题!”田野似乎有点玩嗨了,伸手就拿了桌上一瓶酒,起身去了舞池。
      “哇操,野神这波有点帅的啊!”姿态夸张地笑着,“等等带我一个,我不用酒都可以要到微信号,这才是实力!”
        金赫奎有些烦躁地摸了摸头,然后起身。
      “Deft也要去把妹?天啦,还让不让人玩了?”
      “我是去洗手间。”
      “不是,洗手间在这边,那边是舞池…喂!?”
          金赫奎充耳不闻,自顾自地往舞池走过去。
         “韩国人果然中文不好……”

          金赫奎来到舞池的时候,脑袋几乎要被这种舞曲给炸穿。
        他费力地踮着脚,在人群中寻找那个小小的身影。
        啊,那群人玩疯了,非要带着他玩大的。他这么年轻这么小,千万别出什么事啊,那些人真是的,一点都不计较后果的,感情不是自己喜欢的人是吧!
        金赫奎在心里腹诽了一百遍,终于看到那个尽力在和女生讲话的田野。
        金赫奎一瞬间只觉得气血上涌,他两三步走到他身边,一把把他拉过来,对着那一脸莫名其妙的女生抱歉地笑了笑,然后再快速地远离舞池。
      “金赫奎你你你有病吧!”田野有点生气的样子,脸都憋的通红了,“放开我!我操,疼啊!”
         金赫奎全当作没听见的样子,直接把他拖到角落里,摁在了墙上。
       “哎卧槽我知道我打不过你,但是你也不能这样,那个妹子就差一点…”田野低着头一通乱BB,B到最后声音几乎要消失了。
     “这么喜欢钓妹子玩?”金赫奎的声音有些隐忍的意味。
      “哎呀是又怎样啊,你到底是来干嘛的啊,你要教我钓妹子吗?”
        “是又怎样?”
           金赫奎说着,伸手一把拿过田野手中的酒瓶,灌了一口然后捏住田野的下巴,用嘴将酒尽数渡给他。
        田野被迫喝了两口,可更多的酒从两人唇齿间流下来,直到田野有些受不了地呻吟了两声,金赫奎才放开他。
        “你……”田野伸手擦着嘴巴,眼里满是震惊,“你就是这么钓妹子的?”
         “对啊,学到没有?是不是很容易?”金赫奎亲完了,也不急,就这么等着田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还可以…感觉…感觉是有点钓到了…”田野摸着嘴巴,似乎在回想什么,眼睛亮亮的,“这个是什么?真正的生日礼物?”
        “啊?啊?不是啊。不不,是啊…”金赫奎突然被田野这么盯着,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说话都语无伦次了起来。
        “不是生日礼物?那太好了。”田野嘻嘻地笑着,踮脚,伸手,环抱住金赫奎的脖子将他拉低,抬头在他嘴上吻了吻,然后马上松手跳着跑开。
         什么形容最贴切来着?啊对,偷了腥的猫。
         只留金赫奎这条咸鱼站在原地,脑子里三百六十度炸成了蹿天猴。
        田野最后那句“不是生日礼物,那就意味着不用等你生日再还你啦!”还在耳边,仿佛比舞曲声音还要大。
        啊等等,这是什么?金赫奎接受能力似乎比田野还差一个档次,他反复体会了半天,也没抓住重点,最后一个人神游回了基地,躺在床上又神游了半天,打开手机里的社交软件,把列表里的人看了又看,最后以手机砸在他神游的脸上告终。
       
        田野回房的时候,金赫奎又睡了。
         我靠,这个兄弟,今天这么大事,竟然还睡得着?或者他确实在告诉自己怎么钓妹子?结果自己理解错了还去回亲他?
        所以他现在是深受打击决定再也不理我了?田野有点忧郁地想。
        而事实上,深受打击可以有,再也不理不太对。
        田野走过去一点,再走过去一点,叫了声:“赫奎啊?”
        金赫奎噌地一下坐直身体,好像有些紧张地看着田野。
        田野被他弄得吓了一大跳,这就好像僵尸复活一样,实在是让人觉得不太美好。
         “那个…今天的事…”田野缓缓开口,他感觉金赫奎又紧张了两分。
         “对不起啊,这个,希望你还是可以和我好好搭档打下路,我们公私分明好吗,我不希望因为我而影响整个团队。即使如此,我还是希望你可以听我说完…”
        “你等下!”金赫奎突然出声,他有些着急似的,语速很快:“我才是对不起,我…是我太任性了…”
        “没有没有!我很开心!啊不是,不是很开心,”田野也有些急,“如果说今天为什么要做这种事的话…没有为什么…”
         “可能因为我喜欢你啊?”田野突然很坚定地这样说道。
        金赫奎好像才在这一瞬间抓住了重点,人都有点懵:“啊是吗…挺巧的我也是啊…”
        
        从来不是巧合,只是我爱你三个字这么简单。
        田野看着金赫奎,忽然笑了,就像金赫奎在酒吧里看到他的那个笑一样,让人移不开眼睛。
       他走近金赫奎,然后伸出手抱住他,感受到他迟疑却又温柔地回抱住自己,只觉得曾经那么小心翼翼地,奢侈的一分一秒都变成了幸福。
       “谢谢你,金赫奎,这是我最好的生日。”
       “嗯,还有下一个,它会更好。”
       
       
        都说最爱你的时间过去之后,我们之间的感情大概就会走下坡路了,曾经拼尽全力给你画的那条鱼,后来也再也画不出来了。
        最终我们都以为自己的鱼死了,其实它一直在,如果你愿意付出更多,愿意再走一步,愿意再深一些,或许它会活过来。
        最可怕的不是失败后放弃,而是根本没有努力就放弃。
        你一直走,我也会一直在。无论经过多少天,经过多少个日日月月,经过多少坎坷险阻。
        我在你身边一天,就会努力为了那个目标而奋斗,是啊,你笑起来多好看啊。
       
        
        事后根据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姿态同志披露,他下舞池没多久,就看到某只驼踮着脚找某只兔,某只兔其实早就看到了,一直没有搭讪女生的他,突然就开始搭讪起来,期间眼风四处飘,最终被某驼揪走的他嘴角一个得逞的笑实在让人难忘。

Fin.
       

评论(28)
热度(215)
© Vol De Nu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