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 De Nuit

暂时停更 有事私信


就像晨曦之于夜晚,就像风之于山顶。
有些人有些事,只是存在,就能安慰所有的辛苦与等待。


Only for
🐯&🐰

supernova

大半夜看到这个…我真的…😭😭狗饼

奇妙能力歌:

我要严肃而认真的说,这文写的我心绞痛了都。


所以慎入,真的。


——————————————————————————————


Supernova


 


[午间新闻]:……由于一连串的电厂爆炸事故所导致的长达十年的全球性放射雾笼罩,联合国紧急会议于日前召开,宣布启动一项名为supernova的史上最强对撞机计划……此次计划目标是借由黑洞的强大环撞力,将对撞机送至人类未知的第四维度……发现新的适宜居住地……寻找新能源……


 


1.


“地面指挥中心呼叫supernova,驾驶员koro1,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意料之中的漫长盲音响了起来,田野结束了不知道重复过多少次的信息发射,将指挥台的结果送到控制室。


[supernova无回应,驾驶员koro1无回应。]


 


“吃点东西吧,”  金赫奎拿着几个饭盒走了进来。田野叹了口气从指挥台上下来,坐在他旁边。在场的几个人都闭着眼睛趴在桌子上休息,长时间的缺少睡眠让他们每个人都看起来疲惫不堪。


“supernova从三天前开始失去联系,跟童扬最后一次的联系定格在2150年12月31日,北京时间十一点五十,通话时间持续了两分三十秒……”田野靠在凳子上翻看指挥室的终端记录,从那之后排成一列的灰色未接通纪录看的人触目惊心。


“刚才还是不行?”  金赫奎递给他饭盒问到。


“不行,”田野摇了摇头,“所有发出去的消息都石沉大海……”


 


话说到这里陡然停住,金赫奎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看到了拿着咖啡走进来的明凯。


“ 我来继续吧,”明凯看起来没什么表情,“你们先去休息。下午过来的时候把分析室的分析报告带过来。”


 


说完这句话像是耗尽了明凯的全部力气,他无力的朝他们摆了摆手,坐到了指挥台上。


2151年1月3日, supernova方舟在失联三天之后依旧未能恢复通讯,驾驶员koro1同地面基地失去联系。


 


A.


童扬从实验室出来的时候,就看到明凯站在门口等他。他靠在实验楼的门口按手机,右手的手腕勾着一把伞,附近有个小学妹红着脸正在偷偷看他。童扬笑了笑朝他跑过去:“不好意思,晚了一点。”


“也没等很久。”明凯撑开了伞举到童扬的头顶上。


 


他两并排着往学校外走,周五的最后一节课结束学校里已经没什么人了,因为还下着雨,他们走得并不快。一直感受到来自身侧的注视的目光,童扬想了想还是忍不住开口说道:“你到底在看什么?”


“看你啊,”明凯摆出一个理所当然的表情说,他干咳了两声,“我刚刚见你下楼来,后面跟着几个鬼鬼祟祟偷看的小学妹。”


“……其实你也是一样的。”童扬说。


“也对,”明凯笑了起来,“虽然比你差那么一点。”


 


“对了,”明凯的眼睛眨了眨,“我今天被导师推荐了,毕业了直接去他的实验室。”


“可以啊,”童扬拍了拍他的肩膀,“顺便跟着读个研,到时候毕业了功成名就,吃喝不愁啊。”


“你怎么打算的?”明凯偏过了头看他,“读研?工作?”


“都有可能吧,”童扬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我也被一个导师推荐了,只不过还在考虑。”


“你总是很清楚你自己想干什么的。”明凯说。


说到这里明凯把伞拿低了一点,他一只手勾住了童扬的脖子吻了过去。


 


分开的时候两个人额头相抵,天空中有雪飘了下来,他们的距离近的可以在彼此的眼睛中看到对方的倒影,还有闪烁着的,像小太阳一样璀璨而又耀眼的未来。


 


2.


“我把分析室的报告拿过来了。”田野低着头看着手上的报告走进来,“三天前的那段语音分析结果你已经收到了吧,这份报告……”


抬起头的时候他看见明凯趴在指挥台上一动不动。


 


“你把它放出来听听看。”就当他以为明凯睡着了的时候,对方埋着头突然说了话。田野轻手轻脚的走到了他的旁边,在指挥屏上迅速的输入了一列的指令,语音文件开始播放前,密闭的空间里发出了突兀的吧嗒声。


 


[supernova方舟接到地面基地联系,我是驾驶员童扬,代号koro1。方舟所记录到的数据资料我会尽快传给地面基地,也许会有延迟。联系频率目前较为稳定,如有变化我会联系地面。]


结束了惯例的工作汇报,来自于第四维度的平稳的语调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多了点雀跃,电波那头的童扬吹了个口哨,继续说道[我很好,这里很棒。]


 


即使是没有画面,也好像能够看到在遥远的宇宙那头的,温柔的朝着地面笑起来的童扬。


 


B.


毕业那年童扬和明凯分开了来,童扬跟着导师去了北京,忙碌的不管在哪里都停不下来。回想起不久之前的校园生活模模糊糊的总觉得明凯有很多件同款的短T在眼前晃,有时候梦到明凯穿着灰色的短袖在实验楼下面等他,总觉得有点可惜。


 


后来他跟导师告别,一个人回了上海。


 


上海还是跟记忆里差不多的样子,回到学校的时候有些楼房已经变了样,童扬走在路上觉得有些忐忑,还好在拐角处看见了熟悉的实验室。他走到实验室的门口眯着眼睛看油漆已经掉落的大门,碰到有人开门出来。


他平视过去,正巧对上了一片耀眼的阳光,一瞬间几乎就要被逼出眼泪来。


 


“回来了?”


“对啊,回来了。”


想了想童扬继续说道:“我没地方住啦来投奔你了,所以你要收留我么?”


他又重复了一遍。


“让我住你这吧。”


 


实验室的窗户被风吹的吱呀的响,用来粘玻璃窗破了的边角出的报纸翘起了一个角,明凯沉默了几秒后说,夏天没空调啊,童扬忽然的就大笑了起来。


“宝贝儿,我给你买啊。”


“成啊。”明凯伸手接过了童扬的行李。


 


3.


“我听过很多次了,可是得不到任何结果。”不知道什么时候抬起头的明凯突然出声,他把咖啡的杯子贴到自己脸上想要取暖,却因为忘记了距离冲泡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好几个小时而被没什么热度的杯壁惊了一下。


播放的语音文件中已经没有了人声,只有无止尽的杂音和干扰。


 


“没事的,”田野说,他在终端上纪录语音分析的结果,“那可是supernova,那上面坐着的可是童扬。”


听到这话明凯觉得自己浑身都像是要爆炸了一样的发起热来,有无数种声音在他周围尖锐的响起来,他试图捂住自己的耳朵,却发现根本抬不起手来。


有很多事情都可以轻易的摧毁一个人,海啸,地震,龙卷风。比起这些可以亲眼见到的自然灾害,无垠的宇宙显得更可怕一点。它游离于人类惯有的常识之外,人类永远都无法预见下一秒会发生什么,而谁又会迷失在蔚蓝之中找不到返程的路。


 


语音文件中童扬的声音跟平常还是一样,即使混入了无数的电子干扰,却依然有种久违了的安定感。


漫长的杂音终于消失的时候,指挥台的屏幕亮了起来,上面的红色指令明晃晃的写着“是否需要重新播放”


田野看了一眼眼圈发红的明凯,叹了口气,选择了“是”。


 


C.


明凯醒过来的时候卧室里只剩他一个人了。他揉着眼睛走到衣帽间去拿衣服,然后来到了客厅。童扬正在厨房里准备着什么,客厅的桌子上摆着两碗粥。


“早啊。”明凯打了个哈欠说。


童扬回头瞥了他一眼,递给他两双筷子,“你昨天又用我的剃须刀。”


“这事不能怪我,我的不知道扔哪里去了。”


 


童扬摇摇头无奈的坐到他的旁边,把盘子里的小菜往明凯那边推了推,“你几点过去基地那边啊?”


“八点,怎么了?”


“我跟你一起去吧,”童扬捧起碗喝了一大口粥,“今天我们可以晚一点。”


“行啊,”明凯拿着旁边的报纸看,“这年头的电厂都怎么回事,一个接一个的开,最近的天气真是越来越不好了。”


“谁知道呢,前几天不是还有民众要联合去政府那边抗议。”童扬耸了耸肩,“你看看这些乱七八糟的企业家,我们整天找新能源累的半死了,他们还整天给人添乱。”


“就是,”明凯抬起头附和,表情一万分的诚挚,“真是太幸苦我们童队了。”


“滚蛋——”童扬拿起筷子来敲了明凯的脑袋一下。


“吃完上班了。”明凯笑了起来,亲了童扬的脸一下。


 


明凯总是这样,他说唯一,说一辈子,说永远,说喜欢,不管说什么都是漫不经心的语调。虽然他大部分时候就是要让你误解他在开玩笑,但一旦他认真起来,童扬想,除了相信他根本就别无他法。


 


“每天都这样,真肉麻。”童扬小声说。


 


4.


replay切换的键音被淹没在尖锐的电子音中,但明凯依旧又一次敏锐地捕捉到了声音文件中来自于童扬的呼吸声。童扬沉静的面孔从广袤的宇宙星辰中浮现了出来,明凯跌跌撞撞的站了起来,指挥台上的椅子在原地打了个转,就像是一块顽固的石头。


童扬的声音像钉子一样钉进了明凯的耳朵里,“我很好。”他说。


明凯觉得自己的脑海里出现了短暂的眩晕,这间指挥室里塞满了最新的设备和仪器,环绕着许多触手般的金属物,轻易就带给人某种紧张、冰冷甚至恐惧的感受。他想起来童扬第一次和地面基地联系时说的第一句话。


 


“挺孤独的。”


 


“情况并不乐观。”开会的时候田野说,“在之前所发生过的案例中,失联超过了七十二小时还能再联系上的,理论上的概率约等于零。”


话还没说完他的肩膀就被人狠狠的撞了一下,田野站在原地目送明凯离开,他已经搞不懂他是怎么想的了。


 


D.


童扬回家的时候已经凌晨了,明凯比他先走,这会儿室内都没开灯。他换好了鞋子,把文件丢在了沙发上,小心的推开了卧室的门,却被突如其来的彩带喷了一脸,正中红心。


童扬:“……”


明凯穿着不知道哪里弄来的小丑服,露出脑袋来,鼻子上还带着一个红彤彤的毛球,他站在自己的面前笑的像个猴子:“surprise。”


童扬好笑的拂掉自己脸上的彩带,拿走明凯鼻子上的毛球在手上把玩,“大半夜的不睡觉,什么事让你这么高兴还特意穿成这样给我一个惊喜?”


“那可不,”明凯给了他一个拥抱,在他的耳朵边说,“生日快乐啊我的童队。”


 


童扬愣了几秒,这才反应过来。明凯把他拉进了房间,指了指房间的角落。


角落的阴影里放着一个正方形的笼子,里面毛茸茸的小动物怯生生的“喵”了一声。童扬露出点意外的表情来:“猫?” 


“对,猫”明凯重复到。


 


童扬把猫从笼子里抱了出来,放在腿上顺着毛摸。这一刻他想起来明凯之前跟他说过的自己害怕这种有毛的活物的事情,不禁露出了一个笑容。


“谢谢。”他站起来亲了一下明凯。


“把它抱远点,”明凯往旁边退了几步,“再说一次生日快乐,宝贝儿。”


 


5.


明凯独自一人坐在指挥室里写报告。


他想起他跟童扬一起经历过的疯狂、绝望和人心惶惶,想起一些更深层次的隐秘的却温暖着的希望。


 


指挥台上方的屏幕上本该显示着supernova方舟的实时坐标,如今却被一片黑色所替代,角落处鲜红的disconnected触目惊心。


他没有把整个指挥室跟平常一样搞得灯火通明,他只开了头顶的一盏灯,照亮了小小的一块。他穿着制服的背影不算宽厚,也不再年轻,隐隐露出些沧桑有力的感觉。


 


他其实并不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只是这么些年来,他变得跟童扬越来越像了。每每心浮气躁的时候看见童扬的背影,就好像夏日里喝了一大口凉茶,轻易就安静了下来,好像可以踏实很久。


巧的是,童扬也是这样。


只不过他们两个谁都未曾表露过这一点,肆无忌惮的把这当作自己最为隐秘的倚靠。


 


“怎么不进来?”明凯头也不回地说,“我怀疑童扬在第四维度,碰上了太阳黑子爆发的周期。”


田野明显愣了一下,他不可置信的开口:“地磁暴?”


“地磁暴发生的时候,磁层将会持续十几个甚至几十个小时的强烈电磁干扰,所有的地磁素都会发生剧烈的变化。”


田野狐疑的看了明凯一眼,心里有了一个模糊的猜想,他猛然的睁大了眼睛,无意识的太高了自己的音量:“你是说……”


明凯关了头顶上唯一一盏灯,一时间呼吸都变的困难起来,他缓缓地伸出手触摸屏幕。


 


“如果明天之前我们还不能恢复跟童扬的联系,我们可能就真的,再也找不到他了。”


 


E.


童扬和明凯的房子买在离基地不远的城郊处,是一栋隐藏在花和树之间的小洋房。这个家里的所有物件和摆设都无不在显示两个主人之间亲密的关系。柜子里分成两边摆好的同款式的鞋,洗手台上成双成对的杯子和毛巾,客厅里靠在一起的两个小沙发,还有书房里上下对齐的两列书,泾渭分明却又融为一体。


 


“我觉得你有话要跟我说。”明凯说,“怎么了?”


童扬把整个人窝在沙发里,懒洋洋的好像说话都费劲,“你让我想想怎么说,”他闭上了眼睛,“我只是有点迷茫。”


明凯没有回答,他把放在茶几上的杯子向里面推进了一点,然后坐在童扬的身边跟他一样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以后,童扬开口道:“前一段时间基地所公布的supernova计划,我是驾驶员的第一人选。”


“这样啊……”明凯把手伸了出来,眯着眼看透过指缝露出来的光。


“你总是清楚你想做什么的。”明凯补充了一句,两人又一次陷入了良久的沉默中。


 


对呀,童扬想。假如说时间会带走所有人存在过的痕迹和努力过的证明,但总有能够支撑着人类不容置疑的前行的东西——那将会是生命,勇气,和梦想的证明。


 


明凯并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实际上童扬也没有问。童扬站起身来向房间里走过去,当灯光亮起来的时候,猫轻轻的跳到了他怀里。他抱着猫走到了书架旁边,书架里按着时间顺序陈列的照片一张张安静的摆在那,每张照片中都是两个人在一起的样子,轻易的就连起了他们两的岁月。


他们去过很多的地方——学校里,基地里,大海边,高原上,城市里恢弘的灯光中,还有草原上广袤的风里。


 


“我是相信你的。”明凯走到他身后喃喃地说,“我并不想对你造成什么干涉,你的梦想是你自己的。哪怕我并没有那么愿意,但我想你现在需要的是我的鼓励。”


怀里的猫轻轻的跳走跑远了,童扬转过了身回抱住明凯。


“谢谢。”他说,“你的鼓励对我来说很重要。”


 


6.


“我们得做点什么。”说这话的时候明凯把之前所有的语音文件都调了出来。指挥室的空气中弥散着潮湿而又冰冷的味道,和一点点机器特有的味道。明凯撑着自己的身体慢慢站起来,这才发现手掌被刚刚拿到手的文件割出了一道口子。


这种伤口算不上很疼,比起他仿佛下一秒就要爆炸的脑子来说。


 


他咬咬牙又一次的打开了之前的研究报告,这个时候已经是黄昏了,天色灰暗的就像是默剧。童扬所传回来的工作汇报随着时间的推移,声音也慢慢的变的不稳定起来。有时候被其他电磁波干扰的声音完全覆盖,费劲了心听也听不清。


 


“等我回来,需要给你签个名么?”有一次童扬这么说到。


“好啊,”明凯笑,“到时候我会代表地面基地祝贺你凯旋归来。”


“那必须。”童扬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清爽,“我这一小步,迈进了人类历史上的一大步。”


“别急啊,获奖感言还是等着回来再说吧。”


 


听到这一段的时候明凯在心里咯噔了一声。


如果那个时候让你继续说,你会说什么呢?


 


想到这他匆忙的喘了口气,跌跌撞撞的冲出了实验室,用尽了全力的奔跑。他觉得自己糟糕透了,他开始耳鸣了,像有无数的人用棍子在敲打着自己的脑袋,他闻到了发射室里燃料的味道,于是他停了下来,用手抱住了自己的脑袋,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


 


F.


童扬愉悦的躺倒在沙发上,顺手拿起茶几上摆着的草莓。周围的墙壁上挂着各式各样的照片,明凯真是从小就笑的傻的可爱。他盯着室内飞不出去的一只小虫子看,一圈圈的转的他晕头转向。明凯走了过来,温和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


 


“累不累?”


“从上海飞到武汉只飞了两个小时,可晚点晚了八个小时。而且在机场的时候我们对面那个小孩儿——穿着红衣服那个——一直还叽叽喳喳个没完。”


“小孩儿要不是不叽叽喳喳才有问题。”


——基地为了给所有参与supernova计划的人充足的精力投入其中,在计划开始前给所有人放了个长假,童扬跟明凯回了一趟武汉。


 


什么温温热热的东西放在了自己的额头上,童扬抬眼看却看不太清,模糊中看见明凯的笑容隐藏在一片阴影中。接下来温热的触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带了点凉气的手,随意的拨弄着他的刘海。


 


“睡个觉吧。”


 


怎么跟催眠似的,童扬模模糊糊的这么想着然后闭上了眼睛,好像真的有点困了。


 


他做了一个梦,他梦到明凯牵着他的手一起坐公交,窗外的风景晃晃悠悠地掠过,一回头就看见明凯明亮的眼睛。明凯的手一直牵着自己的,温柔的,孤注一掷的,带自己路过了五颜六色各式各样的小吃摊,走过了熙熙攘攘的街,一路上都是他童年的味道。


 


7.


地面基地因为supernova方舟的失联乱成了什么样子,寂静的太空中是无从得知的。


最后抱有希望的一天已经过去了一大半,指挥部召开了无数的战术会议,明凯安静的参加每一个,然后在漫长的静默中独自离去。这样的日子里一分一秒都成了煎熬,日升日落却又好像是转眼之间。


 


每次走进指挥室的时候都像是重新跌回了黑暗之中,心脏都好像要停止跳动,只剩下门缝里透出来的一点点光,下一秒仿佛就可以陷入无尽的沉睡之中。田野在一旁例行公事般的发送着连接信号,处在这样的世界里,有时候闭上眼睛,明凯会觉得周遭其实根本就没有人存在过的痕迹,只有冰冷的不停运转的机器。


 


当指针绕过了一圈又一圈的时候,指挥室里其他的人都在眼神中无声的对话,所有人都仿佛明白了现在是什么情况。


 


“通信还在努力尝试中……还没结束……”田野脸上最后的笑容慢慢的消失了,他站在一旁白了脸色。


明凯扯下了耳朵上挂着的耳机,走到指挥室门口,他喉头动了动,像是想说点什么,然而话到嘴边的时候都化成了一声呜咽。


“为什么……为什么是童扬?”


没有人能够回答他。


 


田野先行离开了指挥室,其他人也一个接一个的走了,最后只剩下红了眼眶的明凯一个人。


他嚎啕大哭起来。


 


G.


回到基地的时候似乎每个人都在说着和supernova计划有关的事情。童扬在从会议室回来的途中,碰见的每一个人都是来去匆匆。


当他想起明凯和许许多多遇见过的亲人朋友时,他总是忍不住想退缩。可当他又想起在会议中途看见的指挥官名单上排在第一位的明凯时,就又觉得无论如何也要再为人类的未来拼一把。当人类的故土因为人类自身的无能和浪费而变的消沉起来,童扬无法作出动手把它推向灭亡的决定。


 


走到指挥室的时候,明凯一个人坐在旁边。他听见门被推开的声音,偏过头看着自己,眼神温温润润的,拍了拍旁边空着的椅子:“过来。”


童扬一直觉得明凯这个人有着某种隐秘而又傲娇的撒娇系统,在跟他本人画风大相径庭的柔软之中,他所说的话几乎是无法拒绝的。


他轻轻的在明凯的旁边坐下,对方的眼神突然就亮了。这种反应让童扬觉得,此刻如果不摸摸他的头,那真是太过于冷酷无情了。


 


童扬觉得自己心神一动,他缓缓的开口:“这次计划……”


“嘘,”明凯把食指压在童扬的唇上,然后伸出手来拨弄了一下他而后的头发,“一方面我确确实实的相信你,并且支持你。但另一方面,每次我想起来你一个人去了supernova中,我又觉得很委屈。我怕我自己说出口的话变的很自私,所以什么都不要说。”


 


“无论怎样,你一定要好好的回来。”


 


8/H


基地外已经开始了supernova方舟相关情况说明的发布会。会客厅的投影仪播放着supernova启动时的影像。


 


童扬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中,套上了专属于他的制服,目不斜视的走到了发射器前。在进去之前,他看向了指挥室的方向,露出了一个微笑。


明凯清了清自己的嗓子。


 


“引力负荷达到上限”


“撞击预警”


“星体聚集达到临界质量”


“对撞机启动中”


“十秒倒计时开始”


“10,9,8,7,6,5,4,”


“3,”


“2,”


“1.”


“开始。”


 


视频播放到这里戛然而止。Supernova方舟失联五天之后,基地决定终止对supernova的搜索。


 


明凯最后一次的站在了指挥台上,他重新戴上了自己的耳机,盯着眼前的屏幕。屏幕上是万年不变的蔚蓝星空,辽远的让人眩晕,恍然间还以为自己在未知的海域中颠簸流离,海浪翻起来一次又一次,沉沉浮浮的却并没有能够回到岸上的机会。


 


“2511年1月5日,supernova号永久失去联络,驾驶员童扬,代号koro1……同时失去联系。”


 


“明凯。”田野最后叫住了他。


明凯回过头去看着他,他孑然一人的身影立在指挥室的前方,目光平静却又迷茫。


 


自从童扬失去了联系之后,几乎每个夜晚他都活在接连不断的噩梦和失眠之间,那些梦往往有关于宇宙、星空、方舟,撕心裂肺的痛苦,还有让人崩溃的尖叫。他麻痹自己童扬只是出了个远门,他的眉眼还那么清晰那么真实那么深刻那么历历在目。


他忽然很想念童扬喊他的名字,他想回到这一切发生之前,那个时候他们并没有那些期许,也没有那些绝望。童扬很多时候会轻轻的叫他明凯,无论是在自己的家里,还是在自己的梦中。


那样的话,梦不要醒来就好了。


 


“我想你了,”明凯低声说,“你在哪里啊。”


 


0.


“给明凯:”


supernova方舟启动的前一天晚上,童扬用手机给明凯录音。与此同时,在指挥室里等待着下一个会议间隙的明凯,也打开了笔记本,写下了邮件的第一行字。


 


“呐,明天我就要跟supernova一起去第四维度啦,说实话,你是不是很羡慕我,能够亲眼去看看我们为之奋斗了这么久的星辰大海。”


[明天你就要搭载着supernova去第四维度了,说真的,我挺羡慕你的,不知道到时候你眼中所看到的星辰散尽,曙光乍破是什么样子的。]


 


“我在大学的时候遇到你,一开始我以为我们只是兴趣相投的朋友而已。我曾经很认真的想过我们为什么会在一起。我们没在一起做过什么浪漫的事情,实验室里的闲聊扯淡好像就是唯一。”


[我记得我们曾经一起去山上看过星星,也一起去广场看过烟火,支起帐篷看过刚刚升起的朝阳,说不动心是不可能的。一般来说,这些都可以称之为契机。]


 


“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往往无话不说,偶然的谈论彼此的工作。这个世界发展的速度快的让人瞠目结舌,我们两个却还是像很久以前的人们一样谈着恋爱。”


[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散散步,谈谈天,好像就轻易的度过了无数个漫长却又短暂的下午。有很多时候我都觉得,这样就足够了。]


 


“有时候我会想,如果我的这一生没有遇到你会是什么样子。但这种事情想想就会觉得乏力,所以连带着的这个想法也一并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没办法想象没有你的日子我该怎么生活,在拥有的时候我想要专心的感受你带给我的一切奇迹和欢愉。想拥抱的时候拥抱,想接吻的时候接吻。每时每刻都看得到你。]


 


“我了解你全部的心情。我曾经以为,在世间千千万万的可能性中,任何事情都存在着它既定的结局。但后来我发现,总有什么东西,不管在哪里,都永远在那里。它持续了很久很久,久到时间都不重要,久到轻易的就能说出弥足珍贵。”


[我信任你做出的每一个决定。我总是握着你的手不愿意放开,等到我们两个人头发白了牙齿掉了眼睛花了,然后死去了,也想在一起。变成什么样子都不重要,如果说我们两个的名字能够并排的刻在某一块墓碑上,那真是再好不过的纪念了。]


 


“我始终相信,我们共同度过的漫长岁月,将跟我们为之奋斗一生的广袤宇宙一样,美好的看不到尽头。”


[爱情对我而言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但你是我最重要的人。如果说我的这一生遇到了什么奇迹的话,那一定是遇到了你。]


 


“我爱你。”


[我爱你。]


 


——我们总有一天会再相见的。




fin


——————————————————————————————


如果你能看到这。。请不要给我寄刀片。。。


这个脑洞 来自于前几天在B站看到的五月天诺亚方舟的蓝光。。。。


不知道这么写会不会很混乱,罗马数字是现在的时间线;英文是过去的时间线。最后强行让两条线重合了。。。。


就是个脑洞而已,纯瞎扯淡,这文谁上升了真人我跟谁拼命……





评论(1)
热度(47)
  1. Vol De Nuit 转载了此文字
    大半夜看到这个…我真的…😭😭狗饼
  2. Destiny有个梦想 转载了此文字
    一直不敢转载,是怕自己看到会难过。我是一个泪点很低的人,但也只停留于流泪。看了那么多篇同人文,这是唯
  3. 偏你不羁 转载了此文字
    已说不清故事中的两个人谁是更难过的那一个。
© Vol De Nu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