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 De Nuit

暂时停更 有事私信


就像晨曦之于夜晚,就像风之于山顶。
有些人有些事,只是存在,就能安慰所有的辛苦与等待。


Only for
🐯&🐰

因你这般的人存于此世,才让我对它稍微地感到喜欢

·短篇妹驼妹(高亮)⭕

·有点ooc的黑化野)📺

·应某人要求有玻璃渣💡💡(食用前请做好心理准备)

·尝试着来了一发暖虐型文风的你里寿司已经累到躺倒了  
打滚求安慰嘤嘤(•̥̥̥̥̥̥̥ ﹏ •̥̥̥̥̥̥̥̥๑)
果然每一次的成长都很累啊😪

·食用BGM#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中岛美嘉

      夜里总是静悄悄的。
      特别是没人的寝室,安静到,连自己的呼吸声都仿佛是从胸腔中直接透出,在空气中来回地碰撞。
      田野躺在床上,幽幽的手机屏幕亮光照亮了他蹙起的双眉和看起来实在是有些凝重的脸色。
      他一直这么盯着手机屏幕,大拇指一下一下地划着,似乎在浏览着什么信息。
     
      早已申请单独一间的田野习惯了晚睡,不和别人合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种特殊待遇,虽然这是自己争取来的,他给俱乐部的理由是受不了别人打呼噜。他找到的那个管理人员听到要求后只有些为难地看着他:“房间好像不太够…而且你看你自己…也打呼噜…”田野就知道硬来是行不通的,于是嘴巴一撅,声音一捏,话讲出来都像是蜜淋过一般。可他话头刚开,还没把自己昨天在心里准备的千万个理由条条说出口,管理这方面的那位姐姐却已经挥挥手同意了,打发他让他赶紧回去训练去。
      田野甜甜地笑着道了谢,说下回请姐姐吃宵夜啦。说的那姐姐又是虎躯一震,手挥得更勤了些,说这点小事,不用了不用了。
      转过头去的田野,脸上的笑容却有些挂不住了。

     
      很明显的,从这个赛季开始,突如其来的距离感,在这个小小的基地里瞬间发酵。
      队里来了很多陌生人,虽然那些人也总和他们称兄道弟,但这些人究竟是什么底细,究竟人品是好是坏,田野心里都没有底。
      开玩笑的时候还是会笑,但都多了些言不由衷。
      害怕自己笑的太合群,会被认为容易欺负,脾气好。
      因为这些人的脾性,他都不甚了解,而自己一个人在这样一个陌生的城市,又在这样一个充满了竞争的行业里,没有了那个让自己时刻可以依靠,时刻可以无所畏惧地耍小脾气的人,可能他踏错一步,他的职业生涯就要毁于一旦。
     
     多了这份小心,田野也学会了心里烦的不得了的时候,还是耐心地微笑着,说:“没事呀,我没生气。”
      他也知道,新队友大都很看他和明凯的眼色行事,有时候他也会觉得很累。自己明明没那个意思,可能只是因为心直口快地说了句玩笑话,那个新来的AD就会斟酌很久,然后下次相同情况的时候,他就会用小心翼翼又带着点期冀的眼神看着田野。
      在那样的眼神里,田野觉得无奈,又觉得非常可悲。无论是受到这个眼神的自己,还是拥有这个眼神的对方。
 

       无法摆脱这种生活的时候,就要学着去适应。
      田野每天都会上网,看看网友们的评论,通常可以在评论里发现很多有意思的东西。有的人分析的头头是道,看的田野都一愣一愣,不知道这种事他们是怎么知道的,而有的人分析的虽然有理,却让田野忍不住发笑,完全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人却被强行拉在一块。
      看这种东西有时会让人受益良多,田野算算年龄也算个大人了,心思已成熟了不少,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也开始理解了某些人这么做的理由,和一些人情世故了。
      当然,评论里看到的最多的,还是怀念金赫奎的,还有怀念金赫奎和他的。
      田野看到这些的时候总想笑。
      想象总是美好的不像话,期待总比现实鲜艳一个色调,然而这些,只是做梦而已。
      田野有时候会很恶毒地这么想。
      与其这样活在梦里,还不如不活。

      我的人生,最讨厌无关的人来指手画脚。

     
      就这么一直看到大概六七点的时候,看到了一条评论,说金赫奎直播了。
      田野心思转了转,就顺着有人发的链接,点进了直播间。
      满眼的韩文,有时看到两条由中国粉丝发的消息,基本都是感叹这么早就开直播的,我们赫奎超勤奋云云。
  
       我们赫奎。
       田野又笑了一声,带着点无奈的感觉。
勤奋个屁,绝对只是挂着直播蹭时间的。
       田野对他的套路熟悉的不行,果不其然,摄像头开着,人却不在电脑前。
       弹幕一排排的问号刷过去。
       田野心里又是一声冷哼,只是月底完成直播任务而已,这么惊讶干嘛。要么就是他又早起来训练,或者他根本就一晚没睡。
     
      顿了顿,田野对自己这些层出不穷的想法有些惊讶起来。
      这样消极的,带着点冷嘲热讽意味的想法,好像自己了解他了解得不得了一样如此自大的想法,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充斥在他的脑海里。
      他什么时候,也开始总有这种高高在上的心态了?
      他什么时候,也开始学会皮笑肉不笑了?
      环境还是会改变人的。
      看吧,自己就这么轻易地被改变了,变得自己都不认识自己,自己都开始嫌弃自己了。

     
      可金赫奎啊。
      就你最蠢了。

     田野看着重新出现在摄像头里的金赫奎,一脸笑意地向他的粉丝们解释,说自己刚刚去拿了瓶牛奶。粉丝们问他为什么拿牛奶,喜欢喝牛奶吗。他依然笑着说,喝牛奶可以长高长壮啊。粉丝又接着问,长高干嘛呢?
      金赫奎看着摄像头,狡黠地笑了一下,然后有些得意地打字:“好找女朋友呀。”然后一边得意洋洋地喝着牛奶,一边好整以暇地看着因为他这一句话而炸锅的弹幕。
      田野一下没忍住,噗地喷了出来。
      金赫奎,回了韩国,看把你能的。

      有粉丝问他为什么这么早开直播,他转了转眼睛,像在认真地思考该怎么回答,最后还是说:“想要自己训练一下,但你们别问我要训练什么,问了也不会告诉你们。”
      弹幕:“可你等会儿不就要直播训练内容吗……”
      “啊!”金赫奎像突然被提醒然后醒悟一般,啪地拍了下桌子,然后迅速地一脸严肃地调整了一波摄像头。
      ——把摄像头放大到盖住了游戏窗口,然后很满意似的,嗯,点了点头。
      弹幕又是一排排的问号刷过去。
      田野的笑挂上了嘴角就没下来过,经金赫奎这么一逗,笑的更开心了。
      真是小孩子气。
      真是幼稚的不行。
      真是可爱。
就这样可真好啊。

      什么都不用在意,就这样,努力地向着冠军的梦想一直前进吧金赫奎。
      你的生活里,不该有除了冠军以外的杂质,来弄脏你的梦想。
     
      那种事,你不用太在意。
      请在想要流泪的时候流泪,想要努力的时候坚持,想要大笑的时候扬起唇角。
      你本就是那样的纯粹,那样的简单,那样的让人一目了然,却又不是因为灵魂的单调。

      田野看着金赫奎在进游戏的最后关头还是一脸无奈地把摄像头规规矩矩地调小放在右下角,心底忽然就一片温暖了。
      真想回到那时候,即使是做梦,也没有关系。
      即使他之前认为,与这样其活在梦里,还不如不活,也没有关系。

     
     因为看直播忘记了时间,田野那天只睡了三个小时。
      EDG这个赛季情况不容乐观,如果这个星期再输两把常规赛,可能连春季赛的前四都进不了了。
      田野揉着眼睛进训练室的时候,里面一片寂静,没有打游戏的键盘声,所有人都转过头来盯着他。大家聚在一起,似乎在开一个小型会议。
      “田野!你迟到了!”教练把文件往桌子上一摔,似乎有些生气了。
      “不好意思起晚了…”田野自觉理亏,有些灰溜溜地找凳子坐。
      “起晚了是什么理由?就你一个人要睡觉,别人都不用睡觉吗?为什么大家都可以按时起床,就你不行?你娇气些?”
      从没被当众骂过的田野有些懵了,他看到那些新队员看着他,眼里明显地是隔岸观火的意味,一股巨大的窒息感几乎要将他淹没。
     “下次不会了…”田野只有低头认错,毕竟这星期要打一场恶战,教练估计压力也很大,自己这是往枪口上撞。
     “你别以为你是老队员就与众不同些,要求一个人一间房的事,你觉得对别人公平吗?”
      一句话直接把田野噎得死死的。
      怎么看都是自己任性才招致今天,于是也只能闭嘴不说话。
      “春季赛进不了前四,你就给我乖乖搬回去住!”

      会议解散后,田野低着头去了座位。那个新来的AD凑过来问他:“田野,一个人住是不是特爽啊?”
      “……”田野很想狠狠瞪那人一眼,但还是生生忍住了,憋气憋得他声音都有些僵硬:“好好训练。”
     
     

     结果这星期的常规赛还是一胜一负,积分不够,进不了四强赛。
      教练没说什么,只是看田野的眼神里多了点“你好自为之”的意味。
      田野很有眼力见地去让童扬搬过来和他一起住。童扬有点受不了:“你太吵了。”
     “哎呀我们原来不是舍友嘛,再续前缘嘛,帮帮兄弟我这一次,过了这阵你再搬出去…”
     “你干嘛非要一个人住?”
     “……”田野看着老队友的眼睛,思考了许久,童扬也就抱着手臂让他一个人做思想斗争,好整以暇地等他自己开口。
     “这个房间…”田野果然嗫嚅了一会儿还是选择倾诉,“是,是金赫奎的…然后…教练说让我搬出去住…我想…”
     “行了。”童扬看着田野飘忽的眼神就不想继续听了,“帮我去搬东西。”
      田野猛然抬头看着童扬,眼睛睁得大大的,像是一瞬间想哭的冲动被他自己生生压下的样子:“谢谢童队…”
      “还叫我童队?”童扬有点想笑,“不是童队了。”他伸手拍拍田野的肩膀,看着小孩儿眼里的火焰像一瞬间被一盆冷水浇熄一般,自己心里也有些难受,“走吧。”
      “嗯。”
      好像什么都改变了,又什么都没有变。
    
     
      田野晚上躺在床上,玩着手机,翻微博翻到无趣,就突然想上一下Facebook,于是顺手开了vpn.
      开了vpn没一会儿,手机就收到一大堆消息,有粉丝发来的的,也有聊天软件上的信息。
      田野一一打开看了,许多都是英文或者韩文,打开又关上,啥都看不懂。
      又刷了一会儿,却突然看到金赫奎给他发了条消息。
      是通过kakao talk发的。一个金赫奎还在的时候,玩他手机偷偷给他下的app,田野发现以后想删掉,金赫奎冲他拼命摇头,说这个有用有用的,田野就随他去了。没想到留到了今天。

「Deft king:hi
Deft's fan:???」
      
      啊??这是啥??田野一阵莫名其妙,怎么自己昵称就被改成deft's fan了,他的备注怎么就是deft king了??
      ……用眼睛想都知道是谁改的。田野一阵失笑。

「Deft king:congratulations!

Deft's fan:??shen me

Deft king:finish your season.

Deft's fan:...

Deft king:houtian look LCK,I'll be the champion.

Deft's fan:.............」

      这人是刻意过来嘲讽我的?生气!还中英混合?
      后天…后天是lck的决赛呀…田野上网查了查,发现金赫奎所在的队伍常规赛成绩也相当好,似乎是要跟SKT打决赛。
      嗯……后天自己没事啊,去看看也无妨吧。但,教练这边怎么办呢…似乎对自己已经意见很大了……田野心里斗争个不停,在床上滚了又滚。

「Deft king:Come to see me.」
      
     嗯,既然他这样说,那么纵然前方龙潭虎穴,他跳了又何妨。 

     
      田野一个人去了韩国,请假的时候,教练看他的眼神已经不止是“你好自为之”可以形容的了。
      那又怎样呢。本来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两件自己很想做,也不得不去做的事的。即使千万个人反对,那又怎样呢,一句话一个眼神,又可以阻挡的了一颗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心吗。
 
      
       田野戴了口罩和帽子,比赛开始了20分钟,才从入口偷偷溜进去,因为买了个偏后的内场票,所以根本没人注意到他。
      他抬头看大屏幕,红蓝两方正战得焦灼。
      真好啊,金赫奎,是属于你的战场啊。
      是可以让你,闪闪发光的舞台啊。

      因为坐得远,他看不太清电脑后金赫奎的表情,但他也可以想象到,他是那样认真专注的,似乎全世界只剩下了游戏,和他操纵的角色一般的投入。他喜欢看他这样的表情,也羡慕他这样的热情。
      除了心中的目标,除了心中的那个信念,被大家觉得他是软弱也好,成长也罢,都一直坚定地一步一个脚印走自己的路,做自己的他。
      好像会闪闪发光一样,让人移不开眼睛。
     
      田野目不转睛地作为观众看了三个小时比赛。
      平常看比赛都是在训练室,耳边充斥的都是教练或者队友对战局的分析,现场看比赛,根本没有这个机会。
      现场的欢呼声,解说的大喊声,粉丝们在他的身边尖叫着自己喜欢的选手的名字。
      原来,粉丝们,在台下看着自己的时候都是这样的啊。
      田野微微笑了。
      真幸福啊。

      喜欢着一个人的心情,想看着他成功,看着他笑,看着他得到自己想要的,胜过了好好地对待自己。
      田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他只是笑,笑得眼睛都眯成缝了。
      幸福啊,真幸福啊,只是看他一眼,就够了。
     
      比赛终于要结束了,对面水晶被推掉的一瞬间,田野还是没忍住腾地站了起身来。
      而身边的粉丝早就已经激动不已,手中挥舞着手幅,声音喊到嘶哑,甚至有的人流下了眼泪。她们尖叫着,有的人甚至跳了起来,只为了把灯牌举得更高些。
      金赫奎上台了,他微笑着鞠躬,看着镜头,一派自信轻松。
      然后他走到奖杯面前,脸上的激动终于有些克制不住,和队友一起把奖杯举了起来。
      漫天的彩带飘舞下来,落了金赫奎满脸满身,却盖不住他笑的如此开怀的脸。

      田野一动不动地站在疯狂的人群中,只是凝视着台上。
      泪水顺着脸流下来,落在口罩上,没尝到咸苦的味道,但心里却像是有人用力攥紧了一般,生生地发疼。
      他曾经也是台上的其中一个。
      他曾经也是陪着金赫奎拿到冠军的那一个。
      是不是这样想,就会平衡些呢?
      可不甘心啊,还是好不甘心。好想自己有能力一直在他身边,好想自己可以一直陪他拿冠军。
      田野忽然蹲下来,他抱住自己的脑袋,泪水啪嗒啪嗒地从他拼命睁大的眼睛里落下来,砸在地上。
      狂欢的人群中,台上台下,距离太远,强烈的聚光灯让人睁不开眼,小小的一个黑点,很快就被淹没了。
      没有人看见他。
     
     
      因为有你存在于这个世界上,至少还在我可以看见你的地方,我就充满了继续坚持的动力,我就对人生充满了希望。请一直这样幸福下去吧,直到完成梦想的那一天。而他自己,也要回到现实中勇敢地面对一切了。
      恍如梦醒,田野走出场馆的时候,外面依然人声鼎沸。
      四月的风缓缓吹过,因为这是个有你的世界,才让我开始期待明天了。

「Deft king:Come to see me.

Deft's fan:gun

Deft king:Why.. TTTTTTTTT

Deft's fan:see you in the stream.

Deft king:.....bad meiko....

Deft's fan:em,I'm so bad.

Deft king:TTTTTTTTTTsad..

Deft's fan:em,I'm so sad.」

———————后记分割线—————————
    

      LCK惯例,获胜的队伍在此后有粉丝见面会。
      田野睁着两只红红的眼睛往外走,却没想到这粉丝见面会就在赛场的出口开。
     他看到金赫奎的一瞬间,他只在离自己不到十米的地方,正低着头给一个粉丝签名。
      田野一慌,于是把口罩拉了拉,帽子压了又压,告诉自己要镇定要镇定,然后才装作若无其事地低着头往外走。
      刚刚走了一步,就和一个跑来的粉丝撞了满怀,帽子被撞歪了一半,田野手忙脚乱地去按帽子,那粉丝一个劲道歉,田野摆摆手,只想赶紧跑路。
     “哦哦!meiko!”
      听到这名字的一瞬间,田野心里大叫不好,一回头,却发现是一个粉丝在和金赫奎讲话,谈话中有提到自己而已。
      心中安定两分,便忍不住去看金赫奎的表情。他看到金赫奎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又露出那种腼腆的笑来,冲饭点点头。那位饭尖叫着,接过签名后向自己的朋友跑去,一边大声地说着什么,似乎是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新闻一般。
     
      田野心里有点疑惑金赫奎跟她讲了自己什么,可以让她这样兴奋。
      他悄悄往回走,只想着,偷听完这个,马上就离开。
      他走到那个粉丝身后,才猛然想起自己这是在韩国啊,全是韩国话,能听懂个什么啊?心里唾弃自己一百遍,于是又准备调整好帽子往回走。
      他手还没摸到帽子檐,突然觉得头上一空,有个人直接把他帽子先他一步拿下来了。
      田野整个人都傻了,下意识地就去捂住眼睛。
      别是被发现了…别是被发现了…他心里摸摸祈祷着。
      有个人伸手揽过田野的肩膀,像是相处许久那般的熟稔。温和熟悉的气息扑鼻而来,田野双手下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眼泪几乎又要不争气地夺眶而出。
      他感觉到那个人凑到自己耳边,温热的呼吸就在脖颈里打转,他听到被刻意压低了的声音,好像就说给他一个人听似的在耳边响起:“Bad meiko.”
     
      曾经我也想过放弃,可能是因为那之前还没有和你相遇。有你这样的人存于此世,我才开始有点喜欢这个世界了。

#############
「Cute_DDDEFTUT更推: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今天去见了Deft真人超帅啊啊啊问他比赛感想的时候一直有很恭敬很礼貌地回答呢kkkk
然后问了他有期待过meiko来看比赛吗,他竟然微笑着点头了啊啊啊啊TuTdeft太可爱了推主要shi了」     

欢迎看到最后的小天使们!!
可以打滚求评论吗(˘̩̩ε˘̩ƪ)……很想看看你们的看法……

评论(43)
热度(101)
© Vol De Nu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