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 De Nuit

暂时停更 有事私信


就像晨曦之于夜晚,就像风之于山顶。
有些人有些事,只是存在,就能安慰所有的辛苦与等待。


Only for
🐯&🐰

虎兔同笼问题 B.

·Deft x Meiko💡

·兽耳梗🍃

·现实时间线🌟

       那天傍晚金赫奎结束了比赛之后,匆匆忙忙推掉了队内一起聚餐的请求,在全队人莫名其妙的眼神中,以要回家喂兔子的名义拿着背包像风一样地离开了。
      金赫奎什么时候养了一只兔子了?
      几名队友面面相觑。之前听说过他有喜欢小动物,但没想到会真的养一只…还是一只最难养的娇气的不行的兔子?
      好像从来都搞不懂金赫奎在想什么。
     
     
      而金赫奎口中所说他养的那只兔子,此时正躺在沙发上抱着一堆零食吃的津津有味。
      刚刚看完金赫奎打比赛的实况转播,韩国解说说的话一个字都听不懂,不过这也没有很大的关系。
      塞了一个草莓味的粟米条到嘴巴里,甜甜腻腻的味道迅速化开来,田野满意地咂咂嘴。
      金赫奎不回来又怎么样,我可以看电视剧看电影打韩服,一个人潇洒的不行,零食也全是我的,想怎么吃就怎么吃。
      金赫奎最喜欢跟我抢零食吃,跟个小朋友似的,特别讨厌。
      嗯,特别讨厌。
      又塞了一个粟米条到嘴巴里,田野叹了口气躺倒在床上。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好像零食买多了,一个人吃不完。
     

     
     
     金赫奎的比赛场地离他们住的地方有点远,虽然是赶着回来的,但还是遇上了交通高峰期,在路上堵车堵了许久,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拿钥匙几乎是有些急不可耐地打开门之后,金赫奎直接将包随手甩在一边。屋内一片漆黑,他一边叫着田野,一边跌跌撞撞地跑去开灯。
      屋内传来田野迷迷糊糊地应答声,好像是从睡梦中被吵醒一样。
      灯被按亮,田野刚从床上支起半个身子,眼睛还没适应强烈的光线,有些不适地微眯着,头发也是被睡的一塌糊涂,乱成了一团。还有那双耳朵,依旧在那里,没什么精神地耷拉着。
      金赫奎站在房间门口,看着田野,突然笑了。
      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呢。
     
     
     
      田野看清来人之后,似乎惊讶了一瞬,随后便平静地说:“回来啦。”嘴上语气淡淡的,那双耳朵却精神地立起来了,像在欢迎金赫奎回来一样,摇摇晃晃的。
     “嗯。”金赫奎点点头。
     “没吃晚饭吧,我去给你弄点东西吃。”田野说着就掀开被子要下床。
     “你就睡着呗,我去弄吧。”反正你也只会泡泡面。
     “!”田野突然瞪着金赫奎,一副警告你别让我再重复第二遍的表情,“我说了我来做就我来。”说着果真非常爽快地下了床,从金赫奎身边径直出了房间。田野路过的时候,耳朵蹭了一下金赫奎的鼻子,他没忍住打了个喷嚏。
      田野猛地回头:“你感冒了?”“没…没”金赫奎连忙摆手,他看到那双耳朵警惕地贴在一起挺立着就觉得莫名想笑,忍了忍脸上表情,他冲田野招招手:“过来一下。”
     “怎么了?”只是小心地走过来两步。
     “再过来一点。”
     “你先告诉我你要干嘛。”田野一双眼将金赫奎盯得死死的,生怕他有什么异动一般。
     比兔子的警惕性还高,真的是麻烦。
     懒的和田野废话,金赫奎伸出手来,直接揪住他领子往自己身边一带,不顾田野的惊呼声,低头就想去亲他。
     “啊别…”眼看就要亲上了,田野忽然将脸一别,成功避开。
      金赫奎觉得有点生气,想不了太多,侧过头又想再一次进攻。
     “啊!你有感冒耶!别碰我!”还在临死挣扎的一只兔子说话已经开始有点飘了,“而,而且别老是亲我…”
     “为什么?”看来田野这么一时半会儿没法束手就擒,金赫奎索性耐着性子听他扯理由。
     “我…我不喜欢接吻…”
      可你脸已经红成这样了。金赫奎腹诽着,都什么时候了还在嘴硬,真亏你稳得住阵脚。
      而且那双耳朵,此时已经透出了粉红色,微微低伏着一半,几乎要贴到金赫奎的脑袋上了。
      很切实地表现着主人此时内心的兴奋。
     “你不喜欢?你是在害羞吧。”金赫奎抬眼去看那双耳朵,还是分出了一只手去温柔地摸了摸,没想到手刚碰到耳朵,那只耳朵轻颤一下后马上服帖地贴紧了金赫奎的手。
      金赫奎被这么一贴,整个人都像火在烧,软软的触感被握在手心,身前的人也没了反驳的话语,好像在默认自己是在害羞一样,把脑袋埋得低低的。
     “田野,坦诚一点。”
     “是…是实话啊…”可明明就是心虚的音调。
      不过没关系,还好我看得到你的耳朵。
      金赫奎叹息一声,用了点力气将田野的脑袋抬起来,低下头去只是亲了一下就放开了田野。
     “去做饭吧,我打把游戏。”

     
      田野傻愣愣地点点头,似乎还没回过神来,没想到自己只被亲了这么一下就被放开了。
      看吧看吧,说不喜欢现在又觉得无法接受了。金赫奎看着田野往厨房走的背影,那双耳朵似乎是有些失落地耷拉下来了。
      这么大个人还没一双耳朵坦诚。
     
      金赫奎心中恶狠狠地想,给你长点教训。
     
     
    
      “田野!”
      “……”
      “饭做完了没啊!我要饿死了!”
      “饿死你算了。”
      “饿死我了谁跟你接吻谁老是亲你谁把感冒传染给你啊?”
      “你滚不滚啊金赫奎!”
       唉,金赫奎心里叹气,这教训给的还真是毫无用处。
       果然是最难养的又娇气的兔子。



################
啊没想到这么多人喜欢第一章……有点受宠若鸡……😂😂喜欢就好啦   那么就有动力写下一章并且有动力写下下一章😂😂
再次声明这个脑洞来自于一篇白嘟啦   我只是借用这个梗QAQ肥肠可爱了😭】
真的真的真的只是随便写写   没啥剧情的…就是日常😭害怕写崩了鸭梨好大😭

评论(22)
热度(185)
© Vol De Nu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