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 De Nuit

暂时停更 有事私信


就像晨曦之于夜晚,就像风之于山顶。
有些人有些事,只是存在,就能安慰所有的辛苦与等待。


Only for
🐯&🐰

虎兔同笼问题 C.

·Deft x Meiko💡

·兽耳梗🍃

·现实时间线🌟

      金赫奎再一次推掉了队里的聚餐,抓起包往基地外飞奔。 正进门来的教练被他撞了个正着,他还不忘停下来鞠个躬然后再往外跑。
      时间不等人啊,身在基地心却早就飞到家里去了,只想绕在那个人身边兜兜转转,摸摸他抱抱他。
     “喂Deft!”队里的上单Smeb突然把金赫奎拉住了,“你又赶着回家看你家的兔子?”“啊…嗯…”金赫奎有点想结束这个对话,敷衍地应了两声。“哎,我说你就别装了,”Smeb突然凑近金赫奎耳朵边小声说,“我知道是Meiko来韩国了。”“……”金赫奎努力掩饰着一瞬间的错愕,心中有些慌张,却还是把声线压得四平八稳:“你怎么知道?”“没什么,带他来队里玩玩呗。他来韩国,每天除了待在你家还能干啥?”Smeb拍拍金赫奎的肩膀,“一直就这么关在笼子里可对身心健康不利哦。”
      金赫奎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Smeb说的不无道理。
      好像每天等到他赶回家,田野要么就是一个人安静地在沙发上看电视,要么就是一个人安静地打游戏,要么就是在睡觉,衣服也是不曾换过的样子,一个人在这里语言也不通,和国内的朋友也有些时差。
      金赫奎有些懊恼,田野知道自己忙,也懂事地不曾向自己提起来想要人陪着的要求,自己也就理所当然地放任他一个人。
      可他不远千里来见他,为的难道是这个么。


      田野要回国了。
      为时两星期的休假结束,田野买的是后天中午的机票,马上就要离开韩国了。可两个人都没有表现出临分别依依不舍的样子,金赫奎照旧该训练就训练,田野也只是不咸不淡地躺在家里看看比赛打打游戏,然后等金赫奎回家再一起出去吃个饭压会儿马路,回到家洗个澡躺在床上,金赫奎有时候会动手动脚,但大部分时间他都因为太累,没一会儿就睡着了。田野没他在旁边闹,也慢慢偎在他怀里入睡了。
      好像每天生活都是这样的,田野没有向金赫奎提过任何要求,他就像个过分懂事的孩子,安安静静地每天每天就这么等金赫奎回来。然后那双耳朵会在见到金赫奎的时候开心地竖起来,而之前一直是耷拉着的。
      见到自己就有那么开心吗。金赫奎有时候会想。
      他晚上抱着田野的时候,看着那双耳朵搭在田野脸上,随着主人的呼吸一起一伏,就会觉得内心特别柔软,像被塞满了棉花糖一样。
      他也一定要让田野开心啊。
     
 
     睡觉之前,金赫奎终于下定决心似的说,“田野,明天跟我去队里玩吧。”
      “真的??好啊好啊!”田野笑起来,眼睛都眯成了缝,一双耳朵扑棱扑棱地,好像格外开心一样。
     金赫奎摸摸田野的脑袋,然后把人往怀里又抱了抱,按住那双乱动的耳朵,不让它们再在自己脸上扫来扫去,实在是很痒。
     “真是容易满足啊。”金赫奎叹了口气。
     “啥啊?”
     “你啊。”
     

      第二天田野跟着金赫奎出门的时候,还把卫衣的帽子戴着了,金赫奎盯着他头顶,心里想:这不会压到耳朵吗?然后随口问了句:“帽子带的有觉得不舒服吗?”“?”田野回敬了他一个莫名其妙的眼神。“不觉得……觉得有压到什么了吗?”“金赫奎你今天吃错药了?”

      金赫奎带着田野进了俱乐部,田野跟第一次进俱乐部似的,这里看看那里摸摸,看到工作人员就弯腰问好。金赫奎跟在他身后,看到他在前面跑的欢快,一双耳朵在头顶一颠一颠的,时不时回过头来拽他,然后一脸专注地问他这里这里是干嘛的,得到解答后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又有点忍不住想亲他了。
      忍住,忍住,色即是空。
     

     “啊!meiko!”“啊!Smeb!”田野和从训练室里出来的宋京浩来了个豪爽的拥抱,“哇…我们还是第一次在现实中相见吧!”宋京浩在田野背上大力地拍了几下,逗得田野一阵笑,说你轻点你轻点。
      金赫奎就盯着田野的耳朵在宋京浩耳朵旁边蹭来蹭去,眼角跳了不止一两下。
      如果宋京浩可以看到的话…是说如果,那从现在开始就要想想怎么和他谈判了。
      田野不晓得金赫奎心中的百转千回,跑回来拽站得有点远的金赫奎,说:“金赫奎你怎么站这么远嘛,过来打招呼呀。”宋京浩抬眼看了看金赫奎的表情,觉得好像有点不对,但也没太在意,继续说:“你之前说养了兔子,我这么一看,田野真的有点像兔子……”
      此话一出,在场的两个人均是变了脸色。
      田野有点不可置信地转头去看金赫奎,而金赫奎脸上的表情僵硬着,在田野眼里就是理亏的最佳证据。“你,你跟别人说什么?说养兔子?说,说我是兔子?”
      “不是…我这是…而且Smeb你,你也看到了?”金赫奎紧张起来,说话都语无伦次了。
      “看到什么……”发现了因为自己的一句话而变得奇怪的气氛,宋京浩准备开溜。“以后多来做客啊Meiko!我还有训练赛先走了,Deft你也赶紧来吧。”
      “什么看到?看到什么?”田野着急了,他拽着金赫奎的袖子,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金赫奎此刻真是犹如哑巴吃了黄莲,脸上表情变了又变,最后终于还是一言不发地把田野领到他平常的训练室,让他在这里等他打完训练赛再说。
      “嗯。”乖巧地,没有任何多余赘述的应答。
      金赫奎侧身看了一会儿坐着的田野,然后走上前将卫衣的帽子重新给她带上,“就算觉得压到了也必须这么带着。”
      “……为什么?”
      “怕被人抢走了。”
      “戴了帽子就不会被抢走了?”
      “戴了别人就看不到你了。”

 
     于是训练基地里的工作人员,各个队员在训练室里进进出出的时候,就看到一个带着帽子把自己遮得严严实实的LPL选手田野。
      一个喜欢养兔子,一个喜欢戴帽子。这两个人,好像都不太正常。LPL到底是一个怎样的赛区?出来的选手似乎都不太按常理出牌。
     
 
     金赫奎结束了训练赛出来,就看到田野坐在位置上缩成一坨,正在中国网站上聚精会神地看电视剧。连自己站在他背后许久都没有发现。
      他想起来他们原来在EDG的时候,田野就老喜欢扒在椅子上看他打游戏,然后压得椅背一直往下倒,他很烦自己打游戏时有人打扰,但他不烦田野。
      最多是嘴上嫌弃。
      然后看着小辅助委屈又有点不服气的表情,自己的心情总会好上几分。

  
    金赫奎也学着田野,扒住椅子后背,然后往下压。背后突然失去支撑的田野,整个人都往后倒去。从上而下地,金赫奎看到田野睁着一双惊诧的眼睛,嘴巴微张着,显然还没来得及叫出声。金赫奎得逞地一笑,然后低下头飞快地在田野脸上亲了一下,再一松手,椅子啪地一下弹回了原位。
      “啊!!”田野这才反应过来,叫了一声,惹得所有人都往这边看。他帽子也被弄掉了,耳朵从帽子中露出来,雪白雪白,柔柔软软的半立着,一副受惊的样子。
      “金赫奎!你找死!”
      脸上又是那样委屈又不服气的表情,田野跳起来就要去打金赫奎,金赫奎笑嘻嘻地,一只手就捉住了田野的手腕。
     “这么多人看着呢,你给我留点面子不行么?”
     “哼!我走了!”
     “啊?”金赫奎看田野转身就走,害怕自己是玩笑开过了惹恼他,心里有点着急了,站在原地不敢动。
     “你不走啊?我都要饿死了!”
      金赫奎听到这句,一颗心才放下,遂笑逐颜开地说,“我来了我来了!”

      “你慢点,比兔子跑的还快…”
      “你再提一句兔子试试?”
      “……”本来就是兔子嘛。金赫奎看了看田野头顶招摇的那双耳朵,心里觉得委屈。

评论(12)
热度(157)
© Vol De Nu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