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 De Nuit

暂时停更 有事私信


就像晨曦之于夜晚,就像风之于山顶。
有些人有些事,只是存在,就能安慰所有的辛苦与等待。


Only for
🐯&🐰

虎兔同笼问题 E.

·Deft x Meiko💡

·兽耳梗🍃

·现实时间线🌟

这章真的没什么糖请谨慎食用🍡

不知什么时候完结  且看且珍惜(๑ŐдŐ)b

     大概是因为很少体会喜欢一个人的感觉,所以才觉得你尤其珍贵,所以才觉得你独一无二,所以才觉得你是我这辈子无法再拥有一遍的感情。
     

      请你在我身边多停留一会儿吧,只是因为看着你就会笑,所以再停留一会儿吧。


      金赫奎很少说什么特别肉麻的话。
      从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
      他摸了摸田野的脑袋,顺带着照顾了一下那对没什么精神的耳朵,捏了好几下才恋恋不舍地放手。
      “路上小心。”
      “嗯。”田野的眼睛红红的,看起来更像兔子了。
      “一路顺风。”
      “嗯。”鼻音好重,像得了重感冒那样的含糊不清。
      “你快走吧。”金赫奎鼻子有点酸,他告诉自己,不能流眼泪啊,作为田野的哥哥的话,怎么能在田野面前流眼泪呢。
      “嗯。”田野好像除了这个字就不会回答别的,他的手握着拉杆箱的横杆,用力到泛白。“金赫奎……”
     “怎么了?”金赫奎赶紧低头去看他,期待着他有什么事要说。
     “……你一直拽着我怎么走啊。”
     “啊?”金赫奎这才发现自己一直无意识地按着田野的行李箱,力气大到自己都不曾发觉。
      有些尴尬地松开手,他后悔着自己刚刚看起来那么幼稚的举动,即使是无意识的。
      或许正是因为是无意识做的,才更让他懊悔吧。
      又被田野看到了,自己软弱的一面啊。
      可是真的不想你离开。

      松开手了半晌,那边的小孩儿却还是没动静。金赫奎小心翼翼地,带着询问意味地看着寸步不移的田野:“还不走吗?”
      田野抬起头来,一双水灵灵的眼睛望着他,语气也是一点点委屈又有一点点悲伤的:“你的尾巴缠住我了…”
      “……”金赫奎心里颤了颤,只觉得五味杂陈,没来由地,他说:“你直接走就好了,它自己会松开。”
      田野听他这么说,嘴巴一瘪,像是受了什么委屈一样:“你…你让它松开,不松开我不会走的。”
     “田野,”金赫奎叹了口气,“你还没懂吗,我的心情就是如此,我不想你走。”
      田野看着他,一双眼里已经有泪要涌出来了,却还是吸了吸鼻子,强迫自己忍住了,说:“那你还说一路顺风,那你还让我快走。”
     “我不这么说,我还能怎么说啊。”金赫奎看到田野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心中酸涩至极,却还是要强笑着安抚他的情绪。“乖,快走吧。”

      “那…那我走了。”
      “嗯,别回头看,往前走就好了。”金赫奎知道以田野的性子,让他主动拒绝自己的心情,他根本做不到。
      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啊。

      果然,这个小孩儿亦步亦刍地,往前一点点儿蹭着。金赫奎仿佛感觉到了,自己的尾巴正在一点点松开他,放开他,然后慢慢地耷拉下来,毫无生气。
      一如他的心情。
     还是走了。
     还是放他走了。

   金赫奎的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慢慢消失了,被放回胸腔里了。像在外觅食一整天的鸟儿,疲惫又不舍地离开了森林,回到巢穴里,无念无想,只会更加期待明天的到来。

      他看到田野的背影,开始混入来来往往的人流里,那样招摇的白色兔耳朵,也与四周的景色越来越相近了起来,几乎就要融为一体了。
      转过一个弯,就不见了。
     

      明明只是隔开一段距离而已,可他却像是从自己的世界里完全消失了一样。
      金赫奎站在原地,手中空落落的,似乎连四周的空气,也变得冷清了起来。
      没了那个小孩儿甜甜的笑,像棉花糖一样的香气,软软的兔耳朵,好像这个世界都变得冷色调了起来。

      金赫奎想起来,田野这个别扭性子,从头到尾,他几乎没有向自己提起过喜欢这个词。有时候自己缠着他,为了让他说出口,吻他吻到气息不稳,明明脑袋都已经一团浆糊了,可话题只要转到这个上面,他马上就推他说金赫奎别闹了。
      闹什么啊,说喜欢就这么难吗?
      弄得像他们两个是偷偷在一起一样,弄得像他们两个马上就要分开,所以不好爽快地承认感情一样,弄得像说出心意会有许多许多顾虑一样。
      弄得像……
      金赫奎愣住了。
      好像,好像就是这样啊。
      听起来就像笑话一样的,他和田野的感情啊。
      可这难道不就是现实吗。

      他忽然捂住了自己的脸,拼命忍住喉咙里的一声呜咽,半天都没办法挪动脚步。心里好像被撕扯开一个口子,现实的风声在其中呼啸,横冲直撞得鲜血淋漓。
      田野,田野,好像真的是这样啊。
      看来你真的有仔仔细细思考过我们之间的事情,反而是自己,每天无暇顾及其他,只懂得一味表达,然后再一味地索求回应。
      只有自己像在玩小孩子过家家似的。
     

      好想告诉他,自己没有他想象中那么软弱。
      也好想告诉他,他也是可以被依靠的。
     

      电话铃突然响起来了,金赫奎调整了一下呼吸掏出手机,发现是田野打来的。
      他愣了一下,几乎是想都没有想就按下了接听。

      “喂,金赫奎。”
      “怎么了?有什么没带吗?你入关了吗?要我给你拿过来吗?时间够吗?”
      “是有东西忘带了。”
      “那我去给你拿,是在我家吗?你丢哪了?床头柜还是抽屉里?如果实在来不及我就给你寄到中国…”
      “不在家里。”
      “那在哪啊?你别开玩笑真的…”金赫奎听到电话里田野没什么精神的声音,心如火爎,又想到刚刚的事,只觉得有一口气憋在胸腔里无法舒畅。
      “田野我刚刚想通了,我想跟你谈谈,但你还是先上飞机,等你下了飞机我们再联系。”
      “你想了什么啊金赫奎,别瞎想啊,怎么这么多愁善感呢?”田野听他这么说,声音才像有了点起伏,金赫奎脑海中已经开始浮现田野耳朵摇摇晃晃的样子了,忍不住笑了声,然后说:“也没啥,就是在想,雄兔子不是性欲很强吗……”
      “金赫奎!!!!!”糟糕,好像撩炸毛了。
      “呀田野!公共场合你小点声!”金赫奎这个罪魁祸首又赶忙回过头去哄他。

      却难得的没有传来回音。
      金赫奎握着手机,手都举酸了,耳朵紧紧贴着手机听筒,似乎要将温度通过这部冰冷的机械传递到另一边。

      不知过了多久,金赫奎听到那边传来了很小很小的声音。
      若不是他全神贯注,可能就要将这声音和电流声混合在一起了。
      金赫奎听到田野与平常不符的低沉的声音通过听筒传过来,震动他的耳膜和一颗心。
      “我想你了。”田野如是说。
      “我可以抱你吗。”这人从来撩人而不自知。
      “金赫奎,你……你想我吗。”音量又小了几分,那么小心翼翼地,带着一点颤抖的嗓音。
     
      想,十分想,特别想,只想你。

      可金赫奎却在这关键时刻词穷了,他打着哈哈说:“哎,你在说啥呢田野,飞机要起飞了吧?现在这21世纪,分分钟视频通话,回去找你双排啊,别想别想。”
      “我还有东西没拿。”果然声音又没精打采起来了。
      金赫奎恨不得扇自己几巴掌,这一紧张就词不达意的臭毛病到底什么时候可以改?
     “是什么?”
     “…不用了。”
      金赫奎快被自己气死了,心情已经无法用委屈形容了。
     “我挂了。”很果断的声音传过来。

      明明那么喜欢,为什么两个人都说不出口呢。
      好不容易有人说出口了,为什么总是这样的结局呢。
      明明这么想念,这么喜欢,离开一会儿也像是隔了一整个世纪一样。
      可怎么就这么难开口呢。    

      还能怎么等呢,还能怎么耽误呢,都这样了,还能掩盖什么呢。
     “田野,我也想你。”说完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
     “金赫奎。”田野带着笑意的声音传过来,“你就是个傻叉,真的。”

     “怎么跟你哥讲话的?臭小子没礼貌,你知道这世界上有种没大没小的蠢兔子,生下来就是要被老虎吃掉的,你做好觉悟等着我下次去中国找你……”

     “我喜欢你。”毫无征兆响起的田野的声音。
      电话在金赫奎戛然而止的讲话声中被挂断了。

      真是漂亮的结束语。
      越来越会玩了。
      本就很可爱,现在更可爱了。
      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虎生失败。

      不过,他终于说出口了啊。
      我喜欢你,嗯,我也是。

####
      田野的飞机一降落,金赫奎就要和他视频通话。
      摄像头一打开,两个人俱是一惊:
     “草?你的耳朵呢?”
      摸了又摸,看了又看,找了又找,连根毛都没看到。
     “这手机有问题?”田野气急败坏地狠狠敲了几下他的手机。这不公平!他根本没怎么摸金赫奎的老虎耳朵,怎么就没了呢!
      金赫奎也气不打一处来,他巨可爱的兔子呀,去哪了啊?
     
     

评论(14)
热度(125)
© Vol De Nu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