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 De Nuit

暂时停更 有事私信


就像晨曦之于夜晚,就像风之于山顶。
有些人有些事,只是存在,就能安慰所有的辛苦与等待。


Only for
🐯&🐰

再次见到你 chapter.1

Deft x Meiko✨

食用BGM: 再次见到你––Mad Clown/金娜英🎁

【预防针:是很多很多很多年以后的相遇,发生什么都不要太震惊(喂】



      为了省钱而搭乘红眼航班,田野只觉得廉价的颈枕在自己的脖子间晃荡了一个小时,脖子依旧酸疼不已。因为根本没睡着,所以什么作用都没起到。
      透过飞机上小小的窗户往外望,凌晨的天边已开始泛起了鱼肚白。
      眯十分钟就要醒一次,为了坐这三点的飞机,田野一晚上几乎没有睡觉,昏沉的脑袋和迟钝的反射神经让他几乎无法思考任何事情。

      累,只是觉得好累。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自己答应回来赴约的,现在这种心情,又是摆给谁看呢。
    
           有本事的话,当时就该挂掉那通国际电话。
      帅气地,决绝地,告诉他,没时间,去不了。

      事后诸葛亮,真是每个人的恶习。

      他哪里能想到,看到来电提醒到按下接听那段时间心中的百转千回,在耳朵接受他的第一个发音的时候,全身就这样乖乖地缴械投降了呢。

      思念真是洪水猛兽啊,那些表面的平静都是装给外人看的。

      下了飞机就收到了赵志铭的短信,说在D出口等他。田野简单回复了,然后便拖着行李箱往目的地走。
      他环顾四周,想到很多年前,自己还是个初出茅庐的电竞选手时,在各个机场出现时,总有自家的粉丝来接机,举着写有自己名字的牌子。
      她们明明那么瘦弱,却可以把那么大一块板子举得那样高,好像这个名字是她们的骄傲一样。
      她们也陪他走了很久很长很远的路。只是现在,他是一个普通人,拥有光辉的过去,不过那也终将成为过去。
      人生中的苦难,还是要靠自己一个人来走。

      在D出口见到了赵志铭,还是原来一脸嬉皮笑脸的模样,只是看起来沉稳成熟了许多,他向田野挥挥手:“兄弟,这里!”
      “你怎么看起来这么憔悴啊,上海果然竞争压力很大吗。”赵志铭迎着田野走上前,伸出手接过他的行李箱,另一只手则勾住了他的脖子,勒得田野一个趔趄。
      “靠,你怎么还长高了?”赵志铭有些尴尬地松开手,“怎么就我一个人还是这个身高……”
      “你开车来的吗?”田野不跟他废话,他现在觉得自己多说一句话都要浪费掉一半的力气。
      “我没开啊。”赵志铭回答的理所当然。
      “你别开玩笑了好吧,我现在很累。”田野站住了脚,只觉得身心俱疲。
      “我真没开啊!”赵志铭指了指远处一辆车,“金赫奎开了。”
     
     
      听到那个名字的一瞬间,田野条件反射般抬起头来,果然看到一个人正打开车门走出来。
      熟悉的脸,熟悉的眉眼,只是整个身体蕴藏了一股成熟男人的凌厉感觉。头发也变回了黑色,服役结束有一段时间了吧,肩膀变宽了不少。不再是原来那个瘦瘦高高的男孩子了,现在也终于成长为可以依靠的男人了啊。
      金赫奎向他们招招手,微微笑了。

      田野却把头扭向一边,僵硬地朝赵志铭搭话:“你不是说你一个人来接我吗……”
      “他非要来,怪我咯?”赵志铭耸耸肩膀。
      “……”

      赵志铭坐在副驾驶,向田野介绍着韩国沿路的风景和建筑,田野三心二意地听着,眼睛却始终忍不住往后视镜上瞟。
      专注开车的金赫奎,头发刚刚遮过眉毛,软软地搭在额头上。面部线条变得锋利了许多,眼神也深邃温柔了很多,不再像原来那样总是充满了狡黠和
好奇。岁月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并不多,反而像雕刻了这个男人一样,惹人嫉妒。
      许是注意到过久的注视,金赫奎抬眼看了看后视镜,田野出神过久,一时躲闪不及,两人的视线就这么堪堪撞在一起。
      金赫奎很快调转了视线,田野还在兀自愣神。
      车内空气缓缓流动,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对了田野!给你看看赫奎哥的未婚妻吧!”赵志铭想起什么似的,突然兴奋起来了,“是个大美女啊!”
     
      未婚…未婚妻……
      田野一个激灵,混沌的精神清醒了一半。啊对,他邀请自己来韩国原因,不就是参加婚礼的么。
      他干笑着拒绝:“啊哈哈,总会见面的嘛,真人一般都会比照片好看些。”
     “什么嘛。”赵志铭无趣地坐回座位,就当田野是累了,也没再吵他。
      金赫奎却在沉默中抬眼看了看后视镜,看到后座的人窝在椅子里,缩成一坨,眼睛无神地望着窗外,不知在想什么。

     紧绷的神经就快断了,田野觉得自己要撑不下去了。
      好想逃走。
      这好像是一辆开往地狱的车。
     

      车子开进了隧道,无尽重复的暗黄色灯光让田野觉得一阵阵眩晕,他掏出来耳机塞进耳朵里,打开音乐后把眼睛闭上,想着如果这一切是梦就好了。

      “田野醒醒!这关你是怎么打过的啊!教教我!” 是赵志铭的声音。
      “我最近没玩游戏…”田野不耐烦地睁眼,却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大跳。
      熟悉的内饰,熟悉的气味,不是金赫奎的那辆车。
      这是,这是…edg的保姆车?
      什么东西啊?是在做梦吗?他猛然坐起身,看了看四周。
      明凯,童扬,许元硕,聒噪的赵志铭,戴着耳机闭目养神的金赫奎。
      他们的面孔都这么年轻,田野透过玻璃反光看了看自己,又吓了一跳。这,这不是17岁的自己吗?
      他田野,一个大活人,在21世纪,违背科学理论地穿越了?


        田野打开手机看了看时间,是15年。
       15年…这个时候…准备要打s5预选赛吗?

      “田野!”赵志铭凑到田野面前,把手机都要举到他脸上了,“帮帮我!”
      “哎呀,我不会这个啊!”过了这么多年,田野哪里记得这关怎么打。
      “你昨天明明说你会的!”赵志铭不依不饶,“又装逼!就知道装逼!”

      不曾想,赵志铭的大嗓门吵醒了正在休息的某人。金赫奎半睁着眼睛看向这边:“你们在干嘛?”
      “赵志铭非要我玩这个。”田野看到了还是个男孩的金赫奎,想起了当年的种种,和如今再相见完全不同的感觉。
      “什么游戏啊。”金赫奎打着哈欠把手机接过来了。“啊这个超难的!”赵志铭凑过去看金赫奎研究他的手机,“我玩了好半天都跳不过这个……”
      “给。”轻松过关的金赫奎把手机还给了他,在赵志铭震惊的目光中解释道:“每天晚上都玩这个。”
      等等,在田野的记忆中,好像是没有这一段的啊。
      那时候的田野成功帮赵志铭过关了,因此金赫奎也没有醒过来,他也根本不知道金赫奎会玩这个游戏。
      以至于现在,赵志铭乖乖爬回自己的座位,金赫奎也已经醒了,正睁着眼睛望着窗外。
      田野舔舔嘴巴,好想跟他讲两句话啊。
      特别是想到预选赛时金赫奎生的那场大病,田野就止不住地心疼。
      好像就是明天吧?今晚就会肚子疼到被送去医院。然后再带病上场,拿到属于自己的骄傲。
     

      田野换了个座位,自然地坐到金赫奎旁边。金赫奎看了他一眼,向他笑了笑,便也没有再说话。
      田野没话找话地说:“金赫奎你在听什么啊?”
      “歌啊。”金赫奎笑着说。
      “你怎么总是到哪儿都戴着耳机呀,这样对耳朵不好的…”田野忍不住多说了两句,又急忙收住,“不过听说听歌可以缓解压力啊。”
      “嗯,对啊。”金赫奎笑的眉眼弯弯,然后突然压低了声音靠近田野说,“这件事我就告诉你一个人,其实我每次比赛前听歌的时候,都是为了缓解压力。”
      “啊,你压力很大啊。”田野被金赫奎这么一靠近,只觉得血压蹭蹭地网上飚,说出来的话都无法经过思考。
      “……”金赫奎白了田野一眼,好像在怪他问了一个蠢问题。
      “但还是少戴耳机啦,你看我就不喜欢戴耳机。我只有打游戏的时候戴,平常听歌都很少的。”田野面对他的时候,话都忍不住多了起来,“金赫奎,注意身体呀。”
      “挺注意啊。”金赫奎点点头,表示不用田野操心,又顿了会儿,才继续说,“就是今天,觉得肚子好像有点不舒服……”
       这才下午啊,他不是晚上发病的吗?怎么现在就不舒服了…
       啊,原来他一直不舒服啊,那时候一直睡觉不说话,其实只是因尚为可以忍受而已吗。
     
      这人是傻瓜吗?
  
      “要不要去医院啊?”“肚子疼而已,有什么好去医院的。”金赫奎有些奇怪田野今天突然的关心,“我睡一觉起来就好了。”说着就闭上了眼睛。
      “真是笨蛋…”田野知道有些事他无法改变,无奈地叹了口气。
      等到金赫奎在旁边发出均匀的呼吸声,田野才将耳机轻轻地摘下来,“说了多少次,睡觉就别戴了,伤耳朵啊。”
      又支着手盯着金赫奎看了许久,那样年轻青涩的侧脸,正是最好的年纪啊。
      田野把手慢慢移上金赫奎的肚子,想要传递给他一点温暖。
      这样,你会舒服一点吗?

      靠着金赫奎的肩膀,田野终于绷不住,还是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间,他听到有个声音说:“赵志铭,把他耳机摘下来。”
       好像是金赫奎的声音,他什么时候醒的?肚子好点了吗?田野睁开眼睛,就看到赵志铭伸长了手来拉他的耳机线,“我靠你干什么?”吓我一跳。
       赵志铭委屈地看看开车的金赫奎,又看看田野,“赫奎哥让我摘的。”
       田野抬眼去看金赫奎,刚好对上金赫奎看向后视镜的眼神,他听到金赫奎说:“睡觉戴耳机不好,你自己说的。”

      什么?他可不记得他跟金赫奎说过这种话,除非是刚刚,刚刚在那个像梦境一样的地方,是他说的。
      那么,过去他的所作所为,难道还可以改变历史吗?连带着影响现在发生的一切?
      那他是不是可以,改变过去,改变金赫奎即将举办婚礼的这个既定的事实?
      那他是不是能挽回一切,挽回逝去的时间,挽回那些说出口的话,挽回那个最不想放走的人?



看到的老梗+听了这首歌以后涌上的创作欲【不
本来是为了前一篇找灵感而听的歌,没想到促进了另一个坑的产生😠
感觉会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故事kkk

欢迎收看 

悔过自新痛改前非野倒追人生赢家成功人士驼的故事👏👏👏

评论(23)
热度(148)
© Vol De Nu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