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 De Nuit

暂时停更 有事私信


就像晨曦之于夜晚,就像风之于山顶。
有些人有些事,只是存在,就能安慰所有的辛苦与等待。


Only for
🐯&🐰

再次见到你 Chapter.3

Deft x Meiko✨

BGM   :无人之境–––陈奕迅
(纯却觉得词实在太虐了😭)



      从那以后过了好几天,金赫奎忙于下个星期婚宴的准备事宜,田野也就跟着赵志铭在韩国到处玩玩看看,等待着老队员们的到来。
      两人一直没有见面,这样的话田野反而还觉得轻松些。
      直到某天收到了金赫奎的短信,让他们晚上去吃饭,他请客。
      赵志铭第一个跳起来了说好耶好耶,有人请客,看我把他吃到倒立!
      田野却沉默了,他问赵志铭,你见过他的女朋友吗?
      赵志铭一听又来了兴趣,掏出手机就要给田野过目,“有有有!你是不知道,那个气质,嗨呀,真是八辈子福气哦我的驼。”
      田野瞟了一眼他,往前快步走去。
     “田野田野,诶你不看啦?”
     “不想看。”

      田野一直到坐在餐桌前的时候,才想通了一点。

      他觉得金赫奎好像变了。
      和他刚来到韩国的时候,时隔多年见到的那个金赫奎有点不一样。
      不知道哪里有变化,当真仔细去看的话,却又找不出了。
      是因为他回到过去做的那些事情吗?
      这样果真是有用的吗?

      客人们开始陆续入场了。田野有些拘谨地站起来应付着前来问候的各方人士。有的人他觉得面熟,而有的人他已忘得一干二净,却也没办法端起冷漠的架子,只有点头微笑说着,好久不见,你过得还好吗?

     应酬这种事,田野向来疲于应付。要不是赵志铭说要和队友们聚一聚,他也不会应邀来参加这个明显是给自己添堵的宴会。
      他回头看见不远处西装革履的金赫奎,正和某人笑着聊天。一只手很随意地揣在西裤口袋里,而另一只手上则捏着一杯酒,仿佛说到兴处,于是他冲对面那人举了举杯,下巴也抬起来,露出了漂亮的下颔线。以前一紧张就会舔嘴巴的小动作也没有出现了。

      田野发着愣,他之前只是觉得金赫奎长得成熟了些许,却都没有意识到,他已经完全是个男人的样子了。
      很自信,很可靠,那么闪闪发光的,就要在祝福声中成为别人的新郎。

      田野收回了视线,摸了半天最后还是只找了瓶果汁闷头大喝。
      就他只能跟个小孩子似的喝果汁。

      没喝两口果汁,一个巴掌就落在他脑袋上,“哟,借酒浇愁呢?”
      “赵志铭!滚不滚!”被吓得呛了两口,回头作势就要拿果汁去泼那个罪魁祸首。
      “诶诶诶!今天是好日子,不能见血的啊不能见血。”赵志铭一溜烟儿就跑到童扬身后躲起来,只露出半个脑袋。
      “消停会儿吧,你们两个长大了没?”明凯走过来拉开一个板凳坐下,多年不见,却毫无生疏的感觉,张口就道,“田野,把那个瓜子递给我。”
      “别瞎吃啊,这个要是收钱…”田野支支吾吾的,半天没有动作。“哎哟,金老板缺这一个瓜子的钱?你还替他省钱?”
       “他……”田野还想讲两句,余光却瞟到童扬已经若无其事地伸手抓了一把了。似乎是感受到田野如炬的目光,童扬抬头,还冲他举手示意了一下:“高级瓜子,挺香。”
      “……”田野被这群狗东西彻底哽住了。

      “在聊什么?”金赫奎很自然地走过来,拉开田野旁边的一把椅子坐下来了。
      “我们的男主角来啦!”赵志铭又开始叽叽呱呱,“几年不见,帅了好多啊!”
      金赫奎听了却只是笑,没有接话下去的打算。
      田野却一直都紧绷着,从他坐到自己身边的那一瞬开始,便更加的紧张。此刻更是装从容也不是,正襟危坐也不是,手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摆。
      金赫奎却看了看他,然后给他端了盘花生到面前:“菜还要等一会儿,先吃点这个垫垫肚子。”
     “不,不用了!”田野被他的突然搭话吓了一跳,毕竟他们在之前一句话都没有讲。话出口又怕尴尬,连忙加了一句,“我不饿。”
      “那你为什么要一直抖腿?”金赫奎好笑地看了田野一眼,“我还以为是饿的。”
      “……”田野一张脸涨红了,眼睛都不敢看金赫奎,嘴巴却还在逞强,“我,我这是有点渴。”
      “一瓶果汁还不够?”金赫奎伸手又给他从一旁拿了一瓶过来,“水蜜桃味的。”
      “哦,哦……”田野有点尴尬地看了看磕瓜子磕的津津有味的明凯和童扬,想让他们说点什么,却发现这两人目光炯炯,根本没看自己这边。
      “在看什么啊…”田野一边打开果汁喝,一边往大家目光聚集处看。
      “哇!新娘子真的好漂亮啊!”赵志铭第一个咋呼出声。
      田野差点把果汁喝到鼻子里去了。

      不小心漏出来的果汁黏黏糊糊的顺着下巴落在衣服上,田野捂着嘴巴,招呼都没打就匆匆忙忙往厕所跑。
      跌跌撞撞跑到厕所,低头看了看衣服,其实也没有落多少,边角余料而已。
      刚刚如果要是再等等,至少可以撑过新娘子过来问好,至少可以撑过金赫奎向他们一一介绍她,至少可以撑过他们挽着手去往下一桌,至少可以亲口为他说上一句祝福。

      可他还是慌不择路地选择了逃跑。
      自己的背影看起来是不是够慌乱,够仓促,够狼狈?

      田野双手撑着洗手台,脑袋低到很低,顿了许久,溢出一声叹息来。
      好累啊,金赫奎。
      我不要喜欢你了,金赫奎。
      现在回去的话,新娘子应该还没有走吧?再回到餐桌的话,应该不会显得很奇怪吧?
      田野清了清嗓子,深呼吸几口气,挤了挤脸上的表情让自己显得不那么僵硬,再抬头去看镜子的时候,整个人却又愣住了。
      17岁的田野在镜子里同样用震惊的眼神回望他。
      好巧不巧,又在这个当口,给他了一次机会。

      田野走出洗手间,四下望了望,想找到金赫奎的欲望胜过了一切。
      很熟悉的大厅,田野只知道这似乎是EDG的基地,但是今天什么日子,心中却没了底。
      “找什么呢?”身后突然传来金赫奎的声音。
      田野一瞬间有些恍惚,仿佛觉得他是挽着女朋友来见他的,回头却看到彼时年少的金赫奎伸手来拉他的动作。
      田野被他扯得往旁边一跌,回头就去瞪他:“你干什么你?”
      “快走啊!”金赫奎也无辜地回望他,一双眼却笑的弯弯,“我两偷溜出来上厕所,别被阿布发现啦!”
      “什…”田野脑袋一团浆糊,他可不记得他还跟金赫奎做过这么少女的举动。
       金赫奎却已经拉着他跑起来了,田野跟着他的脚步,一边感叹着不愧是年轻人,一边跑到几乎断气。
       跑过才发现,似乎是那个台湾战队来移队训练的那天。

       握草!田野脑袋轰地一声,他想起来了!那天阿布说让双方队员认识交流一下,就让队员们在楼下等台湾战队的人来,而当时金赫奎说想上厕所偷偷溜了,好巧不巧这时候那个战队的人到了,阿布才发现金赫奎的位置缺了个人。
      田野那时看着匆匆忙忙跑回来的金赫奎还感叹,呀,这韩国人也没礼貌了一次。
      现在怎么就变成自己也跟着一起去了?
      田野的脑袋一团浆糊,却被金赫奎突然甩开的手给震回了现实。
      他抬眼去看他,却看到金赫奎冲前面挑了挑眉。
      果然,双方队员已经亲切交流完了,而田野和金赫奎的位置空空如也。

      阿布瞪着一双眼看着他们,田野暗叫不好,完蛋了,他这是要罚人了。
     “你们两个!翅膀硬了牌大了是吧!今天给我多练五把补刀!”
     “我不是…”田野哀嚎出声,他是无辜的!而且要他练补刀干什么啊!对于最讨厌练习的田野来说,这简直是噩梦。
      金赫奎却怡然自得地笑了笑,还把手伸到后面掐了掐田野的腰示意他不要继续说了。
      “金赫奎!?”田野被他掐得一跳,什么时候他们就是他主动来掐他腰的关系了?
       金赫奎又摆出一副无辜的神色来,率先走进了基地。

      下午还有一大堆活动,田野果然还是没逃过那个淋满了醋和酱油的热狗,只是他觉得,今天这个好像比以前的更酸了。
      训练室的人都走光了,田野才练了两把补刀,就想摔键盘了。
      完蛋了,现在十分钟只能补50个了,妥妥的白银水平。
      金赫奎凑过来看了看,实在没忍住,笑了出声。
      “笑笑笑,笑个屁你!”田野想到这个就来气,“就是你就是你!”
      “田野你真的好菜啊,”金赫奎看着他的屏幕,忍不住在一边指手画脚了起来,“诶,这个车快补啊!A一下这个兵!快快快!”
      田野被他一指挥,更加手忙脚乱,兵一个接着一个的漏,漏的越来越多,几乎惨不忍睹。
      金赫奎这个强迫症实在没法忍了,伸手就去帮田野操作。

      田野只感觉有双手覆上自己的手,微微弯曲成握住鼠标的样子,他的手就那么温柔地握住了自己的。他的脸也近在咫尺,呼吸都喷在耳朵边,好闻的护手霜的味道也悄然散开来。
      好,好像进展的有点快。

      田野稳了稳心神,集中注意力到电脑屏幕上,认真补兵。
      补了两波,却发现这个人好像不是来帮忙的,明明一个可以补到的兵,他却点着地板,补不到的兵,他却A它两下。田野的手没他力气大,根本操作不了。
      “呀!金赫奎!!”田野想夺回主导权屡次失败终于没忍住大吼了出声,回头就想去揍他。却对上一双笑的狡黠的眉眼,和近的离谱的脸。
       一时间几乎忘了呼吸,训练室里的空调吹出的暖风送到这边来都带了凉意,游戏里传来的声音仿佛都是从很远很远的地方发出的,什么都听不真切。

      一切都模模糊糊的,带着迷幻朦胧的色彩,田野努力想控制自己把头扭回去,却发现一切都是徒劳。
      他的世界好像都静止了。

      直到一片温软的唇贴上了他的,他才回过神来。田野瞪大了眼睛去看闭着眼睛低头吻自己的金赫奎,他知道接吻的时候睁着眼睛实在有些败坏风情,但他还是太震惊了。
      金赫奎一开始只是贴着,过了一会儿见田野没有反抗也没有反应,便伸手托住了他的后脑勺。田野感受到金赫奎纤长的手指从自己的发丝中间穿过,稍稍加重了一点力道,使自己更贴近他。
      他在试图加深这个吻。

      可田野却还是毫无反应的,像被抽走了灵魂一样一动不动。

      金赫奎像在哄小孩子一样,用手摸了摸他的后脑勺,示意他放松,才慢慢松开他。
      田野却还是瞪着他,一双眼睛里全是不可置信。
      金赫奎把手放在田野的脖子那儿,温度就这样传过来,带着炙热的,滚烫的,几乎可见的心情。

      良久,金赫奎最终还是开口打破了沉默:“你快训练完就早点去睡觉吧。”
      田野这才调转眼睛去看他,嘴巴动了动,却没发出一个音节。

      金赫奎看了看他,眼里有什么一闪而过,但却掩饰的完美无缺。
      他又想开口对田野说些什么,但田野此时却先他一步出声:“不要说对不起。”
      金赫奎明显愣住了,他完全没想到田野会猜到他要说什么。
      “是我该说对不起。”田野低下头,不敢看金赫奎的眼睛。

     如此一模一样的对话,就像多年以前金赫奎第一次吻他的时候。
     
      那时他没有阻止金赫奎说那句对不起,他也没有阻止金赫奎一个人离开,他没有阻止任何事的发生。
      他本来也无力阻止。
      他任由它们发生,又任由它们自行无疾而终。
      只是没想到,因为之前自己的所作所为,使这件事提前了这么多时间发生,或者说,金赫奎那时候本来就已经喜欢自己很久了?

      半晌训练室里都没人说话,田野知道自己这句话实在蕴含了太多意义在里面,金赫奎可能一时间并不能理解。
      可此次自己还是如此,不敢回应任何感情,如此懦弱,如此不负责任。

      金赫奎吻他的那一瞬间,他想了太多。他想到金赫奎的未来,想到他拿着酒杯那样自信的微笑,想到他那个足够优秀的未婚妻,想到他这些年来所拥有的一切,荣誉,掌声,欢呼,喜爱。

      想到此刻自己的回应,是否就会毁了这一切。

      如果自己足够自私,为了自己的感情,也可以拿金赫奎的未来去赌的话,这段感情,他即使得到也如烫手山芋。

      可能正是因为亲眼见证了多年以后的金赫奎,是那么的优秀,是那么的让人更加喜爱,是那么的意气风发。
      所以他不敢赌。
      他不忍心赌。

      想到自己这些年在上海的摸爬滚打,想到如今连工资只能恰够吃喝而已,想到他坐的那个红眼航班和酸痛的脖子。
      金赫奎,我舍不得你受苦。

      所以,请你原谅我。
      所以我说,对不起。
     

      因为太喜欢你了,所以对不起。
      因为明知道你的心意,却无法回应,所以对不起。

     
      田野看着转身走出训练室的金赫奎,视线渐渐被眼泪模糊。那个瘦瘦高高的人儿,在转弯处一拐,就不见了。
      就这样从田野的世界里消失了。

      你知道吗?
      你明天,就要结婚了。

      “祝你幸福。”
      一声迟来的亲口祝福,在空空荡荡的训练室中轻轻响起。
      无人应答。


##########
本后妈已经准备卷铺盖跑路了………
(还没有完结!!😌)

评论(34)
热度(94)
© Vol De Nu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