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 De Nuit

暂时停更 有事私信


就像晨曦之于夜晚,就像风之于山顶。
有些人有些事,只是存在,就能安慰所有的辛苦与等待。


Only for
🐯&🐰

虎兔同笼问题 G.

·Deft x Meiko💡

·兽耳梗🍃

·现实时间线🌟


       金赫奎正在基地百无聊赖地翻看着韩网首页的各种精彩集锦,点开了一个又一个,除却千篇一律的BGM不说,连操作看起来都是大同小异,实在没什么吸引力。

      想到当初在无人的夜晚,偷偷地把某天第一次出现在客户端首页推送的自己的操作剪辑看了一遍又一遍。还记得标题上写着的是什么“Deft xxx Top10”,这几个破英文也是被自己端详来端详去。听着BGM也觉得配得恰到好处,看着画面也觉得精彩绝伦。

      那是他第一次被大家认可的时候呀。

      而如今再看着这些乏善可陈的操作集锦,连让他消磨时间的乐趣都没了。
      金赫奎躺在椅子上,觉得什么都没意思。
     “赫奎,你吃宵夜吗?”
      金赫奎连话都懒得回,只是闭着眼睛摇了摇头。
      一双手却捏上了他的肩膀,像是给他放松一样揉了两下,“你怎么看起来没精神啊。”
      这个声音,啊,是他们队的上单宋京浩。
     “不知道,可能困了。”声音都提不起来,一字一句都懒洋洋地从牙缝中挤出来似的。
     “刚打完比赛是要好好休息。”宋京浩拍了拍金赫奎的肩膀,“那我跟他们出去吃宵夜了,要带点什么给你吗?”
     “不用。”眼皮都懒得动。

      训练室的门被啪得一声关上,金赫奎眯了一会儿,却觉得那种哪儿都不太对劲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麻蛋,难道是昨晚吃坏肚子了?
      金赫奎摸着肚子想了想昨晚吃的是什么。
      有了,吃的是田野牌榴莲糖。
      呀这个人,临别赠礼都显得这么敷衍。在金赫奎心里,不是送酒心巧克力起码也该是榛子味的嘛。榴莲糖是个什么鬼,这让他怎么睹物思人。
      天天给他喂乱七八糟的,跟屎一样的东西。
     
      金赫奎吧唧吧唧嘴,仿佛是想到了昨天的榴莲味,一阵作呕。
      日,榴莲味的田野。

      既然想到了兔子小朋友,那就要去看看。
      金赫奎很流畅地输了一串网址,挪了挪鼠标,点击,进入。
      “EDG:NB   0:2”的大标题一下子闯入了金赫奎的眼帘。
       毫不意外地挑了挑眉毛,金赫奎关上了网页。
      小兔子,又会难过吧。
      明明披着兔子的皮,心里却住着一只老虎呢。

      金赫奎觉得自己应该是有恋童癖了。反正田野怎么想怎么可爱,撒娇可爱生气可爱,就连一动不动安安静静地呆着,都是可爱到不行的。
      哦当然,除了送榴莲糖。

      掏出手机来上了微信,金赫奎跳过了田野去找了阿布,问他田野在干嘛。

      说是在直播。
      小兔子心真是大,直播都开的起。
      轻车熟路进了页面,果不其然,田野一张脸比锅底还黑,溢出屏幕的低气压又让金赫奎挑了挑眉。
      他知道田野向来是个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的人,因为一点小事而不开心了,就通通写在脸上,但又可能因为另一件小事而大笑不止,与刚才判若两人。
      所以他有时候宁可做些蠢事逗田野笑,田野笑点真的超低,好像自己随便出点什么丑,他都可以笑到打嗝。
      这种人也超好拐骗的,是给糖吃,他就会把全身心都交给你的人。
      金赫奎想到这里,就烦躁地撸了撸头发。

      想到之前自己是怎么轻易地坑蒙拐骗把这只小兔子给骗回了家,对他死心塌地的崇拜佩服,金赫奎就觉得心里发虚。
      他走了以后,小兔子应该很快就会发现,自己给他的糖其实也不过如此而已,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呢,棉花糖巧克力琳琅满目,金赫奎手上的那点糖,不值一提。
      然后就顺理成章地被别人拐骗走了。

      可这隔了大半个中国,一整个语种。他再不甘再嫉妒,也不能阻止田野追逐美好明天的脚步吧。
      难受。
      想特么嚎啕大哭。

      看了会儿直播,匿名送了两个血瓶,金赫奎越看越觉得浑身上下都不得劲。
      以为是想他所以之前才觉得食不知味,干什么都没力气的。可这会儿明明看到了,怎么还越来越难受了。

       熬到他关了直播,金赫奎马不停蹄地就去找他。

「DEFT:meiko!!!!

Meiko:...

DEFT:田野你没有瞎吃糖吧!!

Meiko:?最近没吃糖

Deft:那就好了
对了
你」

      别难过三个字在对话框里躺着,仿佛在等待金赫奎按下发送的一瞬间。
      但金赫奎犹豫了。
      他知道田野是个虽然不说但其实很要强的人,他此时贸然来安慰,会不会打击他的自尊心呢?他有时候也有点受不了田野的胜负欲,跟自己也非要计较个输赢。但时间久了他总会想尽办法让他赢,他是他哥嘛,要让着他惯着他的。
「Meiko:?」
       太长时间没有下文,田野却只回了一个问号,看来是真的没有心情聊天了。
       金赫奎心里好不是滋味,害怕安慰了又适得其反,不安慰又心疼他。思前想后,最后还是只有说,“早点睡哦记得想我!”
「Meiko:.....晚安」

       金赫奎把手机锁了屏往桌子上一丢,捂着脸啊啊啊的泄气地叫了出声。
       胆小鬼金赫奎!

      “又杀羊了。”训练室的门被推开,一群人吵吵闹闹地进来了,“咋的了?吃了毒药了?给我摸摸还有呼吸不。”Mata说着就伸手过来摸金赫奎的鼻子。
      “别烦别烦。”金赫奎一扭头躲过了,“你们谁知道怎么哄女朋友开心啊?”
      “谁知道?”一群大男生面面相觑,“谁特么有过女朋友啊!金赫奎未必你有啊!”
       “没有没有,有个朋友找我咨询这种事,太烦了。”金赫奎打着哈哈。
      “哦~赫奎呀!”宋京浩的声音恰好响起来,“你这一整天没精打采的,跟女朋友吵架了?”
      “我哪…”
      “呀还想狡辩,这小脸儿都垮着呢,还想骗谁?”说着就来拍金赫奎的脸。
      “那行,我承认,你们倒是谁来告诉我怎么办啊?”
      “怎么办?实际行动多重要啊!你要让她知道,你是多么的在意她,你要让他感受到,你对他的一举一动,都关注着呢!”Mata大手一挥,爱情讲座就此开讲。
      “对对对,你要让她明白,就算你们吵架了,你也在担心着她!”宋京浩添油加醋。
      金赫奎差点就想掏出小本本记下了,但无奈没有小本本,只有点头说好好好。
      “还要经常鼓励她。”许元硕加了一句,“这样她会开心。”
      “看着他,关心他,鼓励他…”金赫奎掰着手指头一条条数。
      “你知道的,女人一般好胜心很重。”Mata不慌不忙抛出最后一个核弹,“你最好要让全世界都看到你对她的爱。”
      “啊!”金赫奎一拍大腿,“在理在理!”
      “吃点大酱汤不?”讲到嘴巴干的宋京浩好心地端上一碗宵夜来。
      “不不不,”金赫奎坐得笔直,“我要去哄他开心了。”
      “任重而道远哦,”Mata拍拍他的肩膀,一边吃了根烤串儿,笑的满嘴油光,“但是哥哥们看好你哦。”
      许元硕跟着重重点了点头。

     金赫奎想,原来在他身边的时候,随便做点什么,他都开心得直往自己怀里钻。要是实在心情不好了,让他玩个AD,自己给他打把辅助,傻逼操作几次,他也能笑到在地上打滚。
      “金赫奎,你是真的菜。”“嗯嗯嗯。”金赫奎只管头点的很小鸡啄米似的,而田野只管笑得跟朵花儿似的。
      哪像现在,哎,真的是路漫漫啊。

      正想着呢,在微博上搜了搜田野的名字,除去一大堆乱七八糟的表白微博不看,倒是一个视频吸引了金赫奎的注意力。
      中文看不懂,直接看视频吧。
      小孩儿又在叽叽咕咕讲什么,也听不懂。金赫奎特意看了看他的脑袋顶,当然还是失望而归,兔子耳朵还是没有啊!
      歌曲前奏响起,过了片刻,一个人声也跟着响起……
      “金赫奎!”Mata拍了下桌子,连着桌子上一碟烤串震了震,“你特么在唱什么!”宋京浩嘴里叼着一片肉,却也呜呜呜地抗议着。
       金赫奎回头,很无辜地看着吃烤串的群众们:“是田野。”
      “田,田野?”宋京浩把肉三两下吞进肚子里,忙不迭跑来电脑面前看,“田野在唱歌?”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又奇怪地看了看金赫奎,“你确定你女朋友看到这个会开心吗?而不是打死你?”
      “他应该打不死我。”金赫奎想了想这么回答道。而且这不是自己唱的歌嘛,有什么好生气的。唱了不就是给大家听的嘛,不然他这一脸陶醉的,关了声音的估计还以为他在参加我是歌手呢。
      金赫奎很满意自己的想法,他觉得每一条都符合了。
      操作一番,把录频发到了粉丝群里。又掏出手机,给田野发了两个赞,并附加一句,唱的真不错!
      看着他了,关心他了,鼓励他了,让全世界都知道他对他的爱了。嗯,很完美,很好。
      金赫奎美滋滋地,觉得心满意足。
     “我也要吃烤串!”站起身伸个懒腰,毫不犹豫地加入了宵夜大军。
      胃口也变好了呢。

#################田野
       看着金赫奎深夜发来的一堆莫名其妙的话,田野只觉得头痛。在看到瞬间炸锅的微信群和qq群以后,觉得头更痛了。

「Meiko:呀金赫奎!!!

Deft:(* ̄︶ ̄)开心meiko

Meiko:开心你mmp,你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

Deft:mmp是什么意思?

Meiko:.....
金赫奎到底是你比我大还是我比你大
你怎么还跟个小学生似的

Deft:?西八  怎么跟你哥讲话的

Meiko:删了删了  我今天很烦

Deft:meiko我爱你~要告诉所有人

Meiko:....谁在玩你手机?

Deft:发给所有人啊,开心吗?

Meiko:不开心!金赫奎!你好烦!

【Deft发起了语音请求】」
      

      田野不假思索地就接起来:“金赫奎!!再不删我们就互删!!”
      那边难得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田野就听到金赫奎低低的声音传过来,“我喜欢你。”
     “你疯了吧…”田野声音也不自觉弱下来,“你到底要怎样啊?”
     不能被他说喜欢,一说就小鹿乱撞,大脑一片混乱,无论多少次都是这样。田野闭着眼睛想,他自己怕是都不知道自己的这项绝技吧。
      “别难过啦田野,”金赫奎还是说出口了,“一切都会好的。”

      田野只觉得一瞬间,眼泪就争先恐后地往外涌,眼睛被泪水捂得发疼,但他还是忍住了喉咙里的一声呜咽。
      好难过,好不甘心,他在这个人的温柔里,从来都是输家。只要他一句话,他所有的自欺欺人,都可以刹那间缴械投降。
      他知道自己如今对这个队伍而言的重要性,他也知道那些担子有多重,所以他一直憋着,一直忍着,一直扛着,却无从诉说。就像一个气球,被一瞬间打进太多的气,快要爆炸,却又无法爆炸时的绝望。
     他也知道金赫奎很累,知道金赫奎压力不比他小,他也正是亲身体会了,才知道金赫奎还在队伍里的时候,究竟承担了些什么。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自己也要快快长大呀。
      成长到可以站在他边为他分担忧愁,给他加油打气的人啊。
     成长到不让他为自己担心,足够坚强的人啊。

     田野的眼泪一直无声地落,他觉得自己隐藏的够好了,却还是听到电话那边叹了口气,“别哭啦,眼睛红红的更像兔子了。”
     “放屁,你才是别吃了,都快胖成河马了。”田野不遗余力地回击。
     “你怎么知道我在吃?”金赫奎惊讶不已,明明已经走到角落里才打的电话。
      “我猜的。那你怎么知道我在哭?”
      “哈哈哈你真的在哭啊!”金赫奎没忍住笑了出来,“我也是猜的。”

      “田野,你唱歌走心了吗?”
      “金赫奎你还提这个!!”
      “叫哥。”
      “……”田野只觉得自己的脸一瞬间涨得通红,“不叫。”
      “有没有礼貌?”语气竟然严肃了起来。
      “……你干嘛啊…”
      “田野,你如果…”不想叫就算了。
      “赫奎哥…”田野眼一闭心一横,蚊子哼哼般叫了一声。

      金赫奎现在就想打电话给航空公司问问有没有今晚直飞上海的飞机票。
      他感觉自己的恋童癖即将上升为强奸罪了。

      都怪他太可爱了。
      金赫奎下定了决心,以后要给他买一屋子糖,让他想走都走不了。

###############
之前写得差不多了,然后删删改改加了点东西就这么草率地发出来了
差点忘了兽耳的设定…中间强行提了一波    所以我不是很想发这章啦233但又不知道什么时候发比较好…😞

算了算了   都发出来好啦

比❤
下次再找个理由长回来兔子耳朵吧哼

评论(22)
热度(117)
© Vol De Nu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