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 De Nuit

暂时停更 有事私信


就像晨曦之于夜晚,就像风之于山顶。
有些人有些事,只是存在,就能安慰所有的辛苦与等待。


Only for
🐯&🐰

再次见到你 Chapter.4(完结)

meikoxdeft✨✨✨

BGM:水星记

#着迷于你眼睛,银河有迹可循#

      无论时间静止,还是时间前行。
      该到来的事情从来不会改变应有的结局。
      再怎样患得患失,再怎样挽回,好像都做不到只为了自己而去毁掉他。

      沉默的一天天走过,寻找一个合适的理由来为自己的逃避作为注释的话,那大概就是现实。

      婚礼来的比想象中还要快,这期间田野一直没有再穿越,他觉得可能老天已经放弃他了吧。
      谁愿意给一个懦弱的人一次又一次机会呢?

      礼花从头顶撒下,祝福的乐声缓缓响起,亲朋好友举杯共祝,喝彩连连。
      唯独自己,心猿意马,只是因为心里住着一只自私的恶魔,就和四周如此格格不入。

     作为伴郎的田野,站在离金赫奎最近的地方,灯光照不到他,连鼓掌的声音似乎都可有可无。
      他看着站在聚光灯下的金赫奎,好像在看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
      当年亲手推开了他,如今再给他一次机会,还是摇摆不定,犹豫不决。如此懦弱的自己啊,就算给过一万次机会,也做不到的吧。

     这样的话,也从来不是金赫奎的错啊。
      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到了自己罪有应得这四个字。
      灯光照的金赫奎皮肤雪亮亮的白,似乎连皮下的血管都清晰可见,他把手伸出来了,却是朝着另外一个方向。

      田野看着他的后脑勺,突然就微微笑了。
      你会是是怎样的表情呢?
      幸福吗?
      会把你的眼睛笑得弯弯,然后握住她的手吗?

      “诶田野!”有人从后面拍了一下他。
       田野回头一看,是明凯。
     “干嘛?”
     “你的发言准备好没啊?怎么还在这站着,司仪找你半天了!”
     “啊?什么发言?谁跟我说要发言了?”田野一头雾水。
     “你别给我来这套!上次金赫奎请我们吃饭的时候,他自己说请你作为好友代表发发言的!”
      “哪里有这回事?”田野觉得头脑一片混乱,他记得那天他回到现实后还是从厕所里出来,金赫奎已经走了,应该是跟新娘子去四处问好去了,后来酒席间也没太见着他。
      “诶你是傻了吧?你最近怎么神神道道的?那天你也是,他拜托你以后,哇靠,你那个表情变得简直可以做个脸谱了。”
      “然后我自己答应他了?”

      “没啊,然后你说你要去下厕所就溜了。”
      “我怎么又去厕所了…不是,那不就是我还没有答应他吗!”

      “你这人是咋回事?好朋友的婚礼发个言还磨磨唧唧推托来推托去,给他知道了得多难过啊?”
      “……我去不就行了。”田野嘟囔着,心里却完全没底。
       他想了想,大概知道了,正是因为过去的事情的变动,而导致了这件完全在意料之外的事的发生。
      比如让赵志铭来摘他耳机的金赫奎,比如突然在酒席上给他递花生的金赫奎,比如这个请他发言的金赫奎。

       田野走到后台的时候,头脑还是一片空白的,他完全不知道要说什么。
      祝你新婚快乐,心想事成万事如意?
      你别结婚了我喜欢你特别久了要不我们两在一起吧?

      太煽情的语句从不适合他们两个,过于玩笑的话也因为心事的沉重而无法洒脱说出。

      好像怎样搭配都不是完整的词句。
      待到话要出口时,田野才发觉言语的单薄。

     等了一会儿,也不知前面在做什么仪式,在田野眼里,这十几分钟仿佛过了一个世纪。
      他望着前方的幕布的黑暗,仿佛透过缝隙看到了一点点儿台上的灯光,白色的镁光灯落在他瞳孔里,明明是没有温度的光线,田野却觉得浑身发冷。这一切都那样的不真实,像在另外一个世界里一样。
      他想起来好多事,但那都是年轻时的金赫奎和自己。无数个一旦记起就让人忍不住想笑的小细节,在眼前一一闪过。他甚至都记得他吻他的时候,明明端的是急不可耐的年少热情,金赫奎却还是小心翼翼地怕弄疼他,强压着内心的冲动,吻得那么温柔。
      像在询问他,哎田野啊,你能接受我的感情吗?
      那么温柔,那么喜欢的心情。

      说着好兄弟就要坦诚相待啊,但这次还是不行啊。
      从一开始,就在金赫奎面前撒尽了各种谎,那么这次是最后一次,应该也会做好的吧。
      
      其实从以前接受采访开始,田野就是个表达能力相当匮乏的孩子,对着镜头都不自觉地就局促起来了,问什么就下意识地实话实说,大脑基本上是不运转的。
      现在还让他自己想台词去说,更何况还是金赫奎的婚礼。

      会后悔的,他知道。
      无论自己说了什么,都会后悔的。

      直到明凯拍了拍他,他才发现田野好像在发抖,刚张口想问他怎么了,幕布却已拉开了。
      田野一步一步地往前走,似乎是用了全身力气把自己送进了无底深渊。



#环游的行星,怎么可以拥有你#

      “……”灯光落进田野的眼睛里,四周的吵闹声不绝于耳。
       不停地听见有人尖叫着,音响隆隆响着,振聋发聩。
      “meiko!meiko!deft!deft!”是女孩子的声音。
       田野视线恢复了一些,心中有了一丝猜想,应该是又穿越了。
       不知是该感谢还是失望,但这应该是最后一次了。

      熟悉的舞台,熟悉的场地,尖叫声排山倒海,手幅灯牌绚烂夺目。
      金赫奎啊,就算是在过去,也到了要说再见的时候了吗。

      “亲一个亲一个!”主持人为了活跃气氛拿他们开着玩笑,历历在目的对话,当时自己踌躇又有些害怕的心情仿佛就在昨日。
      只是那时连自己的心情都有些管不过来,哪还有时间在意金赫奎的感受。

      田野笑着,看了眼金赫奎,后者也回看了他一眼,眼底沉沉静静的,然后向他摇了摇头。
      于是田野也向观众摇了摇头说别闹了别闹了。
      观众们不依不饶,啊不行!必须要亲!
      主持人忙着打圆场:“没事没事!不亲也不强求!但是抱一个总是可以的吧!”
      田野听了,又回头去看金赫奎,后者却依旧这么看着他,没有动作。
      他想起来了,当年是他先伸的手。

      但他还是犹豫了一会儿,因为他不知道现在的这个自己和金赫奎究竟是个什么状况。毕竟从上次自己拒绝他到现在,过了起码有大半年了吧。
     不过这也没有什么分别,让金赫奎这个人大庭广众的主动去做些奇奇怪怪的动作,再怎样也不会愿意的。

      田野这就准备张开双臂拥抱他时,却猝不及防被搂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他感觉到那个人搂着他腰的双手用了点力气,下巴也搁在自己的肩膀上,比自己略高些的肩膀遮住了视线,竟然也给了田野一种可以依靠一下的错觉。
      “别害怕,一下就好。”
      金赫奎小声在他耳边说话,呼出来的气弄得耳朵痒痒的,田野没忍住缩了缩脖子。
     
      只一会儿,金赫奎就放开了他,粉丝们早就已经尖叫过几轮了,田野却还有些不在状态。
      他怕自己就这么在镜头前面哭出来了。
      拥抱太温暖了,是个总让人忍不住想依赖的东西。
      金赫奎啊,你自己都不知道,我该有多喜欢你吧。

     “恭喜EDG.DEFT获得年度mvp!并获得一个全英雄全皮肤的账号!”
      田野在台下坐着,看金赫奎小跑着上去领奖。他能看出来这个孩子雀跃的心情,像只鹿一样,一蹦一蹦地就要跑远啦。
      哎你还记得吗,我跟你说过的,只要坚持下来,你就会获得许多许多的爱。现在你感受到了吗?全场都在呼喊你的名字,大家都爱着你,你是所有人的英雄呀。

      不过我若是告诉你我其实是来自未来,亲身经历了分离,亲眼目送你离开,亲手把你推开。却因为心里的后悔,愧疚,才在这里想要挽回你,你会原谅我吗?
     你会因为我而流泪吗,你会崩溃吗,你会害怕我吗?
     
      田野看着台上的金赫奎,背后千百人的呼唤声,似乎都在渐渐远去。

      穿西服的你真是一表人才。
      温柔微笑的你真是让人移不开目光。
      在田野眼里,这个年少的金赫奎仿佛在和那个长大后的金赫奎渐渐重叠。

      无论你变了多少,过了多少年,经历了多少事,你还是你。
      我最喜欢的少年啊。

      不一会儿就轮到田野上台领奖了,他逆着光上台时,看到站在一边的金赫奎在向他微笑,他也同样以微笑回给他。
      不要做那个只会讲官话的田野了,不要再做那个懦弱的田野了,属于自己的便要争取,这就是他站在这里的意义。

     “………
       非常感谢大家这一年对我的支持,没有我身边的人一直陪着我,我大概走不到现在。
     不过除此之外,我还想说点题外话。”
      金赫奎听到此处才抬了头,对上田野笑得弯弯的眼睛。
     
      “曾经深夜在网上看过一段话,问的是有一天你要脱饭于你的偶像了,你认为理由会是什么呢?”

      金赫奎盯着他,眼睛都没有眨,他似乎是觉得这样的田野他从没见过,在镜头前话这样多,笑容藏也藏不住,看起来,这样的满足而幸福。
      全场都安静下来了,大家都在屏气凝神,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回答是,他结婚了,他找到能让他更加幸福的人了。他笑着告诉粉丝们,‘不要担心我啦我会幸福的,你们也去找让你们幸福的人吧。’那是我真正放心的那一天,我会把所有爱恋深埋心底。
      但前提一定是,他要幸福。”

     台上台下俱是沉默,粉丝都睁大了眼睛,好像听懂了又好像没听懂。只觉得田野一下子成熟得过分,一联想到可能是因为金赫奎的离开,眼泪都忍不住往外流。
      “哎开个玩笑啊!”田野又笑起来了,好像真的在开玩笑一样,“我的意思是直到他结婚你们都别脱粉啊。”
     ………

     不知不觉,竟然已经是故事的最后了啊。
     “那么你有什么话想对Deft说吗?”主持人毫不意外地问道。

      田野看了一眼金赫奎,后者同样看着他,田野听到自己说:
      “没什么好说的……就,祝你幸福吧。”

      不过还好啦,你现在已经足够幸福。就姑且算是我的这声祝福的功劳吧?


#环游是无趣,但至少可以陪着你#

       金赫奎是中午的飞机,田野还是像过去一样去送了他。

      其实这几天下来,金赫奎一直被人围着转,早上晚上饭局一大堆,闲下来就要开直播,两个人根本没有独处的机会。
      有时会有偶尔的眼神交流,田野总是向他笑,金赫奎却把眉头皱着,一个“meiko”还没喊完,就被别人拉着去办什么手续。
      啊,这也没办法了。田野无辜地想。该做的都做了,还能怎样呢?

      在机场的时候,田野站在关内,金赫奎就要进关了,他还是回头看了田野一眼。
      四周都是来送他的人,大家拍着他的肩膀让他回韩国好好努力啊,粉丝说Deft加油啊。而田野就这么站在不远处,一副已经做好了准备完全离开他人生的姿态。
      金赫奎没说话也没回答谁,大家说着说着也觉得气氛不对,就顺着金赫奎的视线去看田野。
      田野被所有人看着,倒也没太大反应,只是向前走了两步:“金赫奎,抱一个吧。”

      一个深秋的日子里没有任何温度的拥抱。
      田野又听到金赫奎在他耳边说:“你什么意思,为什么一直躲着我?”
      “没什么意思啊。”田野也学着他在他耳边说话,坏心眼地把气都吹到他脖子里,看他慢慢红了耳朵,心中却也更悲哀了。
      “我们的事为什么不能讲明白呢?”金赫奎语气有些急了,“你一直躲着我算什么事?”
      “哎金赫奎啊。”田野叹了口气,“我们之间还有什么事呢,你这样会被人误会的。”
       金赫奎赶紧松开了田野,才意识到拥抱有些久了。他瞪了一眼田野,似乎在气他的坏心眼。

      不出所料,就算告白提前了这么久,以前的那个田野还是选择了以逃避解决问题。
      田野自嘲地笑了笑。
      可不就是么,活该。

     “前往首尔的旅客已经可以出境了,请在这边排队!”

      金赫奎又看了几眼田野,似乎很不放心似的。
      拖着行李箱,却是一步三回头。

      “好啦你快走啦!”田野向他走过去,把他往前推了推,顺势推到了一个拐角,等到似乎挡住了所有人的视线,他才突然凑近了金赫奎:“你想知道什么啊,金赫奎。”
       金赫奎拿着护照的手都有些发抖:“田野!”

     “你明明什么都知道啊,你别告诉我你到现在都不知道我喜欢你吧。”
      金赫奎脸上的表情一瞬都有些僵住了,“你……”
      “走啦走啦,检察官在让你过去呢。”田野冲他扬扬下巴示意黄线后的工作人员正等他过去。

       “人太多了我就不往前了,”田野无视掉他眼里的震惊和欲言又止,冲他笑地甜甜,“要幸福哦!”
      “你没骗我吗?”金赫奎不信似的,紧紧抓着他的手,又问了一遍。

      “再问就会回答是骗你的了!我现在已经后悔告白了!金赫奎你滚不滚!”田野眉头一皱,好像真的生气了。
      “……”

      向机场外走的时候,田野只觉得头晕的厉害。藏了多少年的一句我喜欢你啊,终于说出口了。
      其实自己是那样不善于表达的人,藏着掖着不愿意交出来真心。认认真真问到头上来了,他最擅长的只有打着哈哈转移话题。

      田野突然想起来了,啊等会儿回去还要发言呢。那要不就把颁奖典礼上那段再念一遍还是怎样啊……
      走出机场的时候,才发现单独跟金赫奎呆了那么一小会儿,工作人员都被他搞不见了。
      那就要打的回基地啊,靠,真是花钱如流水。

      田野一边骂骂咧咧着无良黑心出租车司机看他年轻好欺负,他可不记得16年上海物价是这样的,一边掏出钱来给了司机。

      等等,这基地怎么变样了?
      田野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设施变了许多。
      变得跟他长大后工作的那个基地一样了。
      啊,我回来了啊。田野一时间心下了然,知道过去的那个自己即将彻彻底底地留在过去了。
      一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了,才觉得肚子很饿。推门进了基地,觉得今天气氛有点不一样。
      前台没人会议室没人训练室没人。人呢?
      田野到处找人,却整栋楼上下没看到任何一个人。
      田野掏出手机,摁亮屏幕这才被刷
了屏的消息吓了一大跳。

「    “田野?”
     “我把航班改签了,有更早的航班”
     “我可以提前两个小时到了,你早点来接我”
     “人呢?????”
     “你已经不来接我了是吧???我们感情这么淡了???”
     “田野!!!我生气了!!!”

     “我现在特别生气!我请他们去吃饭了!你自己解决吧!”

      田野一条条往下翻,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特别是看到发出人的时候。
      “赫奎酱”三个字几乎戳穿他的双眼。
      这都什么玩意啊!这个对话怎么跟恋爱中的狗男女一样啊!

      田野二话不说就拨了电话过去。
     “田野!!你还知道打电话!!”没响两声就被接起来,金赫奎的怒吼声透着听筒传过来。
      田野一时说不出来任何话,只有傻站着听金赫奎发火:“啊我说你!!再忙也不能忘记我今天来中国啊!!”
      “你再这样别逼我,下次带着我的婚礼请帖来找你!看你来不来接我!!”
      “金赫奎…是你吗…”田野讲话都有些不利索了,他一下子明白了太多,又好像没明白。感动和因为混杂着些许侥幸,让他几乎落下泪来。

      “是我怎么?”金赫奎被他突然的悲伤弄得有些莫名,“我太凶了吗?其实我也没有多生气,你不用太在意,说起来我在那个饭店你……”

      “见到你,很高兴。”

      金赫奎更莫名其妙了,但还是抓破了脑袋想了一句:
      “……只要……一小撮……??”

      人这一生后悔的事总有太多,也并不是每件已经发生的事都有挽救的机会。
      将已完之事只当做遗憾对待也未尝不可,只是多年后想起来这些时,心中的一些悔意却又是真实存在的。
      感情更是如此,本不必后悔的事,却因为一时懦弱而终生难过。
      若不是因为不再喜欢了而错过彼此,那大概是最痛苦的事情了吧。
      给了一个机会抓住他的手,那便紧紧抓住。爱情本是自私,只属于彼此,与他人无关。

      突然间想起来一句话。

      我爱你,鲸向海,鸟投林。

     

###############

最后两句脑洞一开没关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来自仙灵女巫露露的游戏台词
“见到你很高兴”和“只要一小撮~”

哎完结了
诸多想法
最近一直在写这个……感觉脑细胞被用完了
没看懂的朋友可以跟我说…我来给你解释
看懂了的朋友…我需要你们的评论QAQ
我也想跟你们交流一下读后感()
万分感谢!!!!!

评论(35)
热度(92)
© Vol De Nuit | Powered by LOFTER